偷拍現象太猖獗,韓國大學推”女性安心廁所”,上廁所前先驗證性別…

話說最近,新學期開學,韓國高麗大學的一個新型女廁所,引起了韓國社會的關注。

高麗大學在首爾安巖洞校區的新工學館的樓層引入了智慧開門女廁,訪問者需要提前下載指定APP,每次訪問前請求通訊商資料,憑藉簡訊驗證碼和藍牙功能實現開門功能。

雖然步驟複雜,實際上,驗證的要求卻很簡單:手機運營商能證明手機使用者是女性即可。

APP保證不記錄使用者資料,做到訪問即刪,保護使用者隱私。這套裝備花了高麗大學5000萬韓元(約26萬)。

一個廁所,咋設置得這麼複雜???

一個廁所,咋設置得這麼複雜???

如果記得韓國公共場所女廁曾發生過的頻繁性犯罪和偷拍現象的網友,肯定能立刻聯想到這重重加碼女廁設置的原因…

高麗大學的這些女廁其實是被迫無奈的發明,幾年前,首爾地方政府就曾引入過女廁報警裝置。

該裝置主要通過女性使用者自主察覺危險後呼救,警報裝置會通過大量閃爍亮燈,高聲鳴笛,以及通過行動網路撥打附近流動警車的電話發揮作用。

當時,官方計劃在首爾所有公園的廁所,尤其是女廁安裝近4000個這樣的裝置。

女廁發生的驚魂事件在韓國已經屢見不鮮。不久之前,在地鐵站的女廁,一位年輕女孩被一名闖入者刺死,此事件引起韓國公憤。

除此之外,女性在女廁遭性侵等惡性事件也層出不窮,還有很難被懲處的偷拍,也一直讓大眾心生不安。

要知道,在女廁裡安裝針孔攝像頭,對於很多犯罪者來說,是非常容易的操作。

韓國此類新聞經常佔據媒體版面

韓國此類新聞經常佔據媒體版面:

「士兵因在女廁所非法拍攝而被捕」

「一名40多歲男子企圖在地鐵女廁所偷拍」

「在女廁所偷拍的醫學生獲減刑」…

「在女廁所偷拍的醫學生獲減刑」...

由於網際網路的普及,如今很多針孔攝像頭都可以做到偷拍完畢立即保存並單向上傳雲端,供攝像頭設置者隨意提取的功能。

據報道,在韓國女廁的偷拍事件中,大部分不被偷拍女性知曉,更別提同意的畫面,首先會被傳到Twitter、湯不熱(Tumblr)這些社交媒體的開放平臺。為了手裡留下原片好收費,從中牟利的人往往會把偷拍畫面進行大量壓縮,生成gif動圖。

(示意圖)

(示意圖)

不僅如此,他們甚至會根據推測標註上動圖中被偷拍女性的年齡,也會標上偷拍地點和自己的聯繫方式。

一旦有人感興趣找上門來索要原片,他們就把這些「得來全不費功夫」的私密影片發給買方。

從頭至尾,受害人甚至連自己的影片存在都不曾知曉…

更讓人氣憤的是,在韓國,樂於購買這種偷拍色情畫面的顧客不計其數。

專家分析,這些買家大部分都有窺淫癖,就喜歡這類偷拍的視訊。

賣家不愁銷路,這門生意也幾乎是零成本,於是乎,這些公廁窺癖狂越來越變本加厲。

在韓當地不少廁所隔間門板,甚至廁所門上,越來越多莫名其妙的小孔被開鑿出來,它們大部分並非針孔攝像頭的藏身處,但這種存在無疑讓女性感到擔憂和害怕。

因此,另一幅奇特的畫面也隨之出現——莫名其妙的小圓孔裡,塞著各色各樣的堵塞物,有最常見的衛生紙搓成的小圓球,有不透明的貼紙。

似乎,小孔和堵塞物的較勁,就是現實中在暗處的攝像頭操縱者與已知女廁「危險重重」,但無奈還是得硬著頭皮使用的女性之間的較量…

這種強烈的氣憤和恥辱感,早已經讓很多韓國女性不勝其煩。

幾年前高達7萬名女性就曾公開遊行,要求政府對「女廁色情」進行大力打擊,保護女性如廁的基本權益,「我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

這創造了韓國女性遊行集會的人數歷史

這創造了韓國女性遊行集會的人數歷史。

但諷刺的是,因為擔心過激的表現會被色情行業受益者看到,從而甚至有被再度性化攻擊的風險,幾乎所有女性都被迫蒙著臉,只留下一雙眼睛露在外面。

韓國政府也曾表態會改進女廁設施,要求清潔工更頻繁檢查攝像頭,建立受害者支持系統,並承諾要求警方對此類案件進行更迅速和嚴格處理。

但在操作層面,這方面的立法及法律的執行卻很難讓人滿意。

之前,韓國警方逮捕了闖入首爾市中心一所女子大學廁所的30多歲男子A,警方試圖以性侵罪名申請逮捕令,但請求遭到檢方拒絕。 檢方考慮到A先生是初犯,且手機調查沒有淫穢圖片,不符合韓國法律規定的以「性目的」進入女廁偷拍構成犯罪的要求,駁回請求。

A男只是收到「虛驚一場」,就逃脫了對自己行為負責的義務。

韓國法律將「可能引起任何性刺激或羞辱」的人體照片違背被拍攝者個人意願被拍攝和傳播作為性犯罪的特例予以處罰,最高可判處五年徒刑或罰款高達8900美元(10 萬韓元)。 但許多肇事者——警方資料顯示,其中近 98% 是男性,都在事發後逍遙法外。

根據韓國女律師協會的一項研究,在 2016 年被指控犯有女廁偷拍的人裡面,只有 31.5% 被起訴。

法庭記錄顯示,在 2012 年至 2017 年因該罪行受審的人中,只有 8.7% 被判入獄。

推算下來,行為上構成女廁偷拍犯罪,但最終進了監獄的,只有區區兩成犯罪者。

雖然韓國在經濟上稱得上是發達國家,但在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的《性別差距報告》中,韓國在參加排名的144個國家中排在倒數,僅僅排名第118 位。

而如今,隨著網路和智慧手機的推廣普及,「數字性暴力」也成威脅韓國女性生活質量的重要因素。據統計,「偷拍」犯罪案件數量從2011年的1353起,猛增至2017年的6470起,如今維持在年均5000件以上的水平。

韓國女性專家認為,肆無忌憚的女廁偷拍及嚴打仍不滅的偷拍之火,問題仍然根植於部分韓國男性,偷拍視訊買家的身上。

「韓國男人通過將日常空間變成‘色情場所’來使用並獲得對他們權力的確認,這種扭曲的性文化正在成為常態」。

看起來,如今高麗大學引進韓國第一間「女性安心廁所」,入口識別女性性別,也是無奈之舉…

ref:

https://www.seoul.co.kr/news/newsView.php?id=20230222500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