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研究結直腸癌獲突破,是時候把新冠病毒也攻克一下了

現在的小學生,真是越來越逆天了。中國昆明市盤龍小學的陳同學,一不小心把結直腸癌都給攻克了,一舉獲得中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的大獎。

別說他的論文咱普通人看不懂,光聽這課題名稱——「C10orf67基因」在結直腸癌發生發展中的功能與機制研究——已經是一臉懵逼。

再來看看這些年來其他天才少年的作品

再來看看這些年來其他天才少年的作品:

「中華絨螯蟹4個Dmrt基因保守區段的克隆和序列分析」「OCA患者TYR基因突變研究及OCA再發風險計算模式的探討」「應用mRNA差異顯示法篩選糖尿病NOD小鼠腎臟新基因」「擬環紋豹蛛對低劑量甲胺磷的生態反應及適應機理」……

我現在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有沒有讀過小學了。

來上三百這樣的天才小學生,還有鍾南山張文宏什麼事呢?你們把新冠病毒也一起攻克一下唄。

陳同學更天才的地方在於,兩年前,他才勉勉強強知道了「基因」是怎麼回事,但是迅速就能學以致用,了解了PCR技術的原理以及為何透過熒光強弱就可以知道哪些基因的RNA表達水平,沒多久就搞出這樣一篇重磅級的科研論文。

別說超越了大學生的難度,研究生的水平都達不到,這是篇至少博士級別的論文。

吃瓜群眾雖然沒有陳同學這麼逆天的智商,但基本的判斷力還是有的,順藤摸瓜一查,就發現了研究小組裡,那位參與研究的中科院研究員陳勇彬老師,怎麼這麼巧也姓陳呢?

果然,人家是父子倆。

果然,人家是父子倆

而參與研究的另一位研究員楊老師也不是別人,是人家的母親。

瞧瞧,多麼熱衷學術的一家人!

瞧瞧,多麼熱衷學術的一家人!

更巧的是,2019年12月23日,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發佈訊息稱研究人員從多個家養動物(包括藏獒、藏豬、藏綿羊、藏山羊、藏馬、藏黃牛等)適應青藏高原而快速進化的基因中,鑑定出一個新的低氧通路基因C10orf67。

這篇通訊錄作者名單裡,赫然就有陳勇彬三個字。

這篇通訊錄作者名單裡,赫然就有陳勇彬三個字

有讀者把這事發我,誇我是預言家,前不久剛寫了【仝卓事件後,高校老師再曝中小學科研競賽造假:老師三番五次求我給孩子當槍手!】,轉眼就爆出了這件事。

一點也不稀奇,這種事早晚都要爆,因為牛皮早就已經要吹到天上了。

神話和笑話,只有一線之隔。

有網友說,自己一個同學做化工方向研究生,最怕的就是導師的中學生公子來實驗室給某個人刷試管。

給誰刷說明看上誰最近的研究論文了,肯定要署名一波,刷試管就當參與了整個研究過程。

我曾經在之前的文章裡提過,高考徇私舞弊的途徑有很多,簡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一線城市的權貴們是不屑做什麼頂替掉包考場作弊這類事的,不是他們素質高,而是有太多高級手法:科研加分、保送、自主招生、內部名額……一般學校還看不上,目標都是重點名校。

頂替風險多大,過二十年都可能被查出來一無所有。還是無中生有來得快,來得穩。

搞頂替的那幫人,以邱印林為例,其實只敢讓子女頂比較一般的學校。

我翻出來山東這些年自查的幾百例頂替事件,大部分是中專大專,本科都極少,更不要說985。

因為他們謹慎,有「自知之明」。

小城市、小縣城,人就那麼幾個,誰不知道誰斤兩,一個墊底生考到箇中專大專不會引起太大注意,搞到名校那就絕對是轟動的大事。

中國古代有個出了名的痴呆皇帝叫司馬衷,就是那個說出「何不食肉糜」金句的晉惠帝。武帝何等精明之人,不願把江山敗在傻兒子手裡,但是貿然廢太子又沒理由,就派人出題測試這兒子。

太子妃拿到試題,到宮外找了個老學究當槍手,答得引經據典頭頭是道,結果被旁邊機靈的小太監勸住了:您把這卷子交出去,太子就死定了。

以太子這智商,您覺得能寫出這東西來嗎?以武帝這智商,您覺得看不出來問題嗎?

小太監自己動手,又寫了一份簡單的答案,都是大白話,裡面還摻點白字,但是好賴把事情說清楚了,證明起碼不是個傻子,武帝還真就被這麼忽悠過去了,皇位還是傳給了兒子。

你看,太子吹牛皮,都要有基本的限度。

但是搞科研造假這幫人,連這點謹慎都沒有。或者說,他們簡直就是肆無忌憚。一個小學生,敢去抄博士論文,而有的高中時(比如那個蘇小妹)乾脆就抄到了院士。

更可怕的是,高考頂替這類黑幕,都是網路不發達、資訊不透明時期的特殊產物,現在農村都通網了,線上就能查分,你截和人家通知書都沒用,慢慢就搞不下去了。

但是科研作弊,抄外人的還有據可查,高知父母給自己孩子當槍手,一口咬定我們家這個就是少年謝爾頓,你怎麼查?

我在之前文章裡舉了【手捧空花盆】的故事,非有人抬槓說我這個故事就有問題,國王明知道是熟種子還發給大家,自己就不誠信。

他說完,我反而覺得這個故事隱喻得更到位了。明知道中小學生科研能力根本達不到,卻偏偏搞出這麼一個比賽,擺明了就是造假大賽,假得連邊都沒有。

其實我挺替陳同學可惜的。

父母都是高知,又重視教育。學霸的基因有了,學習的氛圍也有了,起點就是別人的終點,孩子將來一定不會差的。

但是很可惜,父母的精力用錯了地方,什麼條件都給孩子創造了,卻唯獨缺失了最基本的價值觀。

別研究什麼結直腸癌了,先把做人研究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