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王妃入宮21年慘變「鬼魂王妃」!不戴頭巾搶風頭惹怒國王,被消失6年行蹤不明…

前陣子的卡達世界盃上,驚豔亮相的莫扎王后引起了不少關注。

她雷厲風行的社交風格,只穿高定時裝的奢華品味,還有一手締造卡達繁榮發展的工作能力,都令人印象深刻。

在保守的中東王室裡,和莫扎王后一樣在公眾面前「拋頭露面」的女性王室成員,還有約旦王室的拉尼婭王后,沙烏地王室瓦利德王子的前妻阿美娜王妃,迪拜酋長的前妻哈雅王妃等等。

(拉尼婭王后)

(拉尼婭王后)

(阿美娜王妃、哈雅王妃)

(阿美娜王妃、哈雅王妃)

實際上,除了前面幾位來自中東的王后王妃,地處北非,同樣信仰伊斯蘭教,作風派頭和中東王室相似的摩洛哥王室,國王默罕默德六世的妻子拉拉·薩爾瑪王妃,也曾是國際社交舞臺上備受矚目的王室人物。

薩爾瑪王妃有著一頭濃密的紅色捲髮,出席公眾場合時甚少戴頭巾,經常身著摩洛哥傳統服飾,陪同丈夫出訪各地。

她也曾代表摩洛哥王室受邀前往威廉和凱特大婚現場、荷蘭國王加冕儀式等重要場合,也曾和卡達的莫扎王后,西班牙的萊蒂西亞王后同場活動。

(中間為薩爾瑪的女兒,摩洛哥卡蒂嘉公主)

這位1978年出身於摩洛哥中產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的王妃,進入王室前曾是工科專業的理工學生,畢業後也是在大公司工作過的正兒八經的職業女性。

2002年和國王結婚後,摩洛哥王室破天荒地將她公開介紹給了民眾。國王堅持了一夫一妻制度,還給了薩爾瑪「王妃」的頭銜。

她的「拋頭露面」,被認為給摩洛哥王室吹來了現代平等的春風。

然而,就在結婚後的第15年,薩爾瑪突然消失在了公眾面前。從2017年底到現在,她成了摩洛哥民眾口中的「Ghost Princess鬼魂王妃」,再也沒被王室正式提及。

快六年的光景過去,薩爾瑪,究竟去了哪裡?

世界上的富裕王室,有身價上430億美元的泰國王室,280億美元的汶萊王室,或是中東的阿聯酋王室(150億美元),還有歐洲的列支敦斯登王室(72億美元)等等。

摩洛哥王室在新聞報道里,總有點名不見經傳的意思。

殊不知,摩洛哥王室不僅總身價超82億美元排在世界前五,非洲王室圈第一,還是坐擁相當一部分政經軍事權力的實權王室,對國家的影響力非凡。

現任國王默罕默德六世,1963年出生,是摩洛哥阿拉維王朝的第23位君主,1999年7月23日在父王哈桑二世去世後登基。

他從小被父王傾力培養,完成了本碩博的教育,學過的內容涵蓋法律、國際關係、政治科學等科目。

默罕默德六世也是摩洛哥皇家陸軍的將軍,22歲時就已經在公眾面前頻繁活動。

還未登基的王儲,活得非常肆意妄為。外媒報道過,他還是單身漢時,熱愛跑車和夜店派對,有「花花公子」的外號。

接受過現代教育和西式生活方式「薰陶」的默罕默德六世,和歐洲的王公貴族們交流頻繁。

摩洛哥王室因為身處北非,離歐洲近,與隔海相望的西班牙王室關係不錯,和非洲大陸的王室不算特別親近。

又因為摩洛哥阿拉維王朝來自先知默罕默德孫子的血統傳承,他們的先知後裔身份,在中東較為得到認可,所以和中東遠房親戚王室們關係不錯。

1999年先王駕崩,六世登基後,第二年便和親姐去了白宮訪問,所以摩洛哥王室與美國關係也挺好。

之後的2010年代,無論是北非和中東的亂局危機,還是和以色列的問題上,摩洛哥都充當了和事佬、傳話筒的角色,在北非、中東、西方勢力間,遊刃有餘,受衝擊也較少。

(最左為王儲,穆萊王子)

(最左為王儲,穆萊王子)

摩洛哥王室控股的SNI和SIGER投資公司,在這些動盪裡悶聲發大財,不僅染指國內的銀行業、製造業、石油業,也投資了非洲各地的石油業、礦業、股票、食品等領域。

在集體投資股份裡,默罕默德六世佔股超40%,他的三個姐妹和弟弟,加起來佔股接近50%。

如此看出,摩洛哥王室在摩洛哥的影響力,毋庸置疑。這樣一位國王,他選擇伴侶時需要的象徵意義和國際影響力,自然不用贅述。

20世紀末21世紀初的摩洛哥王室,即要遵循國內傳統階層一致要求的宗教文化上的保守,也需要跟國際交流時的現代和開放。

國王在這一點上做的遊刃有餘,選擇伴侶時當然會有一致的需求。

(左已故哈桑二世)

(左已故哈桑二世)

1999年,國王尚未正式登基時,在一個私人晚宴上遇到了那時為王室名下投資公司工作的薩爾瑪。

彼時,22歲的薩爾瑪剛從工程專業畢業,職位是集團的資訊服務工程師。她年輕貌美,會幾種語言,父親是大學老師,算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女性。

交往兩年期間,國王正式登基。兩人在2001年10月宣佈訂婚,又在2002年3月舉行了較為低調的閉門婚宴。

過去的摩洛哥王室婚禮,都不會將女性大張旗鼓地介紹給民眾,但薩爾瑪不僅得到了王妃的頭銜,也被正式介紹給了世界。

是真心地追求進步,還是為了迎合歐美的意識形態,眾說紛紜。

在摩洛哥國內,一部分保守勢力對國王的行為頗有微詞,認為女人不該拋頭露面。還有摩洛哥本地媒體曾報道,國王的三個姐妹不太喜歡薩爾瑪,認為她搶了王室的風頭,不夠「乖」。

(左,三姐妹)

(左,三姐妹)

就在這些爭議裡,薩爾瑪的王妃之路正式開啟。

婚後沒了工程師的工作,但多年的學術和職場訓練,讓她有了在其他領域施展拳腳的底氣。王妃先是創建抗癌基金會和音樂節,接著也在全非洲展開了一系列抗擊愛滋病的公益活動。

薩爾瑪「入宮」後,也逐漸將活動重心從摩洛哥、中東擴展到非洲。

這麼做的原因,和默罕默德六世登基後,多年間在非洲進行投資和外交活動緊密相連。丈夫走硬核實力路線,老婆走軟實力慈善路線,相輔相成,外界觀感不錯。

有丈夫的支持和王室的背書,薩爾瑪「入宮」後的15年裡,逐漸成為流量級的人物。

她每次出場,都身著昂貴奢華的定製傳統長袍,從不重複。

一頭濃密的紅色捲髮,雍容華貴又端莊大氣。

現代服飾的選擇上,也幾乎不會出錯

現代服飾的選擇上,也幾乎不會出錯。

現代服飾的選擇上,也幾乎不會出錯
現代服飾的選擇上,也幾乎不會出錯

她戴的皇冠項鍊耳環等首飾,全部來自高級定製,大多都是國王贈送的禮物。

多年間,薩爾瑪不僅跟隨國王出訪各地,也獨自前往國外參加各國王室的重要活動。

她和西班牙王后萊蒂西亞王后關係友好,過去經常會面。

也曾和約旦王后拉尼婭、卡達太后莫扎一同參與活動。

她會去醫院探訪,也會做公開演講,現代王后這個角色,完成得相當不錯。

不過,薩爾瑪的公開露面,以及國王被曝光一年要花2.63億美元,光食物就耗費180萬美元的新聞,讓摩洛哥國內的一些保守勢力頗有微詞,認為國家貧富差距很大,王室不該這樣。

另一方面也有報道,國王的姐妹對薩爾瑪的公開露面不認可,認為她穿褲裝不戴頭巾,有失禮數。

她「失蹤」的伏筆,就此埋下
她「失蹤」的伏筆,就此埋下

她「失蹤」的伏筆,就此埋下。

與國王相伴這麼多年,薩爾瑪分別在2003年和2007年生下一兒一女。

2003年出生的大兒子穆萊王子,一出生便被立儲,目前通過繼承父親持有的部分投資公司股份,身價已經在15億美元左右,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王子之一。

2007年出生的小女兒卡蒂嘉公主,是國王的掌上明珠,國王不僅在她出生時特赦數千名囚犯,多年間更為女兒送上多件名貴皇冠珠寶。

兄妹倆一起學習阿拉伯語、法語、西班牙語、英語、俄語和中文,從小跟著父母出席活動,小公主也已經和哥哥一樣得到公開出鏡的機會。

在摩洛哥以外的世界看來,這個王室家庭,富有低調現代親和,顏值也比較養眼,堪稱完美。

但沒人料到,2017年12月薩爾瑪在摩洛哥首都拉巴特參觀完博物館後,便消失在了公眾面前。

最開始,人們以為薩爾瑪是和家人新年度假去了。可隨著2018年2月,摩洛哥王室放出一張家庭合影,薩爾瑪「被消失」的新聞再也沒有斷過。

這張照片裡,是國王在國外剛做完心臟手術後和家人的合影,裡面有他的三個姐妹、弟弟,以及一雙兒女,薩爾瑪不見了蹤影。

王室沒有解釋薩爾瑪為何不在丈夫身邊,五年多來也不回應王妃的去向。

國王手術後回到摩洛哥不久,歐洲媒體曾旁敲側擊詢問摩洛哥王室的知情人士,得到了兩人準備離婚的訊息,但王室依然沒有回應。

取而代之的,小女兒卡蒂嘉公主,彷彿成了母親的「替代品」,在2018年、2019年和父親還有哥哥一起出席公開活動。

摩洛哥媒體對此一致保持沉默,卻有新聞網站在薩爾瑪消失後發過「薩爾瑪王妃謊話連篇」、「王妃傲慢自大」的負面新聞。

這些舉動,都被認為是王室向外界傳達的態度。

從2017年到現在,薩爾瑪沒有任何官方露面,只有區區幾次被公眾拍到的畫面。她穿著低調,不再佩戴任何昂貴的珠寶首飾。

先是2018年夏天和女兒在義大利度假,然後是2019年被拍到和兒子在希臘遊艇旅遊,在摩洛哥的小餐館和女兒吃飯,以及和一雙兒女出現在紐約中央公園的某家酒店之外。

2019年哈利梅根訪問非洲時,也是默罕默德六世獨自接待。

疫情發生後的兩年,薩爾瑪更可以被稱作「人間蒸發」,得到了「鬼魂王妃」的別名。國王在接待外賓時,曾經和薩爾瑪關係友好的西班牙王后萊蒂西亞,只能獨自走在後面。

所有人都想知道薩爾瑪究竟去了哪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國王根本不提供答案。摩洛哥民間和熟知摩洛哥的歐洲媒體給出了幾種猜測。

有的說肯定是薩爾瑪和丈夫的姐妹們關係破裂,姑姐們不喜歡她總是吸引關注,因此薩爾瑪被算計出局。

而歐洲媒體曾報道稱兩人已經離婚,國王想最大程度降低熱度,不準薩爾瑪再公開露面讓他丟面子,完全拋棄了剛和她結婚時開放自由的方式。

無論哪種說法,都能看出王室對待女性時的真實態度。

或許我們可以從默罕默德六世的親生母親,拉蒂法王太后的結局那裡猜想一下情況。國王的行事風格,向來挺狠。

1999年國王的父親哈桑二世去世,默罕默德六世登基,而王太后和已故國王的保鏢有了情誼,決定再婚。

一位逃到西班牙的前摩洛哥貼身衛兵曾對媒體透露,六世對母親的情事感到十分憤怒,將她關進了行宮,最後又將她放逐到了巴黎。

去年八月王太后病重臥床,兒子才去探望了一下。

對於「鬼魂王妃」薩爾瑪來說,大概因為兩個孩子年紀尚小,她還有一絲斡旋的機會。去年9月,薩爾瑪被拍到出現在希臘。

據報道,國王為了不讓薩爾瑪再出現在公眾面前或者接受媒體訪問,給了她一筆養老錢,完成了離婚手續。

媒體還稱,薩爾瑪已經在希臘購置了房產準備離開摩洛哥,但前提條件是不能帶走一雙兒女。

被給予的自由和權力,隨時可以被剝奪,並很快能尋到下一個接受這自由與權力的替代者。

或許可以這麼說,無論接受了多少現代教育,又對外界呈現出怎樣開放包容的形象和態度,有些思想,根深蒂固,不會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