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出事!一醫生被判刑5年,罰款20萬

敲警鐘!這種行為實則違法了!

一診所醫生被判刑5年

罰款20萬

近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分院審理了一起有關診所售藥案件,人民法院報用「情節特別嚴重」六字來形容。

到底有多嚴重?從診所醫生最終受到的處罰就能感受出來:被告人趙某因犯非法經營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並處罰金20萬元,追繳違法所得。

這件事也為所有診所醫生敲響警鐘。

案件回顧:

趙某於2015年8月19日在霍爾果斯市登記設立一西醫個體診所,經營者為其妻子(執業醫師),經營範圍為西醫內科診療服務。

趙某系診所助理醫師,負責該診所的藥品採購、結算等事宜。

2020年7月7日至7月16日間,趙某為牟利,借診所之名,分別從烏魯木齊和伊犁某藥業公司以147萬餘元購進連花清瘟膠囊12萬餘盒,通過向他人倒賣,非法獲利196880元。

診所不能賣藥嗎?


這是否是正常買賣?

法官給出的解釋是,本案中該診所經營範圍明確為西醫內科診療服務。趙某雖具有執業助理醫師資質,但其違反國家藥品管理法律法規,在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向非患者大量銷售藥品,屬非法經營藥品。

其非法經營數額達167萬餘元,獲利196880元,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經營罪。

有不少網友表示,「診所不能賣藥嗎?」「這不是正常買賣麼?」「一般患者去診所看病,也會在那買藥,難道就因為這個診所購進藥品數量大嗎?」

真相究竟是什麼?

浙江省平湖市衛生監督所副所長馬良國解釋,「藥店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可進行合法銷售,診所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進行合法診療。診所內患者是通過‘檢查—診斷—開具處方—處方審核—交費—發藥(或+給藥)’的診療服務流程獲得藥品,這個過程是診療行為。藥店中顧客直接支付費用購買藥品,這個過程是純粹的銷售行為,診所不是藥店,診所無藥品經營許可證是不能銷售藥品的,涉事診所就是純粹的藥品銷售行為。」

報道中明確指出涉事診所在疫情時期購進12萬餘盒連花清瘟膠囊,獲利196880元。非常時期,數量如此之大,獲利如此之高,這屬於頂風作案。

法院指出,個體診所未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為牟取暴利,藉助行醫為名從事診療服務範圍之外的經營活動,情節嚴重,構成非法經營罪。

「通過診療活動配藥是需要開具處方的,通常執法人員會從兩方面檢查,一是對診所藥品進貨、存貨數量和處方開具情況進行核對;二是也會有患者舉報,比如患者說看過什麼病用過什麼藥,但診所提供不了處方和病歷。」馬良國補充道。

診所「涉藥」3大注意事項

除上述情況外,下面這3種情況各位診所同仁也要記得規避:

1、買代購的自制藥進行銷售

絕大多數診所沒有自制藥劑的資質,不能配製相關製劑,所以一些醫生就在網上找一些代購平臺去買藥然後銷售。

比如一些商家聲稱其代銷的自制劑由大醫院生產,療效好,可以批量供應。因利潤可觀,比基藥賺錢,而且療效「見效快」,這讓不少診所醫生動了心,殊不知買藥的那一刻就已經入了坑。

事實上,醫療機構配製的製劑是不得在市場銷售的。儘管基層醫療機構並沒有直接參與製劑的生產,但其二次銷售的行為同樣構成違法。

2、違規開具「兩抗一退」藥物

疫情特殊時期,要嚴格遵守診所不得銷售「一退兩抗」藥物(抗生素、抗病毒藥、退燒藥)的規定。

疫情平穩時期,診所給患者配「一退兩抗」藥物一定要通過提供診療服務的形式,並按規定開具藥品處方、書寫病歷。

同時,一定要讓患者登記,建立臺賬。對患者(姓名、性別、年齡、身份證號碼、家庭住址、聯繫方式等資訊)、藥品名稱、藥品類型等資訊進行系統錄入,並及時上傳至藥品銷售監測系統,實現「一退兩抗」藥品來源可查、去向可追。

3、自制偏方、驗方銷售

一些診所醫生手裡有些偏方驗方,加之疫情期間使用藥物有限,於是就向患者銷售自己自制的偏方驗方。

在未取得《藥品生產許可證》《醫療機構製劑許可證》的情況下製售藥品,違反了特定的程序性規定,破壞了國家藥品監管制度,其行為照樣構成犯罪,甚至在法律屬性上屬於假藥。

新藥品管理法明確提出,生產、銷售假藥的,沒收違法生產、銷售的藥品和違法所得,責令停產停業整頓,吊銷藥品批准證明檔案,並處違法生產、銷售的藥品貨值金額十五倍以上三十倍以下的罰款;貨值金額不足十萬元的,按十萬元計算。

來源丨人民法院報、賽柏藍-基層醫師公社

作者丨曉琳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違規、侵權請聯繫我們

相關文章

曾任上海市衛生局副處長,被判死緩

曾任上海市衛生局副處長,被判死緩

2022年9月23日,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公安部原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受賄、操縱證券市場、非法持有槍支一案,對被告人孫力軍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