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西班牙華人房產被侵佔,原來西班牙的空閒房產竟然可以隨意撬鎖入住,房主再難奪回,德國人也中招

3月28日,#西班牙占房#登上熱搜,引發了廣泛熱議。

事情是,這兩天,一位西班牙華人網友,在西班牙尋找中國人借宿。因為他三年沒回西班牙,房子被一家吉普賽人給佔了。

據說按照當地法律這種情況下,房子很可能要不回來。

事情一出,許多IP來自西班牙的網友們紛紛留言表示疫情期間, 有位醫生日夜加班,回家時卻發現房子被佔了。

老人住院做手術,出院回家發現房子被佔了。

甚至聽說巴塞羅那市長曾經就是占房族

甚至聽說巴塞羅那市長曾經就是占房族。

甚至聽說巴塞羅那市長曾經就是占房族

更有網友表示,在美國、法國還有德國都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也有網友科普到,西班牙語中,人們用Okupa(奧庫帕)稱呼占房族。這樣行為源於2007年的歐債危機。

當時,一方面是許多人失業後無力還貸,銀行將房子佔為己有。另一方面,大量的公寓,房子,甚至海灘別墅,掌握在少數銀行和投機者手中。於是出現了廣泛的「佔屋運動」,失去房子的人們為了生存,就開始強佔一些沒人住的公寓,別墅,甚至倉庫暫做棲身。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運動後來被非法移民、毒品販子、皮條客所效仿,擅自佔據空房用做各種非法用途。

他們專門尋找空置的公寓。最傾向於銀行持有的空房子,因為驅逐所需的時間更長。他們會給房子換鎖,然後以1000歐的價格出租或出售它們。甚至直接拿房子當「房質」,要求業主交納贖金。毒販也常常用這類公寓開展業務。

佔屋事件並不只發生在上述的可憐華人網友身上。甚至在德國人酷愛的度假聖地—馬略卡島(西班牙)

2018年的一篇《法彙報》文章寫道,在西班牙,對Okupa的恐懼是如此之深,以至於一些業主正在用牆堵住窗戶,安裝厚重的鋼門。

獨立研究所Cerdà的資料顯示,2017年,西班牙有超過87000處房產被佔用。這相當於一個擁有26萬戶居民的中等城市。

在西班牙,人們多年來與這個問題作鬥爭。但在德國,它只是最近才引起注意。4月起,一名漢堡的稅務顧問不得不在為奪回帕爾馬海灘上的度假屋奮鬥。

這位稅務顧問在Twitter上寫道:「我是馬略卡島上一處度假屋的新業主,今年一月,我本想去到島上度假,結果有三個人入侵了我的房子,他們好像是來自羅馬的犯罪幫派。他們換掉了鎖,甚至給我設立了防禦工事。」

漢堡人緊急呼叫西班牙警方,但這並沒有用。警察只有在抓到入侵的占房者時才允許干預。最遲在72小時後,被占房的業主別無選擇,只能向法院提起訴訟,但這可能要持續很長時間,因為西班牙憲法賦予每個人‘體面的住房權’,這一權利的優先級很高。

到了4月,這位漢堡業主等不了了,他聘請了所謂的Desokupa。大約有十幾家類似的公司在西班牙十分活躍,他們提供的服務比法律程序快得多,費用約為2000多歐元。他們的員工不僅會利誘,必要時還會威逼。據說他們的員工過去都是拳擊手,預警或保鏢。Desokupa公司擁有精心設計的網站,標榜自己是調解服務商,成功率高達92%。

不過,馬略卡島的警方並不建議私人實施正義。

目前為止,有關占房者的訴訟往往持續3-6個月,有時甚至會持續1-2年,當地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建議,如果有離開房子很長時間的打算,最好讓鄰居幫忙留意房子,並準備一份公證過的授權書,以免在出現意外時浪費時間。

但西班牙議會一直在實施一項法案。要求在20天之內明確驅逐占房者。

2018年的夏天,雖然左翼政黨多有阻撓,表示銀行和房產投資者無權把佔屋者趕出去,新法律為流落街頭的人提供的幫助太少。但最終,司法委員會以一票多數通過了這一法案。

Cerdà 研究所所長對此表示,雖然危機已經過去,但去年仍有6萬名西班牙人被迫搬離家園。造成社會混亂的原因並不是那些無家可歸的占房者。

「在社會住房方面,我們在歐洲處於落後地位。歐洲的平均水平為15%,而西班牙只有2.5%。在某些地區,申請社會住房的等待時間超過1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