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信被兩個亞洲股神坑了,這是要搞出經濟危機?

最近,差評君發現同事們都太不對勁。

一問才知道,股市剛開業,就綠的讓大家想提前收工了。

這時候,「 辦公室懂王 」 信誓旦旦的表示:快跑吧,瑞信要破產了,金融危機要來了。

就在差評君還在思考,

就在差評君還在思考,咖啡公司倒閉和金融危機之間到底有什麼必然聯繫的時候。

好心的同事拯救了差評君的想入非非。

和那個沒有 「 貨幣戰爭 」,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的羅思柴爾德家族一樣,「 瑞 xin 」 除了是一家咖啡的名字,也可以是一家低調的財團,而且是世界第五大財團。

以至於,早在十一假期的時候,「 瑞信破產將引發金融危機 」 的標題就定格在各大國際新聞的頭版上。

現實會不會這麼悲壯呢,沒人敢下定論,但是九年義務教育的歷史課告訴我們:

那個曾引發了 08 年金融危機的銀行 — 雷曼兄弟持有的資產不過 6000 億美元,僅僅是瑞信的一個零頭。(瑞信的資產為 1.6 萬億美元 )

經過簡單的比較,差評君發現,

經過簡單的比較,差評君發現,與其猜測全球經濟到底頂不頂得住,還是祈禱瑞信不要破產比較靠譜。

那麼問題就來了,「 一家成立於 1856 年,已經 166 歲的老牌財團 」,出把力氣就能救活恆大的金融巨佬,會不會眨眼就沒了呢?

當差評君覆盤了整個事件之後,發現這個嚴肅的金融問題,好像比想象的要有趣許多。

按照慣例,那些巨無霸們的崩潰往往是從所謂內部人士的洩密開始的,比如每日優鮮。

,比如每日優鮮

但是,萬萬沒想到,瑞信的破產的傳言,來的如此特立獨行。

10 月 1 日,澳洲廣播公司 ( ABC ) 旗下商業記者 David Taylor 發佈了一條含糊的Twitter。

該記者信誓旦旦的表示:一家大型國際投行即將崩潰!

結果沒過幾天,這個記者還把這條Twitter刪了。

很難說這是什麼神仙操作。

但是,傳言總是有市場的,尤其這種讓人想入非非的傳言。

世界知名投行也就那麼幾家,於是經過幾輪的篩選,這個壞訊息,最終找上了瑞信,全球九大投行中最好欺負的一個。

一來,瑞士信貸在最近幾年,業績堪憂,股價從 1000 億美元,跌去了 80%。

另一邊,用來衡量企業債務違約概率的指標 cds 顯示,瑞信違約的概率有 23%,這已經達到了當年雷曼兄弟倒閉前的水平了。

光兩個證據,就足夠在民眾的心裡種上了懷疑的種子,成功的帶偏了輿論。

這時候,即使頗有名望瑞信 CEO 的匆匆趕來安撫市場,也不再有人買賬。

甚至不少懂行的老美瘋狂暗示,「 同樣

甚至不少懂行的老美瘋狂暗示,「 同樣的話, 08 年的雷曼兄弟當年破產前也說過。」

當然,真正把瑞信和雷曼兄弟綁定在一起的,還得是大家意外地發現,瑞信公司現任 ceo 也姓雷曼,雖然差了一個字母。

其實整個事件說白了,

其實整個事件說白了,只是市場對瑞信的一次 「 隨堂測驗 」。

企業暴雷的傳聞無時不刻在發生著,足夠健康的企業,完全可以用實力碾碎這些非議。

但是如瑞信一般,近些年在走下坡路的公司,一旦有頂不住的跡象,那麼其他競爭對手們,也很樂意瓜分他的市場。

所以,儘管瑞信盡力洗白了,可還是有足夠多無形的手,想要把輿論攪得更混。

當然,倒不是現在的人太壞了,而是瑞信這幾年,虧的太慘了。

究其根本,不得不談起瑞信這倒楣的經歷 —- 和本世紀兩個最倒楣的有錢人進行了深度合作。

第一個人赫赫有名,人類歷史上虧了最多的人,韓國人比爾黃。

這波還真不能怪瑞信,實在是比爾黃,太神了。

不僅是神秘的神,也是股神的神。

黃的身上充滿了違和感:

他其貌不揚,住在普通的中產街區,開著韓國現代 SUV,吃著 7 美元的三明治。

甚至於你在街上碰到比爾,你很難想象他是一個億萬富翁,你只會覺得他像岳雲鵬。

但是在華爾街,黃是一個冷酷無情的賭徒:他使用高倍槓桿( 借錢炒股 )、投資風格激進。

甚至於在 2008 年,由於抄底金融危機失敗他不惜通過內幕訊息炒股挽回損失,結果被監管機構罰了 4000w 美元。

這種矛盾的風格,成功搞臭了黃的名聲,使得他無奈之下成立了家族辦公室 Archegos,為家族企業炒股,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為家族企業炒股,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但是,此後八年裡,Archegos 的淨資產規模翻了 100 倍,從 2 億美元增長到了 200 億美元。

以至於,在人類史上最大的虧損之前,各大銀行對於和黃之間的合作,非常熱衷。

雖然在各大銀行內部不乏反對的聲音的,畢竟黃掌控的是一個家族基金會。( 2010 年美國法律規定:家族基金會可以不向公眾公佈持倉情況 )

這意味著,大家對於黃是怎麼賺的錢幾乎一無所知。

大家對於黃是怎麼賺的錢幾乎一無所知

而站在銀行風險控制的角度來看:未知是致命的。

但是銀行家們又往往是貪婪的機會主義者,對他們來說,此前黃 「 八年 100 倍 」 的戰績,勝過千言萬語。

而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黃給的實在的太多了,幾倍於平時的手續費擊穿了銀行家們的猶豫。

這使得 2020 年,當黃選定中概股,準備大展身手的時候,他獲得了無比充裕的資金支持。

於是,一年之內,老黃的個人資產從 15 億美元增至 350 億美元;家族基金 Archegos 的總規模從 100 億美元達到巔峰期的 1600 億美元。

後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中國禁電子煙,電子煙第一股 「 霧芯科技 」 暴跌 40%,教育行業禁令,教育股一瀉千里,中概股在美上市的會計底稿審核問題,中概股持續低迷。

這三個歷史上的大事件,集中爆發,在一瞬間,摧毀了比爾黃的全部身家。

事後,比爾黃的幾個大債主見面開了個善後會,除了驚訝到:咦,你也是倒楣蛋之外。

在唉聲嘆氣的討論中,大夥也達成了共識

在唉聲嘆氣的討論中,大夥也達成了共識:

黃的錢反正是早就虧完了,但是咱們銀行的錢還在裡面啊,所以得把比爾的股票給賣了。

為了減少損失呢,一定得悄悄的賣,每天賣出一點點,就越不會引起大眾注意,防止散戶們出現恐慌情緒,得不償失。

但是都是華爾街的大佬,你以為這就完了?不會偷奸耍滑的老實人,在華爾街早就不存在了。

在電影《 商海通牒 》中,大老闆約翰道出了華爾街的生存之道:出手快、腦子好、會耍賴,你總得佔一個。

德銀

德銀出手快,拔腿就跑,甚至還賺了幾個點。

摩根大通腦子好,之前就沒選擇和比爾合作,置身事外。

高盛三項全能,不僅拋售的快,反手還來個做空,小賺一筆。

日本人可能是因為時差問題,慢了一拍鉅虧 23 億刀,被大家諷刺為冤大頭。

結果到頭來,大家發現瑞信竟然是最後一個出手的,鉅虧 55 億美刀。

主要還是因為,前一年,瑞信從比爾這裡輕鬆拿走了 1750w,所以加大了投資。

二來,瑞士的銀行是出了名的講信譽,說慢慢賣,就慢慢賣。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這種堅持意義不大,如果你是客戶的話,你會選擇三項全能高盛還是 」 唱著孤勇者 「 的瑞信呢?

答案不言而喻。

這可能也是近些年來,歐洲銀行面對美國銀行全面落入下風的文化基礎吧。

而拋開歷史上虧損最多的個人,瑞信還遇上第二個黴運沖天的角色,日本歷史上虧損最多的機構 — 軟銀以及他的 ceo 孫正義。

今年 8 月,孫正義帶著一季度鉅虧 3 萬億日元( 1500 億 )的成績刷新軟銀此前的紀錄,而瑞信在有軟銀的信用做擔保下,為 Greensill Capital 公司提供的百億資金,也沒有逃離 「 孫正義的魔咒 」。

這個致力於 「 為上游的原材料企業提供貸款 」,完美解決企業預付貨款問題的供應鏈金融 Greensill Capital,不僅極具前景,而且風險不大。

不但受到泛大西洋投資集團、軟銀等頂級財團累計 20 多億的投資,還是英國首相卡梅倫擔任顧問。

可誰又想的到,直接被意料之外的疫情、能源問題,亂拳打死老師傅。

為此,瑞信,至今還有 30 億美元在在追債的途中。

可以說,瑞信不是在虧損,就是在虧損的路上。

雖然滿打滿算,瑞信已經在短短兩年虧去了接近百億美金了,但是對家大業大的瑞信來說,只是有些吃力而已。

但是,再大的基業也經不住十年如一日的暴雷啊。

最近十年瑞信就沒有走過上坡路,么蛾子不斷,動不動就被罰個幾十億美元。

就在 2014 年的時候,瑞信就被指控幫助老美偷稅漏稅,被罰了 26 億美元。

雖然瑞信,近年來,也屢屢進行領導層大換血,但是遲遲未見成效。

不過,站在個人的角度,瑞信的背後的窟窿究竟有多大,誰都說不清楚。

儘管各方大佬都積極指點江山了,但是說句不好聽的,咱也不能全信,畢竟有立場,就難保持客觀。

在目前歐洲形勢這麼焦灼,北溪出事、英國救市的背景下,我個人還是希望瑞信能好一點的。

至於瑞信到底能不能走出荊棘,咱們只能拭目以待了。

撰文:及格編輯:面線美編:煥妍

圖片、資料來源:

如何理解瑞士信貸的現狀與前景第一財經

下一個雷曼兄弟?瑞士信貸陷破產危機,或波及全球中國經濟週刊

網傳瑞士信貸瀕臨破產,該行暫拒回應但推遲了房地產基金的發行計劃,哪些資訊值得關注?知乎

如何看待瑞士信貸即將破產?知乎

Credit Suisse Taps Investors for Cash After Archegos Loss Widens

相關文章

一輛車不加油開5年,這事可行嗎?

一輛車不加油開5年,這事可行嗎?

前兩天逛知乎,看到有人提了個問題: 「 能不能研究核動力汽車,5 年以上不更換電池那種 」? 別管可不可行哈,這個想法倒是挺有意思。畢竟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