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德國在國際上落後,被稅負壓垮的德國工業」,德國究竟是會減稅還是增稅?

德國企業的稅負壓力巨大,明顯高於其他工業國家。去年,德國公司繳的稅要比其他重要經濟體的競爭對手國多得多。歐盟委員會萊布尼茨歐洲經濟研究中心 (ZEW) 的第一批年度計算結果顯示:德國目前在國際稅收競爭中已經大幅落後。

根據這份計算,2023年盈利企業的有效稅負平均為28.3%。在法國,這一比例為 24.2%,在義大利,這一比例僅為 23.6%。

即使是去年增加了公司稅的英國,平均有效稅負已經高達25.6% ,但仍比德國更具吸引力。

在歐洲的主要工業國家中,只有西班牙在稅收指數中領先德國,稅負率為29%。

根據 ZEW 的計算,如果按照聯邦財政部長克里斯蒂安·林德納 (Christian Lindner)的建議,完全廢除團結附加稅,德國企業的有效稅負將下降半個百分點,從 28.3% 降至 27.6% 。

這至少能讓德國的稅負與美國持平——美國去年的平均有效稅負為 27.5%。

一週以來,有關德國稅收方面的區位優勢競爭力的討論激烈。經濟部長羅伯特·哈貝克(Robert Habeck)上週在接受《世界報》的採訪時表示,德國企業稅收不再具有國際競爭力和投資友好性。

他同意林德納的觀點,德國需要一個「活力計劃」。紅綠燈政府三黨將在之後討論可能的減稅措施。

歐盟委員會萊布尼茨歐洲經濟研究中心ZEW的「企業稅收和公共財政」研究部副主任卡塔琳娜·尼古拉 (Katharina Nicolay) 表示:「在預算緊張的背景下,定向減稅能對投資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是理想的選擇。」

巴登-符騰堡州財政部長丹亞爾·巴亞茲(Danyal Bayaz,綠黨)呼籲以《2010 年議程》為藍本進行大膽的改革。「我們需要一個新的改革議程來促進經濟增長和競爭力。」

巴亞茲在一份遞交給紅綠燈三黨的建議書中寫說道:「新議程應該包括所有內容。稅收制度和福利國家都必須面向未來。如果我們想取得巨大成功,每個政黨都必須擺脫自己的弊端。

公民金救濟不應打擊就業積極性,企業應免於繳納團結稅,結合投資激勵措施,以及改革債務制動以創造更多的投資空間。這些都是可行的措施」。

然而,綠黨主席裡卡達·朗 (Ricarda Lang)此前拒絕廢除團結稅。

黑森州州長鮑里斯·萊茵(基民盟)則呼籲大幅減稅。「平均稅負應該降低到25%,」他表示,「德國的生存依賴資本投資。

多年來,德國的增長率一直在下降。他表示:「德國需要一個長遠視角,實現真正關注經濟增長,居民繁榮,競爭力強勁的結構性改革政策。」

德國媒體也表示,從近年來不斷創紀錄的稅收收入來看,德國根本上不存在收入問題,反而是支出有重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