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人手短缺、大巴黎重症病童被迫送外省救治,政府掏1.5億歐元應急!

法國10月23日疫情資料

法國新增31470例,累計確診36599821例,累計死亡156337例;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更多歐洲疫情資料,請瀏覽文末疫情圖

21日,法國4000多名兒科專業人員向總統發出了聯署公開信,希望就兒科醫療資源匱乏的情況引起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關注。23日,法國政府發言人韋朗宣佈政府將頒佈「立即行動計劃」,為醫院所有處於「緊張狀態」的部門撥款1.5億歐元,且將再次啟動「白色計劃」。

01

病童被送至外地就醫,從業人員公開信指責

這封由法國4148名兒科專業人員,包括主要的醫學理事會和學會以及18個病人協會成員發出的公開信寫道,「在可預見的冬季流行病發生僅兩週後,法國各地兒科重症監護室已飽和,醫院科室人滿為患,所謂的非緊急治療被推遲,超過15名重症巴黎兒童被轉移到蘭斯、魯昂、亞眠和奧爾良等地接受治療」。

因為兒科重症監護室飽和,一些兒童不得不轉移到其他城市接受治療(法新社圖)

▲ 因為兒科重症監護室飽和,一些兒童不得不轉移到其他城市接受治療。(法新社圖)

護理人員在公開信中譴責了一系列工作和護理條件問題,例如將孩子轉移到外地救治、推遲預定的手術,甚至提前出院等,並表示此類醫療資源缺乏的結構性困難實際上是「不負責任的政治不作為」所造成的局面。

事實上,有時生病的兒童會被轉移到離家幾百公里外的城市。例如,由於附近的兒科醫療資源不足,家住92省布洛涅-比揚古(Boulogne-Billancourt)的阿加莎不得不在10月12日被送到魯昂兒科重症監護室。在這裡,一些其他被送來兒童的家長們感到既幸運又不幸,因為他們得以在燃油短缺的背景下給油箱加上了油。

在信中,護理人員還強調了認為自己的職業「失去了意義」,而這是「官僚治理模式」的結果,導致醫院工作人員「整體處於身心疲憊的狀態,並且大量離職」。

他們要求總統「採取緊急和持續」的措施,改善醫療人員短缺的問題。

02

政府出臺「立即行動計劃」,撥款1.5億

公開信發出後,法國衛生部為醫療資源短缺的情況進行了解釋,即存在醫護人員短缺問題,無法增加醫院的病床數量。

22日早晨,法國衛生職業與地方組織部長級代表阿涅斯·費爾曼·勒波多(Agnès Firmin Le Bodo)對兒科醫療資源危機做出初步回應,稱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並還提到醫院之間、城鎮醫療之間的團結互助,以及致力於讓「醫院晚上開放的時間更長」。

23日,法國政府發言人韋朗宣佈政府制定了一項「立即行動計劃」,並將為醫院所有處於「緊張狀態」的部門共同撥款1.5億歐元,且將啟動「白色計劃」:「我們會在必要時啟動著名的‘白色計劃’來召回更多員工,達成更好的合作」。白色計劃」指處理異常狀況或醫院接診人數急劇增加的組織應對措施。

法國政府發言人韋朗宣佈政府制定立即行動計劃」,為醫院所有處於「緊張狀態」的部門共同撥款1.5億歐元(

▲ 法國政府發言人韋朗宣佈政府制定立即行動計劃」,為醫院所有處於「緊張狀態」的部門共同撥款1.5億歐元。(法新社圖)

23日,衛生部長布勞恩(François Braun)也表態稱:「毛細支氣管炎流行病比以往出現得更早,使本就氣喘吁吁的醫院系統更是不堪重負。有必要就此展開徹底的應對工作」。

部長認為,以上提到的這筆撥款必須用於「立即應對某些部門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增加人手:「前提是能找到更多工作人員」。

「我們當然會照顧所有需要入院治療的孩子,但人們也需要避免在不必要的時候去醫院」,布勞恩還強調。

03

業內人士:「需要結構性改革」

「政府需要迅速做出反應,但真正的問題是更深層次的」,巴黎內克爾醫院(hôpital Necker)神經兒科主任德斯蓋爾(Isabelle Desguerre)對撥款回應道,她也是此次公開信的簽署人之一。

「1.5 億可以創造一個數字效應,但問題不僅在於錢,還在於承認醫護人員的地位,讓他們願意留在醫院工作,讓醫療人員和孩童病患的比例恢復正常……」。

「我們需要的是結構性、緊急的改革,但政府對此的回應是啟動自 2019 年以來每年都會使用的‘白色計劃’。‘白色計劃’意味著調動護士,取消休假,而這種做法只會雪上加霜」,同為內克爾醫院神經兒科醫生、此次公開信簽署者的歐巴特(Mélodie Aubart)如此認為:「我們不能繼續在木腿上永久性地綁繃帶」。

業內人士呼籲承認醫護人員的地位,讓醫療人員和孩童病患的比例恢復正常(法新社圖)

▲ 業內人士呼籲承認醫護人員的地位,讓醫療人員和孩童病患的比例恢復正常。(法新社圖)

04

兒童醫院變住房項目

值得一提的是,在巴黎14區,一處前身為聖文森特·德·保羅兒童醫院(Saint-Vincent de Paul)的3.4公頃土地將在2026年轉變為擁有600 套住房、以及配套託兒所、學校、體育館和商店的生態住宅區。巴黎市政府還承諾,這個新社區將達到「零碳、零廢物、零排放」的標準。

事實上,聖文森特·德·保羅醫院兩個多世紀以來扮演了接收巴黎棄兒、並提供相關護理的角色。在 1930 年代,它轉變為真正的兒科和婦產醫院。只不過,該醫院最終還是於 2011 年關閉。醫院關閉前的最後幾年還發生了兩起醜聞:2005年,醫院太平間發現了351個胎兒,它們自70年代後期以來一直在缺乏科學研究理由的情況下被保存;2008 年,一名男嬰因處方錯誤而死亡。之後,該醫院的兒科診療服務被轉移到其他醫院,如科欽醫院(hôpital Cochin)和內克爾醫院(hôpital Necker)。

2011年因為醜聞而關閉的巴黎聖文森特·德·保羅兒童醫院(法新社圖)

▲ 2011年因為醜聞而關閉的巴黎聖文森特·德·保羅兒童醫院。(法新社圖)

(歐洲時報/ 靖樹編譯報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