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 Web3,現在最需要 Web2 的移民?

Web3 處在「大規模應用」爆發的前夜

Web3 處在「大規模應用」爆發的前夜

從國際局勢,到新冠疫情,過去三年「新常態」的衝擊,讓外部環境充斥著不確定性,也令這個時代的人們處於前所未有的迷茫。

然而,技術的萌芽和發展總能帶來恆久的信心,指引人們穿越週期。

在 2022 年的尾聲,為了給每一位願意保持成長和在局的從業者以信心,極客公園結合一整年的深度產業追蹤與觀察,以及兩個月的專項走訪,調研了超過 130 位專家、投資人、創業者和資深從業者,推出了特刊《湧現——2023 中國科技創業趨勢》。

這份特刊鎖定了七條曾在 2022 年湧現出積極變數的科技賽道,它們分別是:直播短視訊、企業服務、機器人、元宇宙、Web3、全球化 和新能源汽車產業鏈。通過找尋到行業中最關鍵的參與者、並萃取他們的認知——由此梳理、沉澱下來,我們希望為中國的科技行業留下一些公共資產。

目前,《湧現》推出了實體書和電子版,已經在極客公園 IF 2023 大會上正式曝光。接下來的 7 天內,極客公園公眾號將每天以精華版的形式,推送其中的一個篇章。

如果對完整報告感興趣,可以點選下方連結(issue2023.geekpark.net),閱覽完整特刊內容。

作者 | 黎詩韻、趙維鵬編輯| 衛詩婕

從某種意義上看,人們在期待一場「熊市」。

在經歷過 3 年的狂暴牛市之後,2022 年,加密貨幣行業逐漸進入熊市——比特幣單價從最高的 6 萬 9 千美元跌落到現在的 1 萬 7 千美元,遭遇腳踝斬。第二大幣種以太坊同此涼熱,單價從最高 4700 美元降到現在的 1200 美元。

一方面幣價下跌,但在另一方面,和區塊鏈密切相關的概念 Web3 卻成功出圈。從競拍美國憲法草稿的 ConstitutionDAO、到最高售價數百萬美元的「無聊猿」(BAYC),再到「跑步即賺錢」的 STEPN。這些熱門項目分別將「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組織)、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通證)和 GameFi(Game Finance,遊戲化金融)這些聽起來拗口的英文縮寫,變成了普通人都耳熟能詳的詞彙——雖然知道它們真正意義的還不多,但確實讓成千上萬人體會到了 Web3 的趣味。

和上半年的火上烹油相比,下半年三箭資本、FTX 等加密貨幣投資方和交易所相繼暴雷,讓 Web3 的發展進入了「寒冬」。

在冰與火之中,出圈的 Web3 到底要去哪兒?

極客公園向數十位 Web3 創業者、投資人、行業人士發起探討和交流,試圖釐清當下 Web3 創業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目前,Web3 正處於從「創新者」到「早期採用者」的跨越時期,而這個跨越時期的關鍵在於,「劃時代」級別單個重量級應用的出現。

創業者相信,下一輪週期一定會出現千萬級日活的真正的 Web3 產品——它會像蘋果手機、Facebook 這樣的產品一樣,把新一代網際網路的概念普及到全球每個角落。

但不可迴避的是,當下的基礎設施尚未足夠成熟,遠未達到足以支撐千萬級日活產品的技術條件。Web3 的「破圈」還未真正到來。

相對於 Web2,Web3 大概率不會是顛覆式而可能是漸進式的。如何將更多 Web2 的使用者引入 Web3,將是下一階段創業者們面臨最迫切的挑戰。在此過程中,來自 Web2 世界、曾沉澱下豐富產品經驗的建設者們,將被寄予厚望。

01

「跑」出個未來

很多人認為,STEPN 是 Web3 世界「第一個真正成功的應用」。

2022 年初,主打「run to earn(邊跑邊賺錢)」的跑步應用 STEPN 喊出口號:要做一款 Web3「大規模應用」,並取得了一定成績——據 STEPN 官方Twitter,2022 年 5 月 6 日,STEPN 日活高達 53.3 萬、月活超過 230 萬。而同期 NFT 的最大交易平臺 OpenSea 的月活不過 40 萬。

回顧 STEPN 創立的初衷,聯合創始人 Jerry 告訴極客公園,創始團隊希望藉由這款產品,在兩、三年內吸引千萬級日活的使用者,讓 Web3 實現「真正破圈」。

實際上,自 2020 年起爆發的 Web3 應用潮,儘管將 Web3 從金融,擴散到科技、文化藝術、社會組織等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普通人參與其中的門檻依然很高——絕大部分 DeFi 的應用中,使用者創建錢包的過程非常複雜;而大部分 NFT 相關的熱門應用中,發行、接收 NFT 都有門檻。

而 STEPN 做出的產品創新在於:極大地降低了使用者的使用門檻。使用者註冊 App 後,能在不知不覺中創建錢包,購買 token(代幣),進入 Web3 世界。這有點像移動網際網路來臨時,周鴻禕曾主張的「一分鐘變小白」產品觀。

實際上,STEPN 還借鑑並改進了此前 GameFi 應用 Axie Infinity 的「play to earn(邊玩邊賺)」模式。即使用者購買或租借 NFT(STEPN 的 NFT 是跑鞋)後,可以通過相應玩法(STEPN 是跑步)賺取 token——這個具體的、有使用者牽引力的應用場景,是對人性的微妙洞察和調動,移動網際網路的成功產品也曾這樣做過。

有人聯想到讓微信支付一炮而紅的微信紅包玩法,也有人將它比作拼多多的「砍一刀」,而投資人則傾向於將其比作滴滴打車大戰時發的使用者補貼。只不過,STEPN 對使用者實現的「分利」並非依靠單純補貼,而是運用代幣經濟學(token economy)。比起 Axie Infinity 的遊戲場景,STEPN 主打的運動場景也讓使用者獲得了更多的價值。

STEPN 的跑步賺錢模式。|圖片來源:STEPN 官網

「大部分普通人看到無聊猿(的交易價格)上百萬美金的時候,都崩潰了,就是說,why?但是看到 STEPN 的時候,(大家的反應是)那就去玩。這是兩者的區別。」MKTV 創始人 FuFu 評價。

據多名投資人觀察,2022 年以來,大量人才正在加速湧入 Web3,這無疑是 Web3 應用層的最大向好變數。

BAI 資本合夥人汪天凡表示,區塊鏈的發展幾乎和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平行,因此 Web3 歷史上的幾次人才湧入都與 Web2 緊密相關:

  • 2009 年比特幣誕生以及 2012 年價格波動時,大量程式設計師開始進入 Web3;

  • 2017 年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幣發行)火熱時,少量移動網際網路人才加入了;

  • 2020 年 DeFi、NFT 火熱時,金融、藝術人才開始湧入。

而 2022 年隨著傳統網際網路增長見頂、大廠的裁員潮,大量 Web2 人才開始湧入 Web3。

「這是一個萬億美金的機會。」如今離開網際網路轉型 Web3 創業、Read2N 的創始人 Chari 說。目前,他的項目已經拿到融資,產品也已成型,正在進行公測。與他一樣的樂觀者們認為,藉由 STEPN 的「成功」,Web3 應用創業的 timing(時機)已經到來。

時機源自兩方面。

一方面,STEPN 所創造的驚人的財富效應吸引了越來越多的資本關注 Web3。伴隨全球宏觀環境的波動、股市震盪,資本以傳統股權方式退出越來越難。且隨著移動網際網路進入瓶頸期,資本也迫切需要尋找新方向。而以 token 方式參與 Web3 投資,不僅意味著創新機會,還退出機制快、回報倍數高,這吸引了大量資本湧入 Web3。

各大基金在 Web3 的佈局。|圖片來源:可信區塊鏈

另一方面,自 2017 年以太坊生態爆發以來,Web3 的基礎設施已有一定支撐。無論是公鏈本身的性能、還是開發者生態的工具、節點服務等,都在開源共建之中迅猛發展。這支撐了上層應用的爆發。

且相比基礎設施,Web3 應用層的進入門檻更低。這也造成了應用層創業的熱門。據投資人觀察,目前,Web3 應用層的創業項目數量要遠遠大過基礎設施。

雲九資本合夥人牛鳳軒表示,從今年看項目的整體情況來講,基礎設施類的項目看了幾十個,但應用層僅 GameFi 賽道就看了幾百個,沒看到的還有更多。

DappRadar 資料顯示,2021 年 GameFi 領域的全年投資金額為 40 億美元,而在 2022 年,前兩個季度就已達到 50 億美元。

不過,儘管 2022 上半年,Web3 湧現出一波應用創業潮。但值得注意的是,當前 Web3 仍處於早期階段,還未到「大規模應用」的階段。

根據 a16z 資料,當前 Web3 使用者規模(以太坊地址)與 1995 年網際網路使用者規模差異不大。目前 Web3 最多的使用者是數位貨幣使用者,約 3 億人,距離 Facebook 的月活躍使用者(29 億)仍有較大差距。

中金公司(CICC)基於「跨越鴻溝」理論提出,目前 Web3 正處於從「創新者」到「早期採用者」的跨越時期。前者是 Web3 的原始圈層,後者是第一批真正的 Web3 圈外使用者。而這個跨越時期的關鍵在於,「劃時代」級別單個重量級應用的出現。

Web3 目前正從「創新者」往「早期採用者」跨越的區間。|圖片來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與極客公園交流的所有業內人士都認為,兩年之後,隨著包括以太坊在內的 Web3 基礎設施進一步提升性能,這會驅使著 Web3 應用層迎來真正的爆發——屆時,千萬級日活的現象級應用將會誕生,Web3 將實現真正的「破圈」。

而 2022 年,以 STEPN 為代表的應用潮探索,讓行業提前處在了「大規模應用」爆發的前夜。

02

真假 Web3

儘管 2022 上半年,Web3 出現了「大規模應用」的創業熱潮,但它卻不是想象中一條持續向上的曲線——2022 下半年,幣圈從牛市轉入熊市,應用潮創業應聲冷卻——而這背後,也暴露出 Web3 距離真正實現「大規模應用」所欠缺的要素。

區塊鏈行業早期建設者,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杜宇說,儘管 2022 上半年 Web3 應用層迎來了「小爆發」,但在下半年行業卻更加聚焦基礎設施。在他剛參與的以太坊開發者大會(注:於 2022 年 10 月 11 日至 14 日舉行)上,他沒有看到什麼新的應用層項目,主要是基礎設施的創業項目。

以 NFT 為例,熊市過後,其月度交易額跌去了 95%。根據 Dune Analytics 資料,全網 NFT 月度交易額已從 2022 年 1 月份的高點 172 億美元,跌至 7 月份的 8 億美元。

2022 年 2 月到 8 月的 NFT 每日交易額,單位為美元。|圖片來源:Dune Analytics

GameFi 也跌去了大頭。據 Footprint Analytics 的資料,2021 年 4 月至 8 月期間,GameFi 領域的新使用者指數下降了 57%。而這輪應用潮的開啟者 STEPN——據 Dune Analytics 資料,其月活躍使用者已跌去近 93%,從 5 月的 70 萬使用者,跌至 10 月的 5.2 萬使用者。

左圖為 GameFi 融資金額和融資數量,右圖為 GameFi 使用者數量。|圖片來源:華泰研究

大盤稍穩的是 DeFi 應用。據 DeFi Pulse 資料,截至 7 月,鎖在 DeFi 服務上的數字資產價值(即 TVL,Total Value Locked)雖較峰值有所回落,但仍保持在 580 億美元的水平。

「很多產品在牛市有很多人討論、炒作,但到熊市卻沒有人用。」在雲九資本合夥人牛鳳軒看來,使用者留存是衡量一個產品是否有真正價值的核心指標,「如果使用者全跑了,說明他們不是為了產品而來,而是為了套利賺錢。」

的確,Web3 應用可以通過接近 Web2 的使用者體驗,如降低使用者使用門檻、牽引人性的金錢激勵,來吸引 Web2 使用者加入 Web3——但更根本的問題在於,他們為什麼要留在 Web3?Web3 應用到底提供了哪些 Web2 無法提供的價值?目前,絕大多數 Web3 應用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杜宇認為,目前已有的很多 Web3 項目是「Web2 項目加了個區塊鏈的殼子」,實際上它們的使用者需求完全可以用 Web2 解決。

他記得 2016 年,某國外高校做了一個 Web3 項目,即用區塊鏈技術驗證畢業生學歷的真假,最終項目無疾而終。根本原因在於,這個需求完全可以通過 Web2 的中心化教育機構完成驗證。

BAI 資本合夥人汪天凡正是因此不看好目前的 GameFi 邏輯。絕大多數 GameFi 創業者都對投資人說,要如何把 GameFi 的 game(遊戲)做得更好,「但這個世界上(Web2)有十幾萬款遊戲,那麼多的 3A 大作,使用者為什麼要玩你的(Web3)遊戲?沒有人能回答。」他說。這也是為什麼他認為,目前 GameFi 領域雖然拿了近 100 億美元的融資,但幾乎「什麼東西都沒做出來」。因為它們在跟 Web2 遊戲進行無差異競爭。

目前,Web3 應用層項目的短暫生命力也與產品價值息息相關。幾乎所有應用層項目都會發 token,但幾乎沒有項目能穩住代幣經濟模型。許多項目都因無人接盤、幣價大跌,導致項目生命力短暫(即崩盤)。

而究其根本,也與產品價值有關——因為只有項目方提供了根本的產品價值,使用者才會對 token 有認可和使用的需求,願意在項目內消費、達成內循環。而不是只有投機的需求,去市場上賣盤。通過前者,項目方才能真正穩住代幣的經濟模型,使其可持續。

與產品價值同樣重要的,還有 Web3 的基礎設施建設。當前 Web3 基礎設施最大的問題在於,其承載能力(即每秒交易量,TPS)有限。

截至 2022 年 12 月,以太坊的每秒交易量只有約 15 筆,即每小時 5 萬筆、每天近一百萬筆。假設每天有 10% 的使用者交易,以太坊也只能支持大幾百萬的日活。儘管以太坊 2.0 擴容後,交易效率能夠有百倍提升,但這或許要等到 2024 年才能實現。這也是為什麼汪天凡堅持認為,Web3「大規模應用」爆發的時機未到。

「現在大家相當於還在 Nokia(諾基亞)塞班系統上開發遊戲,儘管貪吃蛇成功了,但沒有其他產品的持續機會。」他說。

Web3 技術堆疊:Layer 0 為基礎設施與網路層、Layer 1 為協議層、Layer 2 & 3 為中介軟體層、Layer 4 為應用層。|圖片來源:中信證券研究部

儘管應用層創業熱門,但出於以上掣肘因素,資本更偏向基礎設施。這構成了應用層創業的另一個難關。「大量資本扎堆湧入了基礎設施和協議,反而不願意冒險做應用,這是個可以指出的事實。」樹圖公鏈聯合創始人 & COO 張元傑說。

而隨著目前全球政府對 Web3 監管力度的加強,尤其針對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 DeFi 等金融項目,利用監管空白投機套利的機會將大大減少。且隨著全球金融環境進入到通脹週期,區塊鏈使用者對加密貨幣的看法也將發生變化,投機熱度將會大大降低——從短期看,這些無疑會讓應用層進一步降溫。

不過從長期來看,降溫也有利於讓行業沉澱出更多真實的價值。《Web3.0:賦能數字經濟新時代》一書作者、科技加速器 QAQ(Quadratic Acceleration Quantum)創始人杜雨認為,一切只是時間問題,「假以時日,我們一定會看到有一些場景,在 Web3 的環境下比在傳統 Web2 環境下做得更好。」

下面是我們認為可能有機會誕生「大規模應用」的方向。

03

Web3 的下一個「熱點」

如果「大規模應用」是 Web3 接下來會發生,那麼它的機會點在哪裡?會在 GameFi、NFT、DeFi、SocialFi(社交化金融)等哪個領域爆發?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Web3 有太強的不可預測性。「即使是 V 神(Vitalik Butrin 以太坊創始人),他的以太坊白皮書預測了 ERC 20 標準代幣(可交易的 token)的大行其道,卻完全忽略了 NFT——他完全沒想到 NFT 會是以太坊目前最重要的支柱之一。」樹圖公鏈聯合創始人 & COO 張元傑說。有人甚至開玩笑建議他,應該像上一屆 Devcon(以太坊開發者大會)一樣,去關注一些在分會場無人問津的應用,也許那就是下一個爆款產生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謎底,但謎面或許是已知的。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杜宇說,其實在每一輪週期引領熱潮的概念,上一個週期就已經出現了。比如 NFT,早在 2017 年 Crypto Kitty(加密貓,一款虛擬養貓應用)火熱的時候就興起過,但直到 2021 年才真正出圈。所以引領下一個週期的概念,也許現在就已經出現了。

基於現有的每個賽道,GameFi、NFT、SocialFi、DeFi 等,創業者可以結合 Web3 真正的價值——正如前文談到的,Web3 的本質是利用「無需信任」的程式碼即法律(Code is Law),把內容、資料、資產的所有權還給使用者——去創造 Web2 產品所不具備的產品價值。

Web 發展歷程及資料對比。|圖片來源:中信證券研究部

GameFi 領域:進化方向不是 game(遊戲)、而是 fi(金融)?

在 GameFi 領域,一位頂尖的遊戲公司 CEO 對極客公園表示,如果元宇宙是未來,那麼這個虛擬世界的遊戲內容,不可能全由遊戲廠商和平臺創造,它應該由更多個體去創造。而 Web3 應該利用一個公平的、有效率的經濟體系,讓創作者獲得匹配的回報,從而激發他們的創造力。

「這不只是個技術問題,也是一種商業思想的變化。」這位 CEO 說。

在他看來,下一個時代有巨大張力的 Web3 遊戲,應該像 Roblox(成立於 2004 年,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多人線上創作遊戲平臺,被稱為「元宇宙第一股」)一樣,從底層機制上重構了生產關係,將收益分享給使用者、創作者,從而激發平臺所有參與者的生產力、創造力。

相比於 Web2 的遊戲公司,Roblox 打造了基於自身虛擬貨幣 Robux 的一套經濟系統——玩家需用真實貨幣購買 Robux,用於遊戲中消費,而平臺收到 Robux 後會按一定比例分成給開發者,以此激勵內容生態——截至 2020 年底,Roblox 已擁有來自全球 170 個國家地區的、超過 800 萬的開發者與內容創作者,全平臺使用者使用時長超 300 億小時,開發者社區累計收入多達 3.29 億美元。

Roblox 商業模式。|圖片來源:中泰證券研究所

而對於 GameFi,正如前文所述,汪天凡認為 Web3 遊戲很難超越 Web2,因此他認為 GameFi 的本質不是 game、而是 fi(finance,金融)。而GameFi 進化的本質是,提供「better fi」(更好的金融)。如果說目前 GameFi 的金融模式是「龐氏」,也就是沒有具體的收入來源,只能靠新使用者的投入——那麼他認為更好的金融模式應該是常見的「彩票抽獎」(Lottery),這背後是一種「隨機性成癮」,對應到遊戲裡就是「隨機性的抽獎、抽卡、抽裝備」,這是一個全球 3000 億美金的合法市場

NFT 領域:數字藏品的泡沫褪去,接下來是幫消費品公司改善使用者忠誠度

在 NFT 領域,多位行業人士認為,未來 NFT 基於數字藏品的炒作泡沫將會逐漸褪去,NFT 的真正價值將在於打造消費品公司的品牌文化,如重塑客戶關係、提升客戶忠誠度等。

「數字藏品市場完全是非理性的。當大家發現它沒有實際的用途、不能帶來社交上虛榮的炫耀價值、本身又沒有可持續的品牌外延的時候,藏品的核心就倒塌了。」樹圖公鏈聯合創始人 & COO 張元傑說。2022 年 10 月,貝恩諮詢發文指出,相比於數字藏品,未來 NFT 與消費品業務的關聯性更強,應用前景也更廣闊。NFT 不僅有助於最佳化客戶獎勵和忠誠度計劃,還能重塑與客戶的互動方式。

最重要的例子莫過於星巴克於 2022 年 9 月推出的「奧德賽(ODYSSEY)」計劃。它是用 NFT 重塑星巴克的會員體系,提升使用者的忠誠度。

當普通星巴克會員登入「奧德賽」計劃後,可以玩互動遊戲、接受挑戰,從而獲得星巴克 NFT(星巴克稱其為「數字郵票」)作為獎勵。當然,會員也可以直接購買 NFT。這些 NFT 將能自由流通、交易。而集齊一定 NFT 後,會員將獲得前所未有的權益:包括參與線上的濃縮咖啡馬提尼製作課程、獲得藝術家聯名商品、甚至前往哥斯大黎加的星巴克「Hacienda Alsacia」咖啡農場等。

那麼,這個過程是如何提升使用者忠誠度的?

首先,由於星巴克最大的使用者群是 10 歲至 40 歲(1981-2012 年出生)的「千禧一代」和「Z 世代」,而他們也是對 Web3 最感興趣的群體。因此,進軍 NFT,是親近他們的巧妙方式。

其次,由於 NFT 是「獨一無二」的資產,它的稀缺性能讓會員產生社交炫耀欲,這是比傳統積分更重要的獎勵。緊接著,基於 NFT 的資產屬性,它既可以作為遊戲道具、也可以作為記錄體驗的載體。並且,基於 NFT 的可交易特性(當然這也可被視作投機屬性),它不像傳統積分一樣價值恆定,這讓會員更願意長期持有、甚至主動推廣品牌以提升 NFT 價值。

最後,也最重要的是,這讓使用者有機會從消費者(consumer)成為品牌的參與者、甚至共建者(holder),不僅從根本上建立了使用者的忠誠度,也實現了 Web3 的本質——改變平臺和使用者之間的生產關係。

設想一下,擁有星巴克 NFT 後,使用者可以投票決定咖啡的口味、甚至給咖啡起名字。「利用 Web3 技術將允許我們的會員獲得以前無法獲得的體驗和所有權。」星巴克執行副總裁 & 首席營銷官布雷迪·布魯爾(Brady Brewer)說。

為什麼提升會員(核心使用者)的忠誠度如此重要?因為這是品牌最核心的資產。以星巴克為例,最近的財報顯示,2022 年 Q3,會員為星巴克總收入貢獻了一半力量(會員收入佔美國公司運營收入之比達到創紀錄的 53%)。

這個龐大的使用者基數,也是星巴克「奧德賽」計劃最讓 Web3 行業興奮的地方:如果星巴克真的能成功地將自己 3000 萬會員引入 Web3,這也許是 Web3 誕生「大規模應用」、實現指數級破圈的機會。

事實上,星巴克有這個潛力、也正是這麼打算的。介紹「奧德賽」計劃時,星巴克著重強調了自己「吸引大規模使用者參與前沿新興技術」的輝煌成績。其中最典型的是行動支付。據 eMarketer 2021 年的報告,星巴克 App 其實是美國第二大行動支付應用程序(3100 萬使用者),僅次於 Apple Pay(4300 萬)

「奧德賽」計劃無需使用者註冊加密貨幣錢包,僅使用信用卡就可以購買 NFT。這種零門檻、零感知的產品設計,是星巴克試圖將大規模 Web2 使用者引入 Web3 這一野心的直接表現。

目前,越來越多品牌正在踏上跟星巴克一樣的征程,如阿迪達斯、漢堡王、雅詩蘭黛旗下品牌倩碧等。傳統消費品牌巨頭的這些探索,將構成未來 Web3 最值得關注的變數。

星巴克「奧德賽」計劃。|圖片來源:星巴克官網

SocialFi 領域:做一個身份更真實的社交產品

目前 SocialFi 領域還處在相當早期階段,但 Web3 行業的從業者們均對其滿懷憧憬。畢竟無論在哪個網際網路時期,社交產品都是絕對的流量引擎。

實際上,Web2 時代的社群網路也有值得用 Web3 解決的地方,那就是「信任」問題。一直以來,我們在數字世界呈現的工作成果、口碑、專業水準等資訊,是跟現實世界脫離的,不一定完全真實。

一位 Web2 的頂級創業者認為,Web3 的社交進化方向,應該是「將一個人的社會關係,更立體、全面、真實地對映到虛擬世界」。

比如他認為用 Web3 再做一個領英(Linkedin)是有價值的。作為老牌的全球職場社群網路,直到今天,領英上依然存在著大量虛假的個人描述、且個人真實職業生涯紀錄必須依靠他人背書才能解決。而 Web3 可以通過將個人資訊上鍊,隨時溯源、記錄,從而讓人的社交身份更真實可信

更低門檻的錢包

此外,為了支撐大規模應用的到來,Web3 工具也呈現出新的創業趨勢,如更低門檻的錢包。

目前,Web3 的錢包使用門檻依然較高,如使用者需要記住私鑰、且私鑰丟失後很難找回賬戶。有創業者試圖革新底層技術和產品設計,真正做一款「所有人都能用」的錢包。比如,某錢包創業項目試圖去掉 App,直接通過 H5 頁面連到公鏈,讓錢包「無處不在、隨時可用」。

基於使用者主權、信任的細分場景

除去 GameFi、NFT、SocialFi 、低門檻錢包這些「大規模應用」的機會,基於 Web3 的精神去切入一些細分垂直的應用場景,也是重要的應用層創業機會。

以使用者主權為例。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杜宇注意到一個有意思的項目,它用實驗證明,目前許多 VR 設備使用的傳感器,會導致大量的使用者隱私資訊被採集、分析,這種資訊洩漏甚至比手機更嚴重。因此這個項目想做一款「資料外掛」,保護使用者隱私資料。「這就是 Web3 有價值的場景。」杜宇說。

區塊鏈技術為了解決信任問題,犧牲了效率、增加了成本。「所以這是一個很貴的技術,它一定要解決真正重要的社會命題。」BAI 資本合夥人汪天凡說。他認為,真正值得用 Web3 做的場景一定要涉及重要的公共價值。比如,他很看好海外多個國家正在探索的醫療資料上鍊這個場景。

「區塊鏈不僅是一種技術,更是新的思維方式。我們只有用這種思維方式去改造原有的商業體系、進行商業創新,才可能誕生萬億市值的新商業實體。」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杜宇說。

他認為,這無關行業、無關背景、也無關領域。唯一重要的是——創業者如何保持開放的心態,並真正抓住 Web3 的本質。

04

Web3 最需要什麼?人才!

人才決定了行業的發展,在 Web3 世界裡,真正的人才被稱為「建設者(builder)」。所有受訪者都認為,Web3 的建設者首先要有信仰,即一個好的初心。

這與 Web3 行業的特性密切相關。由於依託區塊鏈技術,Web3 和「幣圈」只有一牆之隔(當然僅從區塊鏈角度去解讀 Web3 有些狹隘),後者自帶「騙子」、「韭菜」、「泡沫」等標籤——BAI 資本合夥人汪天凡認為,這也是 Web3 和 Web2 的巨大不同:如果說 Web2 從誕生就很美好,讓人聯想到開源、平等、自由等理念。那麼 Web3 自誕生起就很「壞」,「而且是真的壞,烏煙瘴氣,滿屏都是壞的。」——正是因此,Web3 創業者的初心變得尤為重要。這不僅決定了他項目的靠譜度,更關係著整個行業的靠譜度。

所謂的初心,不是指創業者講出一個美好敘事,而是要看他真正想建設的目標是什麼,是否真的在用 Web3 的技術和價值觀,去解決目前 Web2 未被很好解決的問題。而且他不僅要相信,還要堅定地去建設和實現。而不是發幣、融資之後,了無下文。

值得欣慰的是,隨著真正想做事的 Web2 人才、年輕人湧入,Web3 有信仰的建設者越來越多。汪天凡形容,Web3 行業在 2014 年比特幣週期可能有「99% 的騙子」,2017 年 ICO 時期降到「95% 的騙子」,2020 年 DeFi 時期降到「90% 的騙子」,現在可能降到「80% 的騙子」了。

衡量指標是開發者數量。真正的建設者,就會真正動手去開發。據 Electric Capital 資料,Web3 每年新加入的開發者數量,從 2014 年的 3203 位增至 2021 年的 34391 位,漲了近十倍。儘管中途因監管趨嚴、幣值下跌有兩年的倒退,但總體趨勢是向上的。「無論週期如何波動,這是 Web3 行業唯一昂揚向上的指標。它不可能倒退。」汪天凡說。

每年加入 Web3 的開發者數量。|圖片來源:中信證券研究部

建設者不能只有初心,還需要有基本功。因為不管初心多美好,最終還是要靠技術和產品去實現。這種基本功包含幾個維度:

首先是產品力。如果說 Web3 是一次技術革命,那麼產品才是最終作用於世界的槓桿。目前,僅在使用者體驗這一個點上,Web3 的產品與 Web2 的產品都沒有任何可比性。因此多位行業人士認為,目前 Web3 稀缺真正的產品經理。

其次是全球的使用者運營能力。運營指的是跟使用者打交道的能力,Web3 項目幾乎一出生就要面對全球使用者,因此創始人需要有全球化視野,並努力獲得全球使用者的認可。

最後,多位行業人士認為,Web3 創業者需要保持高度的敏感性,關注、適應行業變化。由於 Web3 是一套開源的體系,全球開發者一起來共建。因此,一旦有基礎設施的迭代,或者應用層玩法的更新,創業者其實都可以快速用到自己的項目中。

在這些應用層的創業條件下,多位行業人士表示,年輕人的潛力更大。一方面,他們更有信仰,正如《WEB3.0:賦能數字經濟新時代》一書作者、科技加速器 QAQ(Quadratic Acceleration Quantum)創始人杜雨認為,作為數字原住民的新生代很難僅為了錢而工作,他們有強烈的實現自我價值的願望,更有在數字世界維護自身數字資產所有權的意識,「Web3 給新一代年輕人提供了舞臺,讓他們在被大廠壓榨和工具化自己之外,多了一個可能把夢想變成現實的選擇。」

另一方面,年輕人也更有建設應用層所需的能力。STEPN 聯合創始人 Jerry 注意到,很多年輕人夢想就是做一個很酷的產品,他們不僅有極強的產品感知力,還特別聰明,能夠快速學習、成長——他接觸過一些從 Web2 轉過來的網際網路人,還保留著一些固化思維,如導流、買量等,但這些可能對做 Web3 產品是包袱。

從根本上來說,Web3 行業還非常早期,它是面向所有人的。哪怕是一無所有的年輕人。

雲九資本合夥人牛風軒說,Web3 行業還沒有到創業者需要「打硬仗、拼效率、扣細節」的成熟程度,「其實現在任何人都可以在 Web3 創業,只要你花足夠多時間,對行業有足夠多的認知,有一定的技術、產品能力。」

未來,華人創業者或許也將在 Web3 應用層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這背後的原因是,中國是全球獨一無二的大規模使用者市場,它包含著更大規模的人性合集,創業者曾見證一系列移動網際網路大規模應用的誕生。可以說,對大規模應用的執著幾乎鐫刻在創業者的基因裡。同時中國人特有的勤奮、拼搏,也將成為重要的創業優勢。

而談到華人創業者,這裡有必要澄清一個誤區:有很多人認為,由於監管原因,Web3 只能在海外發生,中國沒有 Web3。但多位行業人士表示,目前國內只禁止了數位貨幣的發行和炒作,其實基於區塊鏈的技術解決方案和場景應用都是可做的。「監管給 Web3 留了摸著石頭過河的機會,中國的 Web3 市場其實大有可為。」樹圖公鏈聯合創始人 & COO 張元傑說。

2022 年 11 月,震盪了全行業的 FTX 崩盤事件,更讓人們開始重新思考 Web3 去中心化的本質。作為全球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之一,FTX 被爆秘密轉移了客戶 100 億美元的加密貨幣資產,並用以投資失敗。巨大的資金窟窿下,是投資者的損失慘重和信任的崩盤。FTX 已於 11 月 11 日宣佈破產。

「什麼才是真正的 Trustless(無需信任的中介)?為什麼 Trust(受信任的中間商和中介)都會倒下?怎樣才是真正去掉了容易作惡的中間商和中介?」汪天凡說。他認為,受該事件影響,接下來幾年創業者都將回歸對「無信任」技術和產品的探索,簡單來說就是,「In Trustless in Trust(在「無信任」中構建信任)」。

這就是對岸的那片新大陸:它象徵著 Web3 大規模應用的指數級機會、代表未來的真正創新、一片大藍海。而且它向所有人、所有市場敞開。它仍有諸多可以改變的地方。

不過目前,人們雖暢想著對岸的風景,但還身處迷霧之中。熊市、基礎設施、資本、監管均有掣肘。在這片混沌下,諸多應用也許都會銷聲匿跡。這正是創新的殘酷本質:99% 都無法活下來。

但有理想的創業者依然會選擇出發——他們不是為了風口一擁而上,而是為了解決心中真正的問題。他們擁有決心和恆心,並在逆境中蟄伏,修煉能力——最終,有人會衝出迷霧,到達彼岸。他們會是那成功的 1%。

想要閱讀《湧現 2023——中國科技風向尋路指南》完整版,一覽七大前沿科技賽道洞察,請點選文末「閱讀原文」下載完整版。

特別鳴謝:

BAI 資本、區塊鏈服務網路、CROSSSPACE、諾富騰、QAQ、Conflux 樹圖公鏈、STEPN、萬向區塊鏈實驗室、雲九資本

OxLeon(CrossSpace 創始人)

Chari(Read2N 創始人)

FuFu(MKTV 創始人)

Jerry Huang(STEPN 聯合創始人)

Silicon(0xCreator Labs 聯合創始人)

Suji Yan(Mask Network 創始人 & CEO)

阿 偉 Awaei(Web3101主理人)

杜 宇(萬向區塊鏈實驗室負責人)

杜 雨 (科技創業加速器 QAQ創始人)

付 饒(諾富騰創始人 & CEO)

牛鳳軒(雲九資本合夥人)

汪天凡(BAI 資本合夥人)

王 航(BSN 中國區市場負責人)

吳 江(變數資本管理合夥人)

易和陽 Niko(AnyWeb數連創始人)

張元傑(Conflux 樹圖公鏈聯合創始人 & COO)

張孜銘(科技創業加速器 QAQ 聯合創始人)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相關文章

香港宣稱擁抱 Web 3.0

香港宣稱擁抱 Web 3.0

引 香港,請小心 去年10月,香港宣稱擁抱 Web 3.0。 彼時的香港,萬馬齊喑,兩地隔絕。 前途爭議不斷,東方之珠蒙塵。 Web3.0政...

2023,元宇宙「脫虛向實」

2023,元宇宙「脫虛向實」

在希望與爭議中,元宇宙渡過了關鍵的一年。 從國際局勢,到新冠疫情,過去三年「新常態」的衝擊,讓外部環境充斥著不確定性,也令這個時代的人們處於...

吊炸天的Web3,到底是個啥🤩

吊炸天的Web3,到底是個啥🤩

本文作者:衛劍釩丨原標題:《Hi,兄弟,Web3到底是怎麼回事》 致正在一知半解的朋友:本文的知識,你如果自己去摸索,可能需要半年、一年甚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