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卡內基梅隆大學取消特權錄取,這下校友子女沒法走捷徑了….

本文轉載自「Stoooges三士渡」點選上方名片關注

眾所周知,美國大學確實存在著招生錄取上的不公平和「暗箱操作」。

比如多所精英大學為潛在的「legacy students」提供了學校資源,最近卡內基梅隆大學取消了特權錄取,最新的Common Data Set*上,它偷偷把「校友關係對錄取的重要性」一欄改成了「不考慮」,這下校友子女沒法走捷徑了….

計算機全球排名第一的卡內基梅隆大學,最近搞了個大動作。

最新的Common Data Set*上,它偷偷把「校友關係對錄取的重要性」一欄改成了「不考慮」

*Common Data Set(CDS)是由College Board、Peterson’s和U.S.News三家權威教育機構,聯合大學發佈的年度招生資料包告。資料由美國大學官方提供,包含每一輪申請季的所有招生資料統計。

這意味著,CMU校友的子女或親屬將不再在該校的錄取中佔據優勢

這對於CMUer簡直是晴天霹靂。

費盡千辛萬苦捲進學校,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以後小孩上大學容易一點,結果現在被告知不優先考慮校友子女了?

來聽聽官方是怎麼解釋的?

CMU官方發言人Peter Kerwin在一份聲明中說道:

「我們對每一位申請者,無論其是否為校友子女,都會按照相同的標準進行評估。CMU這樣做是為了確保所有學生在整個錄取過程中的公平。」

為CMU工作長達45年,剛退休不久的前招生辦主任Mike Steidel對此補充道:

「CMU一直以來就沒有特別偏袒校友子女,錄取人數通常只佔新生班級的不到10%。隨著時間的推移,申請者的質量不斷提高,CMU發現沒有必要給校友子女加分了。」

然而,這些解釋可能只是表象

然而,這些解釋可能只是表象。

畢竟,放眼美國Top30的頂尖名校,哪一所沒擁有大批優秀的申請者呢?普林斯頓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史丹佛大學、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等高校依然是Legacy錄取的支持者。

支持者認為,校友子女擇優錄取可以鼓勵校友的忠誠度和捐贈者的捐贈,從而加強一所院校的實力。

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和美國研究教授沙姆斯·汗(Shamus Khan)就是支持者之一。

他在為《紐約時報》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

「貧困學生、有色人種學生和初代大學生有機會進入名校、獲得了高額助學金,正是因為學校錄取了大量校友子女。後者的父母在經濟上取得了成功,才能為學校大額捐贈資金,帶來更多教育資源和可能性。」

反對者則尖銳地指出,

反對者則尖銳地指出,校友子女擇優錄取是典型的系統性種族主義例子。歷史上,白人普遍獲得了良好的教育,進入排名靠前的大學,他們的子女受到錄取政策的保護,可以繼續享受這份特權。

而有色人種學生和中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大概率是家中第一個大學生,他們本就缺少良好的教育資源,還要在競爭更激烈的賽道上卷。

CMU不是第一所取消校友子女擇優錄取的大學。採取同樣政策的學校還有麻省理工學院、加州理工學院、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華盛頓大學和阿默斯特學院等。

其實,CMU不再偏好校友子女錄取,很可能是受《平權法案》被推翻的影響。

上個月,美國最高法院裁定大學不能在錄取中考慮種族因素,哈佛大學招生政策被判違憲。

接著,哈佛被波士頓民權組織向教育部指控,稱其對校友子女的偏好違反了1964年《民權法案》。根據訴狀中引用的資料顯示,哈佛近70%的校友子女申請是白人,且校友子女錄取率比非校友子女高出近6倍。

招生公平性的討論成了大家重點關注的話題。

很多大學都在尋找替代方法,以確保黑人和其他代表性不足的少數族裔的錄取人數。取消校友子女擇優錄取很可能是一種解決方案。

對此,前招生辦主任、同時也是CMU校友的Steidel調侃道:「1978年,我在這裡獲得化學和行政管理學學位。換做今天,我肯定申不進CMU了,時代變了。」

Reference:triblive.com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