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鮮吃遍天,用獨特球種拯救生涯!

大聯盟有這樣一種類型的先發投手,他們不是依靠多樣的球種迷惑擊球員獲得出局數,恰恰相反,他們能拿出手的球種極少,卻能借此站穩各隊的先發輪值。那麼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呢?今天跟隨我們一起走近RA-迪奇(R.A. Dickey),了解一下這位利用罕見球種扭轉生涯的神奇投手吧

平庸的球技

出生於1974年的迪奇是大聯盟1996年的首輪秀,德州遊騎兵在首輪十八位選中了他。然而人生新階段的起始就遭遇挫折,遊騎兵隊醫在體檢中發現他的投球手臂肘關節韌帶缺失了一塊,這很有可能影響他未來的投球,大幅降低的潛力立刻讓遊騎兵改變了看法,正式報價的簽約金只有原本計劃中的十分之一。

迪奇在小聯盟時期的表現並不出色,在走上職業棒球的前四年的時間裡,只有在高階1A擔任球隊終結者的時候拿到了賽季小於4的自責分率;但志在擔任先發投手的他不甘於此,依然選擇努力磨練球技繼續走先發投手這條路。2001年,已經26歲的他被遊騎兵兩次叫上大聯盟,但多是名單調整的結果;他也沒有抓住機會拿出亮眼的成績,那時的迪奇主要使用快速球搭配變化球,偶爾投一種奇怪的球種。他的速球僅有90英里每小時的球速,變化球的質量也很一般,普普通通的投球水平並不受到球隊的重視。2002年徹底被遊騎兵打入冷宮,一整年都待在3A投球,有時候擔任先發有時候擔任牛棚角色。難道生涯就要這樣在默默無聞中走下坡路了嗎?

救命稻草——蝴蝶球

救命稻草——蝴蝶球

生涯迎來了轉折點,2004年遊騎兵大聯盟名單的調整重新給了29歲的迪奇一個上大聯盟的機會,這賽季裡前5次先發4勝1負,其中客場面對天使時先發7局7K僅失1分。這次他把握住了機會並讓球隊對他的看法有了輕微的轉變。沒錯,僅有輕微的改變但不多,因為很快平庸的球技就把他的真實水平暴露無遺。單場失至少4分成為了他的日常,遊騎兵後半賽季拿下了他的先發位置,送去牛棚擔任邊緣角色。迪奇很快明白,想要依靠偶然的運氣站穩大聯盟猶如痴人說夢,拿出大聯盟級別的球種才是唯一出路

這時迪奇想起了他的「奇怪球種」,2006年賽季初,遊騎兵允許他在大聯盟先發使用他的新球種,然而結果卻是意外地差:僅僅3.1局就被敲出六支本壘打失七分黯然退場,這也是迪奇最後一次為遊騎兵出賽大聯盟比賽。一個極其糟糕的開始沒有讓迪奇放棄,因為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也是唯一的出路

沒錯,

沒錯,這種奇怪的球種就是大聯盟罕見的蝴蝶球,是難以歸在快速球、變化球和變速球三大球種類型中的另一個球種。投手通過將球「推」出去減少球在飛行過程中的轉速從而讓球進壘前產生任意方向的位移,可上可下可左可右,這種難以預測的軌跡甚至連投手都無法決定。但這種球厲害之處就在於即使擊球員猜中球種也很難猜中大致的進壘位置,更別提如何打好這種球

迪奇開始放棄投平庸的變化球和速球,轉而主攻蝴蝶球並當做自己使用率超過三分之二的主要球種,2007年在3A地區聯賽拿到年度最佳投手的他吸引了大聯盟球隊的目光,西雅圖水手在2008年給了他機會。大聯盟的擊球員面對大量突如其來的罕見球種蝴蝶球表示束手無策,但新的問題也隨之而來,難以預測的落點讓沒怎麼見過這種球的接手也很難接,迪奇的保送率也在直線上升,這年單局四次暴投追平大聯盟的尷尬記錄,但只要擊球員不會打,走這條路準沒錯。

,但只要擊球員不會打,走這條路準沒錯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0年轉投紐約大都會門下的他迎來了真正的生涯轉機

柳暗花明又一村

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0年的迪奇已經35歲,35歲是很多球員正在步入生涯末期的年紀,可迪奇還在為一個穩定的大聯盟位置而奮鬥。這一年他真正用蝴蝶球征服了所有人,使用蝴蝶球的比例高達81.2%,迪奇無法控制球的軌跡和落點但他可以控制球速!因此他的蝴蝶球進化成兩種形態:快速蝴蝶球和慢速蝴蝶球,同樣擁有不可捉摸的位移,但速度差可以形成快速球和慢速球的絕妙搭配,極容易迷惑擊球員造成對球的弱接觸和直接揮空。這一球種形成的滾地球比例也高達58.2%,也就是說就算擊球員打到球也很可能被守下來,難以形成安打。這一年他兩次完投比賽,一次完投完封勝,以2.84的自責分率殺入同年全聯盟先發投手前十!成為大都會動盪賽季中少有的亮點,出色的成績終於讓他站穩大聯盟先發輪值,也終於簽下了過百萬年薪的合約

2012賽季,這樣最終形態的蝴蝶球讓37歲的迪奇迎來生涯巔峰:先發33場、出賽233.2局、5場完投比賽、3次完封比賽、230次三振皆是國聯先發投手最佳。迪奇站在投手丘上的主宰力讓他以大幅優勢擊敗同在生涯巔峰期的科雷頓-克肖(Clayton Kershaw),收穫國聯賽揚獎這一投手最高榮譽!從站穩大聯盟輪值到拿下賽揚獎僅用了三年,但背後是默默掙扎了十年的辛酸與苦淚,與其說是大器晚成,不如說是水到渠成

生涯之路走上正軌的迪奇隨即被大都會交易到了多倫多藍鳥,這裡是他離開遊騎兵後效力最久的隊伍,也是唯一讓他有機會感受季後賽的隊伍。登頂巔峰後的迪奇依然保持著優秀的競技狀態,當人們都認為他只靠一招鮮的蝴蝶球成為頂尖投手的時候,迪奇用實際行動表示他的能力遠不止於此,這次他在另一個領域站上了巔峰:守備。2013年,他以40次助殺和7分對比聯盟平均水平所多守下的分數(DRS)領先全部美聯投手,這賽季當他站在投手丘上時,僅僅被偷壘8次。也因此包攬了投手位置的防守聖經與金手套兩個守備大獎

英雄遲暮

英雄遲暮

直到2015賽季結束,迪奇連續四年完成單季先發33次以上,出賽210多局的成就,展現了超強的耐力,別忘記這時的他已經是40歲的年紀。2017年以自由球員轉投亞特蘭大勇士後先發完成31場,貢獻4.26的自責分率;是勇士陣中最好的先發投手。可再優秀的表現和再神奇的球種也終究敵不過歲月,2017年休賽期裡,43歲的迪奇沒能再收到大聯盟球隊的合約,決定退役結束生涯,可惜的是我們再也無法在賽場上欣賞到他神奇的蝴蝶球了。但蝴蝶球的傳說永遠在棒球江湖流傳,如今迪奇已經成為了蝴蝶球種的代表人物之一,是談到該球種必然會提及的出色投手。

大聯盟百年曆史中也僅有幾十位蝴蝶球投手,如今的聯盟賽場中依然會偶現蝴蝶球的身影,但是能把蝴蝶球控制好且當做主要球種的投手仍然是一片空白,下一個填補空白的會是誰呢?球迷朋友們對迪奇這位蝴蝶球大師有怎樣的印象呢?歡迎留言一起討論!

相關文章

道奇捧起2020世界棒球大賽冠軍獎盃

道奇捧起2020世界棒球大賽冠軍獎盃

2020年的MLB終於謝幕,洛杉磯道奇以4-2擊敗坦帕灣光芒,捧起世界大賽冠軍獎盃。整體來說,冠軍的歸屬並不令人意外,一支銀河戰艦級別的球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