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要復活恐龍?烏龍還差不多

編輯部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報道 | 公眾號 QbitAI

馬斯克又搞出大新聞了。

這一次,還是因為他投資的腦機接口公司Neuralink。

這兩天,Neuralink聯合創始人馬克斯·霍達克(Max Hodak)的一條推文被送上了熱搜:

如果我們願意的話,我們能夠建造侏羅紀公園。不過從基因上來說不是真正的恐龍。

培育一個超級新物種,可能需要15年的時間。

什麼?《侏羅紀公園》要成真了?

這個訊息一出,吃瓜群眾們都嗨皮了起來,火速進行圍觀。

可這事兒,我怎麼越看越詭異……

可這事兒,我怎麼越看越詭異……

本尊就比較「迷」

首先,馬克斯·霍達克這條推文是在4月初發出來的,壓根不是新訊息。

並且在發完這條推文後一個月,他就已經從Neuralink辭職了……

5月2日,馬克斯·霍達克在社交平臺上宣佈了自己離職的訊息:

我已經不在Neuralink好幾周了。

截至目前,離職原因和接班人,公司都還沒公佈

截至目前,離職原因和接班人,公司都還沒公佈。

而且就在這條推文下,霍達克還回應了自己離職的原因不是因為侏羅紀公園

不過離開自己創立的公司,也是因吹斯聽

不過離開自己創立的公司,也是因吹斯聽。

不如我們來看看這個霍達克是什麼來頭:

不如我們來看看這個霍達克是什麼來頭

馬克斯·霍達克於2012年本科畢業於杜克大學,學的是生物醫學工程。

期間,他曾在杜克大學醫學中心擔任研究助理,並協助建立過獼猴的腦機接口。

在創立Neuralink前,他曾經兩度創業。

第一次是成立了一家名為myFit的公司,開發了一款專門預測高中生被大學錄取可能性的軟體。

第二次是成立了一家專注於創建生物機器人云實驗室的公司Transcriptic,主要負責設計、建造和運營分子和細胞生物學實驗室研究的自動化基礎設施。

2016年,霍達克與馬斯克等人,共同創建了神經科技&腦機接口公司Nerualink,並擔任公司總裁,研發腦機接口相關的技術。

聽上去很厲害對不對?

但事實是:公司成立5年,一款上市的產品都還沒有。

不過他們倒是一直在公佈研究進展

不過他們倒是一直在公佈研究進展。

早在2019年,Neuralink的首次進展,是成功實現腦機接口線路植入;

同時,也已經開發出了相應的定製晶片,可以很好地植入人體。

今年4月,他們還進行了猴子用腦機接口玩遊戲的實驗。

但學術界對他們,始終不太買賬。

尤其在2020年進行活豬實驗後,外界質疑的聲音就沒停過。

「腦機接口之父」Miguel Nicolelis更是直接炮轟霍達克:

他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認同。

培育恐龍到底靠不靠譜

咳咳,我們先暫時不考慮個人因素。

那麼從科學嚴謹的角度來看,培育恐龍,或者說類似恐龍的「超級生物」又是否可行呢?

想要培育出恐龍,有一個關鍵的問題:恐龍的DNA從哪來?

在《侏羅紀公園》電影第一部中,科學家找到一塊1.3億年前形成的琥珀,從裡面的遠古蚊子裡提取出了恐龍的DNA。

這在現實中可能做到嗎?

2012年發表在Nature上的一項研究終結了這個構想。

研究通過對保存條件相似的158塊已滅絕鳥類化石分析發現,DNA也是有半衰期的,差不多是521年

細胞死亡後,在酶的作用下核苷酸之間的鍵會逐漸解體,而微生物能加速這種反應。埋在地下的骨頭中的DNA會以一個固定的速度降解。

研究人員預測,即使是對保存基因來說最理想的溫度,零下5攝氏度中儲存的骨頭,在最多680萬年後DNA就會完全被破壞。

而在更早的150萬年左右時,當剩餘的DNA鏈太短無法提供有意義的資訊,基因就已經不可讀了。

不用說侏羅紀,最後的恐龍時代白堊紀也已經過去6500萬年,這些恐龍基因早已徹底分解。

而在知乎上,這個問題讓一位叫做「極薩學院冷哲」 (下文簡稱「冷哲大神」)的答主興奮了起來,直呼:

這題我會。

幾年前,冷哲大神剛好在哥本哈根大學地質遺傳學中心做訪問。

當時,他與人類遺傳學家艾斯克·威勒斯列夫(Eske Willerslev),就著復活遠古物種的可能性展開了討論。

雖然Eske的研究領域是古人類方向,但實際上關於像恐龍、猛獁象等古代生物,同樣在他的研究範圍之內。

對於這個問題,他們認為:

目前最容易,也是最有希望的,就是猛獁象了。

當然,讓猛獁象復活的前提其實一個偶然:

主要是因為剛好在西伯利亞凍土層裡找到了屍體,又剛好能找到完整的基因組。

同時4000年對於地質歷史來說,時間段很短。

但與此同時,冷哲大神還是認為復活猛獁象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先來看下復活猛獁象這項工作的進展

先來看下復活猛獁象這項工作的進展:

我們從13年的猛獁象的毛髮裡找到了完整的細胞核,然後我們把這個細胞核注射到去核的亞洲象的細胞裡,那麼我們就大概得到了猛獁象基因組的細胞。

然後下一步我們用克隆技術和幹細胞技術,可以讓這個細胞恢復全功能性,可以發育成完整的胚胎。那麼按著克隆技術來說,我們在找到一個代孕母體,差不多就能復活猛獁象了。

理想雖美好,但一個事實卻阻礙的這件事——找不到代孕母體,冷哲大神表示:

即便是亞洲象,基因組也有接近5%的差距了,流產幾率超高。

同時,個頭差距也非常大,導致子宮也不夠用。

當然,人工子宮也是一個方向,但是冷哲大神表示,目前還沒法用來複活猛獁象。

接下來,便是恐龍的問題。

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時間過於久遠,遠到了6000萬年前,跟4000年相比完全不是一個量級。

由此引發的就是DNA降解或者衰變的問題:

就像歌裡唱的那樣,沒什麼誰會永垂不朽。

DNA這東西時間長了也會衰減,按著Nature上的一篇研究發現,DNA的半衰期在521年左右。

那麼理論值在幾百萬年,超過1000萬年的DNA肯定就全碎光了,到時候別說你找到凍恐龍,還是琥珀裡的恐龍,都白扯,DNA全碎。

那麼,就真的沒戲了嗎?

冷哲大神跟Eske的一個博士聊天時,聽到了一個非常腦洞大開的項目——由NASA資助,在外太空中尋找可能存在的恐龍基因。

至於為什麼是外太空,冷哲大神雖然表示搞不清楚,但是「人家既然能立項,肯定有他們的思考」。

而回歸到Max Hodak在推特上的話,冷哲大神提醒需要關注三個關鍵詞

育種工程新物種

他認為,這並不是復活恐龍,而是製造新物種。

那麼,新物種的製造很難嗎?

理論來說我們運用基因編輯技術。比如CRISPR,我們是有辦法改造物種的。以某個物種為原型,然後在這個基礎上開始改造。

可能在基因層面上跟恐龍不一定類似,但是從外觀上看起來很像恐龍的一種新生物。

最後,冷哲大神就著這個熱議的話題,表達了他的態度:

這個技術面臨的難關也非常多,15年能搞出一個類恐龍生物我是不太樂觀的。

恐龍?或許只是烏龍

實際上,霍達克在發表侏羅紀公園那條推特的同一天,又發了另一條討論生物多樣性問題。

生物多樣性肯定是重要的,但我們為什麼停留在保護動物上,而不是主動去創造新的物種?

有網友指出,這兩條推文中的我們,很有可能都是指全體人類。與當時他所在的NeuraLink公司不一定有太多關聯。

其實只要多看看他的社交媒體賬號就會發現,霍達克這個人經常在網上發一些自己的腦洞。

最新的一條是:你覺得多久以後遊戲中的AI,會好到你能和他成為真正的朋友的程度?

參考連結:

[1]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9235882
[2]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10.1098/rspb.2012.1745

點這裡👇關注我,記得標星哦~

低門檻、高效率實現圖像識別AI開發

如何快速成為圖像識別大神?英偉達專家手把手教你快速搭建AI模型並實現預訓練、部署應用。理論+實戰,開箱即用,歡迎掃碼免費報名直播:

一鍵三連「分享」、「點贊」和「在看」

一鍵三連「分享」、「點贊」和「在看」

科技前沿進展日日相見~

相關文章

浙大博士送外賣事件,180度大反轉

浙大博士送外賣事件,180度大反轉

編輯部 發自 凹非寺 量子位 | 公眾號 QbitAI 「給浙大及浙大竺可楨榮譽學院丟人了!」 一則道歉短視訊,再次把送外賣的浙大博士生推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