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在Twitter狂爆美國政府黑料,自稱很可能被槍殺?「我遭遇不測的風險非常大」……

最近,外網好像也開始流行「發瘋文學」……

12月5日,被Twitter封禁了賬號的侃爺在ins上發帖稱,他懷疑世界首富馬斯克是半個中國人

「我是唯一一個覺得馬斯克有一半中國血統的人嗎?你們看過馬斯克小時候的照片嗎?」

「把一個中國的高智商天才和一個南非的超模放在一起,就有了一個馬斯克。」

「我說‘一個’,因為他們很可能製造了10-30個馬斯克,而我們看到的這個,就是存活下來的馬斯克一號。」

這種說法當然是無稽之談,事實上,侃爺作為一名極右翼人士,這麼說甚至帶有了一些挑釁之意,但馬斯克在Twitter上回複稱:

「哇,我認為這是一種恭維。」

「哇,我認為這是一種恭維」

這個回應確實十分巧妙,成為了人們競相討論的話題,再次為Twitter「引流」一波。

——又或者說,達到了馬斯克的目的。

現在的馬斯克,簡直成為了炙手可熱的「流量寶」,把所謂‘黑紅也是紅’做到了極致,一舉一動都充滿噱頭,為了保持Twitter熱度不惜每天親自上陣

最近,在一次長達兩小時的Twitter公開採訪中,馬斯克再次發表驚人言論,公開聲稱他的人身安全受到極大威脅

「……坦率地說,我遭遇不測的風險非常大,甚至有可能真的被人射殺。所以我絕對不會坐著敞篷汽車出行。」

「如果他們願意,殺人並不難。但願他們不想殺人,但願我足夠幸運,但願這種事情不會發生……」

為了防止「被自殺」,他還特別聲明

為了防止「被自殺」,他還特別聲明:

「我沒有任何自殺傾向。」

「如果我‘自殺’了,那絕對不是真的。」

「如果我‘自殺’了,那絕對不是真的」

不過,其實這也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提到自己很可能會遭遇生命威脅。

早在今年5月,他就發過一條Twitter,隱晦提到自己可能有生命危險:

「如果我突然離奇死亡,至少我很高興認識你們。」

這一次舊事重提,一方面是因為加密貨幣圈一個月內連續過世三個大佬,三人都死得很離奇,有不少人懷疑是暗殺。(戳這裡複習)

另一方面,也是馬斯克最近為了維持Twitter的熱度,實在是「太跳了」……

從公開「拜登團隊秘辛」到「解封阿桑奇斯諾登」,他做了無數件得罪美國政府的事情。

任何一件,都足以讓有些高官政客,希望他永遠消失了……

大家都知道,自從馬斯克接管Twitter,他就開始「大赦天下」。

解封川普、解封侃爺(雖然又封了)、解封很多很多帶有爭議的人物……

馬斯克在解封之前會先發一個投票,讓Twitter網友來決定究竟允不允許這些賬號解封。

12月4日,馬斯克又發起一個新的解封投票:

「我不是在發表某種意見,但我確實承諾過要發起這次投票。阿桑奇和斯諾登是否應該被赦免?」

331萬Twitter網民參與投票,超過80%的人都認為應該解封這兩個人——即使他們被美國政府指控違反了《反間諜法》。

可能有一些年輕的朋友對這兩個名字不太熟悉,這裡也先介紹一下。

2010年,WikiLeaks發佈了一系列由美國陸軍情報分析員提供的揭秘資料,披露了美軍在阿富汗、伊拉克戰爭期間犯下的殘忍罪行。

美國政府勃然大怒,開始對WikiLeaks展開刑事調查,並以間諜罪起訴WikiLeaks的董事長、發言人阿桑奇。

後者被關押在倫敦監獄持續至今,還面臨著被引渡回美國的可能。

而斯諾登的「罪行」,也十分類似

而斯諾登的「罪行」,也十分類似。

2013年,前CIA承包商職員斯諾登向媒體揭露,美國政府正在秘密建造一個龐大的監視系統:他們廣泛監聽美國內外的電話,監控通訊內容,摧毀個人隱私和網際網路自由。

隨後,美國政府正式通緝斯諾登。

後者逃亡至俄羅斯,並在今年9月被授予俄羅斯公民身份。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都明白過來了

說到這裡,大家應該都明白過來了:

這樣敏感的身份,一旦獲得了在Twitter上言論自由的權利,那就很「可怕」了。

對於美國政府來說,讓通緝犯擁有這樣的平臺,不僅打了自己臉,更可能會讓他們再次爆出猛料。

美國政府估計會覺得很棘手:如果是之前「和美國政府一條心」的Twitter公司,自然不會這麼做。

但換成馬斯克,就真的說不定了……

畢竟,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收購Twitter公司之後,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支持言論自由的人,甚至已經開始親身上陣,傳播現任美國政府的醜聞了。

12月3日,馬斯克突然發了一條大瓜預告:

「今天下午五點,Twitter會公開之前拜登兒子的醜聞是如何被Twitter公司壓下去的故事。

他甚至還提前美滋滋地告訴大家這是個猛料:

「肯定超精彩。」

「肯定超精彩」

隨後,他果然如約轉發了記者Matt Taibbi的推文。

這位記者,連續發了三十多條Twitter,矛頭直指當年的Twitter公司:

當時,Twitter迎合拜登團隊,靠刪帖遮蔽,強行在大選期間壓下關於拜登的巨大丑聞!

先說一下前情提要

先說一下前情提要:

2020年10月,多家美國媒體披露了一系列材料,揭露拜登之子亨特·拜登涉嫌吸毒、嫖娼、販毒等犯罪活動。

而拜登不僅包庇自己的兒子,還擅用職權將其安插在烏克蘭能源公司的董事會,讓這個敗家子「靠爹」成為一名百萬富翁。

根據媒體的說法,這些材料,都是亨特·拜登在送電腦去維修店的時候洩露出來的,並不是非法所得。

在大選最緊要的關頭,如此嚴重的醜聞對拜登——乃至對整個民主黨的影響,是致命的。

如果這件事情發酵,被民眾廣泛傳播、討論,那麼他們很有可能會在大選中失利。

於是,民主黨選擇和Twitter公司合作,一起將這條新聞壓下來,不允許其傳播

根據馬斯克轉發的這名記者的說法,Twitter最開始的言論管控,是為了打擊騷擾和詐騙——但後來這種管制逐漸變質,成為了控制輿論的利器。

在2020年美國大選期間,拜登團隊經常會給Twitter公司發訊息,讓「關係人」幫忙審核、刪除不利言論。

再加上Twitter員工普遍傾向於民主黨、厭惡川普,所以在拜登爆出這樣的醜聞時,他們也不希望這件事情影響到選舉……

「Twitter採取了非同尋常的措施來壓制這個故事的傳播,刪除連結,併發布警告說它可能是‘不安全的’。」

「他們甚至禁止通過私信分享連結——迄今為止,這種手段本應只被用來對付最極端的情況,比如兒童色情。」

除了Twitter公司內部的配合,拜登團隊還進行了威脅:Twitter已經成長得太「過火」,政府必須要介入其中。如果他們不肯配合刪帖,未來國會議員就會針對Twitter做出強硬限制,乃至出現一場「血洗」。

民主黨議員甚至稱:「《權利法案》並不是絕對的。他們需要更多的言論監控。」

這些猛料,就這麼被馬斯克直接抖落出來

這些猛料,就這麼被馬斯克直接抖落出來。

他當然理直氣壯——因為當年Twitter負責這件事情的法律政策主管Gadde,已經在馬斯克收購Twitter後被第一時間開除。

而Twitter員工也進行了大換血,堪稱煥然一新、如獲新生。

馬斯克現在揭露之前的「醜事」,那只能說明:

當年的Twitter公司,實行言論管控,不行!

現在的Twitter公司,拯救言論自由,行!

現在的Twitter公司,拯救言論自由,行!

問題是……Twitter公司確實換了一波人,可美國政府沒有換人啊!

現在拜登團隊雖然穩坐白宮,可這件醜聞被「舊事重提」,還是讓他們焦頭爛額。

馬斯克想要證明自己助力言論自由,卻把整個美國政府架在火上烤……

換句話說……就算真有政客起了想暗殺他的心,那也不奇怪。

應該說,

應該說,現在的馬斯克,確實成為了美國政府眼中一顆軟硬不吃的釘子

他是世界首富,又掌控了Twitter平臺,擁有全世界最多的錢和最大的關注量——因此很多平時讓人閉嘴的手段,現在也失去了作用。

不過,頭疼的事情就讓美國政府去操心吧。

作為吃瓜群眾,現在在瓜田裡面好好吃瓜,才是正經事……

戳這裡進入今日抽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