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2016 MLB 世界大賽真正的破咒英雄?

元旦假期的最後一天,窩在家裡欣賞一部經典的棒球紀錄片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今天《MLB棒球放映廳》為大家帶來的是:《世界大賽紀錄片2016》。

2016世界大賽,是一場非比尋常的世紀對決。

2016世界大賽,是一場非比尋常的世紀對決

本屆大賽之所以如此受到矚目,是因為兩支對陣的球隊——小熊隊及印地安人隊,分別擁有最長(108年)及次長(68年)的世界大賽冠軍荒,而兩隊共計冠軍荒時間長達176年。

明明都曾是分區霸主,卻為何遲遲未能實現世界大賽的冠軍夢?只能說棒球比賽的世界裡,充滿了太多的可能性。當然,這其中最為球迷津津樂道的,莫過於兩支球隊都擁有著「詛咒」傳說。

坐擁「山羊魔咒」的「光緒熊」

2016年以前,小熊暌違世界大賽獎盃已經108年。也許108年還沒有什麼概念,但換算過來的說法就是——從清代光緒年間開始(1908年),大洋彼岸的芝加哥小熊隊就再也沒有奪冠世界大賽。所以,小熊隊在中國球迷間也有了「光緒熊」的稱號。

山羊魔咒起始於1945年。當年的世界大賽第四戰中,小熊鐵血死忠粉山羊餐館的老闆比利(Billy Sianis)花錢為自己和他的山羊墨菲(Murphy)買了兩張票進場,一同為小熊加油且奚落小熊的對手,卻遭到驅逐出場。

此舉令比利非常不悅,向當時小熊球團老闆瑞格利(PK Wrigley)申訴,換來「人可以進場,但山羊不準」的結論,瑞格利還說:「因為山羊太臭了。」 被自家球隊趕出家門的比利自然是惱羞成怒,發電報給大老闆寫道:「因為你們侮辱我的山羊,小熊會輸掉今年的世界大賽,而且小熊將再也無法贏得世界大賽。」

巧合的是,小熊不僅當年輸掉了與底特律老虎的世界大賽,更連續108年被該詛咒籠罩。2003年,小熊原本看似很有機會打進世界大賽,卻因為詭異的「Steve Bartman事件」而再次鎩羽而歸。在國聯冠軍系列賽對上馬林魚時,坐在左外場界外區旁的小熊球迷巴特曼(Bartman),干擾了左外場手摩伊西斯-厄魯(Moises Alou)的接球,使得小熊錯失了抓到一個出局數的機會,最終輸掉了系列賽。

‍‍

‍‍

那次事件讓許多小熊球迷開始認為,「山羊魔咒」的威力,已經超越小熊隊戰力不足的因素,成為造成他們一直難以挺進世界大賽的主因。2003年之後的幾年,小熊仍保持不錯的競爭力,卻總是在季後賽無功而返,進一步深化了「山羊魔咒」的傳奇。

時間回到2016年的十月,被「魔咒」困擾一個世紀的小熊隊再次站上世界大賽的舞臺。這次他們似乎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向所有人證明:打敗「魔咒」的不是擁有能產生奇蹟的魔法,而是球隊最堅定不移團結一致的信念。所有的時間,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故事,都會成為傳奇的一部分。

被迫籠罩的陰霾

無獨有偶,在克利夫蘭印第安人身上,也有一段「詛咒」之說。不過和小熊不同的是,這個詛咒的來源並非自家球迷由愛生恨,而是來源於媒體對球隊多年不奪冠的「恨鐵不成鋼」。

1960年,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以右外場手洛基·柯拉維託和底特律老虎交換了哈維·庫恩(HarveyKuenn)。至此開始,球隊陷入了無盡的低迷——無法贏得世界大賽、美聯冠軍,或是打進季後賽,甚至連角逐季後賽資格亦不可得。

長期的困境必須得到總結與反思。1994年艾克隆信號日報的體育專欄作家泰瑞‧普拉託(Terry Pluto)在他的《洛基‧柯拉維託的詛咒:深情回顧三十三年低潮期》之中指出,這項由印地安人領隊法蘭克‧藍恩(Frank Lane)主導,為削弱柯拉維託的人氣,阻止他的加薪要求而產生的交易,使得印地安人自1960至1993年長期陷入低潮,每年都落後第一名超過十一場。

沒成想原因沒總結完,先給球隊冠上了「詛咒」。此後的時間裡印第安人再無緣世界大賽的獎盃。2020年12月5日,克利夫蘭印第安人發佈了官宣:2021年球季結束之後,「印第安人」這個使用超過一世紀的隊名將走入歷史。也算是從某種程度上,「手動」終結了這一「魔咒」。

(來源:印第安人官方社媒)

(來源:印第安人官方社媒)

一切都回到2016世界大賽的比賽場上。拋去這些「魔咒」與陰霾,兩支球隊為我們獻上的仍然是一場值得回味並載入史冊的冠軍之爭。系列賽結束後,眾多媒體將第七戰列為經典時刻,而整個系列賽也被評為史上最偉大的世界大賽之一。那麼這場生死之戰到底有多戲劇?讓我們一起進入《MLB棒球放映廳——2016世界大賽》。

相關文章

偶數年命運之戰:MLB 巨人王朝的誕生

偶數年命運之戰:MLB 巨人王朝的誕生

你相信命理學和偶數年奇蹟嗎?‍ 這種「玄學」理論給2014年的舊金山巨人隊帶來了有意思的機會。這一切都始於2010年——那一年,巨人隊拿下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