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牛肉街】身為勁旅卻無法擁有夜場比賽?

牛肉,因為它的鮮嫩多汁,成為了一道帶給我們幸福的美食。牛肉,因為它的英文Beef,還被賦予了另一層含義,矛盾、恩怨、結樑子。《棒球牛肉街》要講述的就是MLB美職棒大聯盟,球隊之間的「恩怨情仇」,旨在成為各位看官的「下飯」節目。

想象一下,結束一天繁忙的工作,如果能在晚上和好友結伴,看一場MLB比賽來放鬆心情,那簡直太美好了!然而我們覺得再平常不過的夜賽,對於MLB豪門芝加哥小熊隊而言,第一場在主場瑞格利球場(Wrigley Field)的夜賽竟然比其他球隊晚了近半個世紀……

第一場夜賽下雨被迫終止

第一場夜賽下雨被迫終止

1988年8月8日,瑞格利球場坐無缺席,球隊破天荒的在日落後,開燈進行比賽。91歲的哈利-格羅斯曼(Harry Grossman)作為芝加哥小熊隊最年長的季票持有者,為小熊隊歷史上第一場夜賽點亮了燈光

不出意外的話該出意外了,比賽才進行了半局,瓢潑大雨來襲;比賽只能被迫中止,延期進行,節目效果直接拉滿了。這也讓8月9日的比賽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瑞格利球場第一場完完整整比完的夜場賽事。在這裡要提醒一下小熊隊,下次選日子之前記得看天氣預報。扯遠了,當然比這場大雨更抓馬的還要從小熊隊和瑞格利社區,為了夜賽分庭抗禮的博弈說起……

第一次建議裝燈被否定

第一次建議裝燈被否定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當時的芝加哥小熊,最為出名的就是兩件事:日賽和輸球。無法穩定贏球讓當時的球隊總經理很是頭痛,但對於芝加哥小熊隊和瑞格利球場而言,贏球,並不是過去這半個世紀的首要任務。

時間撥回到1934年,在口香糖大亨PK-瑞格利(P.K. Wrigley)心中,家族產業的盈利才是最重要的,他對芝加哥小熊隊的經營漠不關心。當時小熊隊真正的話語權,掌握在小熊隊的總經理比爾-維克(Bill Veeck)手上,如今瑞格利球場最為著名的常青藤外場牆,也是出自他之手

維克每年都會建議給瑞格利球場安裝照明燈。一旦裝燈的建議被採納,小熊隊將成為MLB歷史上,第一支能舉辦夜場比賽的隊伍,不過可惜的是老闆一直沒有點頭。這也讓辛辛那提紅人隊在1935年5月,成為了MLB大聯盟第一支舉辦夜賽的隊伍

同意裝燈,遭遇突發事件停擺

同意裝燈,遭遇突發事件停擺

白天都忙工作,球迷們晚上才有時間來看球,所以球場夜間的上座率要比白天高了整整20倍,誰跟錢過不去啊?這巨大的經濟效益刺激了其他MLB球隊內捲,紛紛效仿,給主場裝上了照明燈。作為一名商人,PK-瑞格利嗅到了金錢的味道。終於在1941年批准了球場安裝照明燈的方案,原計劃在1942賽季開始時正式投入

然而不巧的是,1941年日本偷襲美國珍珠港,「珍珠港事件」讓PK-瑞格利又改變了主意,決定把所有原本用在球場建設的材料,全部給到軍隊用於戰爭。正是因為這次意外事件,讓瑞格利球場的第一場夜賽,又多等了50多年……

新集團接手第三次準備裝燈

新集團接手第三次準備裝燈

1977年82歲的PK-瑞格利逝世,兒子威廉-瑞格利(William Wrigley)將球隊出售給了芝加哥最具有影響力的媒體公司論壇報業集團(The Tribune)。新集團走馬上任後聘請了一位曾經有奪冠經歷的達拉斯-格林(Dallas Green)擔任總經理。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下定決心改變小熊隊的整體現狀。改變,迫在眉睫

除了小熊隊主場,其他球場早已裝上了照明燈。不能舉辦夜賽也將會給小熊隊損失數千萬美元。沒有錢就無法簽到頂尖的球員,意味著小熊隊還將繼續輸球。這一連串的多米諾效應,對於新官上任的格林是絕對不能接受的。

所以主教練向管理層強烈建議在瑞格利球場安裝照明燈。最終雙方意見達成一致,裝燈,勢在必行

居民抗議與球隊博弈

居民抗議與球隊博弈

當然管理層和主教練也意識到這個決定,會造成瑞格利周邊居民的抗議,所以一直是低調辦事,但奈何格林這個「大喇叭」,公開表示了「夜賽在不久的將來,是終究會發生的」。言論一出,居民們坐不住了

居民們的理由十分明確,

居民們的理由十分明確,瑞格利社區是全美人口密度最高的區域。如果舉辦夜賽,會引發嚴重的交通堵塞;影響附近居民休息;再加上原本芝加哥夜間的高犯罪率,造成的混亂顯然是不可估量的。但小熊隊管理層的態度也非常明確:我們現在是這支球隊和這座球場的主人,可以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情。

雙方僵持不下,居民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捍衛權益。他們收集了反對瑞格利球場裝燈的請願書,一邊集體罷工遊行抗議,一邊身穿醒目的「No Lights」的T恤去球場「支持」主隊兩不耽誤。「禁止開燈」的標語也是隨處可見,這也成了瑞格利球場別樣的「風景線」。由於居民們的強烈抗議,頂不住壓力的芝加哥市議會頒佈了「禁燈」的法令

球隊戰績出色,欲搬遷新主場

球隊戰績出色,欲搬遷新主場

安裝照明燈的進度又一次停擺。然而這一切在1984年因為小熊隊一度高居聯盟第一的出色戰績而動搖了。就在賽季開始前,MLB大聯盟和電視轉播方ABC和NBC簽下了新的鉅額轉播協議,其中有一條就規定,世界大賽必須在夜間進行,小熊隊優秀的戰績,讓其成為世界大賽席位的有力爭奪者。那如果芝加哥小熊隊打進世界大賽,但主場瑞格利球場無法舉辦夜賽,這該如何是好?一旦只能在白天比賽,聯盟會損失1800萬美元的電視轉播收入

當時有一個建議,就是讓小熊隊暫時將主場搬到聖路易斯,但聖路易斯紅雀和芝加哥小熊是宿敵。可能有很多新球迷不了解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打個比方啊,這就好比讓北京國安隊搬到天津去,把天津作為自己的主場一樣,小熊球迷怎麼能把自己的主隊拱手讓人呢

不過最終小熊隊未能打進那年的世界大賽

不過最終小熊隊未能打進那年的世界大賽。但這賽季的成功,也讓管理層有了和瑞格利社區再度叫板的底氣,集團一紙訴狀,把伊利諾伊州和芝加哥市「禁燈」的行為告上法庭,然而結果卻是敗訴而告終。

居民妥協,同意裝燈

居民妥協,同意裝燈

辦法總比困難多,管理層和教練萌生了搬遷主場的念頭,既然瑞格利社區不通情達理,那小熊隊可以在芝加哥,再找一個主場。同時,集團也利用自己影響力巨大的媒體渠道,做了一檔名叫「瑞格利球場,常青藤牆即將倒下」的節目,目的就是提醒小熊隊球迷,球隊有意向搬出瑞格利社區

這一下子讓瑞格利地區長期支持球隊的球迷們慌了神,幾名主要球迷代表開始讓步,同意球隊可以舉辦幾場夜賽,畢竟沒有人希望瑞格利球場失去小熊隊。為了以示誠意,球迷們還把此前抗議T恤的字,改成了「Lights On」

1987年,議會終於同意一賽季可以舉辦8場夜賽;隨後一年增加到18場,工人們開始抓緊工期,給球場安裝照明燈。最終,在1988年8月8日,瑞格利球場舉辦了首場夜賽,13000張球票,開票即售罄。賽前的開燈儀式也將球場的儀式感拉滿,小熊隊的廣播員穿上燕尾服。到場的球迷更是穿上晚禮服,戴上領帶,就為了見證這一歷史時刻。

至此,芝加哥小熊隊管理層50多年的心願終於實現了。正是有了這一系列戲劇化的事件,給小熊隊的歷史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因為安裝了照明燈,我們才可以在2016年的晚上一起見證小熊隊終結自己108年的冠軍荒

如果你是當時的瑞格利社區居民,你會支持球隊舉辦夜賽嗎?歡迎在評論區與我們一同分享和討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