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規的 Web3 在中國是否有機會?怎麼做?

中國特色的 Web3,擁抱監管,大有可為。

作者 | Founder Park

在國內做 Web3 可行嗎?

由於政策的原因,很多創業者對在國內做 Web3 表達了悲觀的看法,甚至有不少人奔赴海外去做 Web3。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第一性原理來看待。「從技術上來說,區塊鏈並不一定是要無政府導向,不一定要去中心化抗審查。」在國內做區塊鏈資產錢包的創業者,來自 AnyWeb 數連的創始人易和陽 Niko(簡稱 Niko),是這麼認為的。

AnyWeb 數連(以下簡稱 AnyWeb)是首款針對中國環境設計的無需外掛、強合規的區塊鏈資產錢包,和國內有政府支持的自主智慧財產權公鏈——Conflux 樹圖鏈是緊密合作關係,提供了一整套國內合規、開發者友好的 Web3 應用接入解決方案。對於監管,Niko 認為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我覺得監管是一個正常的發展過程,Web2 在 2008 年後也經歷了一系列監管,這是行業發展的正常規律。」

而在監管之外,國內 Web3 的政策也有了不少新的方向,在 7 月份上海市發佈的《上海市數字經濟發展「十四五」規劃》中,就明確提出支持龍頭企業探索 NFT 交易平臺建設。

在這樣的複雜環境下,國內的 Web3 到底會走向怎樣的未來?國內合規公鏈——Conflux 樹圖鏈的現狀如何?關於這些問題,我們和首次接受採訪的 Niko 進行了一次長談,還聊了聊合規的 Web3 應該怎麼做,以及 AnyWeb 是如何解決合規性問題的等問題。

  1. Web3 天生不是面向巨頭的,而是面向 Nobody 的。對於草根創業者和年輕人,Web3 是一個非常值得嘗試的地方。

  2. 監管並不意味著所有權受到了管控,資產仍然是個人掌控、並不會隨便被沒收,資產操作仍然是由個人發起,所有權關係不會發生改變。

  3. Code is Law 只是解決了司法強制執行的問題,區塊鏈技術可以保證司法的強制執行,但是具體在上面寫什麼樣的法律是有很大空間的,這取決於不同的市場環境。

  4. 加密的抗審查性是早期社區的屬性,但從技術角度來說,中本聰的白皮書並沒有提及抗審查,只是論述如何創建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支付工具,也沒有說要取代美元或者其他貨幣等。

  5. Web3 的本質精神就是開放,因為存在技術約束,封閉沒有任何意義,資料在使用者手裡,隨時可以遷移,任何產品或組織沒有任何能力和權利去封閉。

01

Web3 和監管

不是天然矛盾

Founder Park:如何看待以太坊合併?

Niko:從 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證明)轉到 POS(Proof of Stake,權益證明)一定是區塊鏈能夠應用到大規模生產的一個必要環節,轉向更高效的共識機制的轉折點。

為什麼以太坊到 2022 年才合併,技術是一方面,因為早期以太坊需要有穩定可增的幣價作為經濟的驅動,在早期應用還不太穩固的情況下能夠讓礦工掙到錢,這樣才有基本市場的存在。隨著應用越來越豐富,大家對於性能和效率的要求也越來越高,就像租房一樣,早期需要中介,現在如果能直面房源,就不需要中介了。這期間當然也會損害到一些人的利益,比如礦機生產商和礦池等。但長遠來看,這是區塊鏈邁向下一階段的重要開始。

Founder Park:Web3 的哪些精神核心吸引了你?

Niko:很多人接觸到 Web3 都是因為看到了一些很炫酷的概念,比如資料平權、文化平權、反壟斷以及新的所有權形式帶來的新經濟模式等。我並不是因為這些,只是因為做交易買了幣,想了解下這些幣到底是什麼東西才接觸到 Web3。

從吸引的角度來講,Web3 對於我們這種沒有什麼資本背景的 Nobody 來說,其實是非常友好的。在 Web3 行業內做應用,是沒有任何專業限制的,上手門檻也低,切入角度可以是任意角度,可以是技術、產品、市場,甚至是文化等。

由於監管的存在,大家都去海外做 Web3 了,國內出現了一片空白,反倒出現了大量的新機會,從點狀的生產關係慢慢變成網狀的結構,使用者、資本、注意力有了更大的流動性,開放合作也變得前所未有的緊密,這些會帶來商業甚至社會關係的重塑。

Founder Park:如何理解 Web3 的本質?

Niko:我比較信奉馬斯克經常提及的「第一性原理」,看待新事物更習慣從技術本質去分析,判斷它的社會價值和社會意義。

對於 Web3 來說,比特幣通過經濟激勵+共識機制,首次完美解決了學術上的拜占庭容錯問題,通俗點說也就是僅用程式碼的機制實現去中心化治理。以太坊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完善,成為了一個有狀態和身份的網路。Web3 和 Web2 的區別,就是 Web3 是一個全球的不可篡改的計算機網路,可以在協議層程式設計和儲存資料,並擁有內建的身份層。

目前 Web3 應用最主要的兩個方向,一個是區塊鏈金融——DeFi;另外一個是可程式設計權益,由此帶來的生產關係的變化是非常巨大的,很有可能我們人類社會的組織方式會因此發生很大的改變,改變的組織形式能夠進一步推動生產效率的躍遷。

Web3 天生不是面向巨頭的,而是面向 Nobody 的。對於草根創業者和年輕人,Web3 是一個非常值得嘗試的地方。

Founder Park:如何看待 Web3 目前面對的監管?

Niko:要把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分開來看。

區塊鏈技術一直是國家的核心科技國策,在五年計劃裡都能看到,和人工智慧等一直是國家比較關注的技術。真正監管的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金融業務,因為要保證金融市場的穩定性,防止炒作。

基於大的基調,就可以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如果你做的事是基於投機、炒作、或者換一種形式的傳銷,肯定是不被允許的。但是現在全球經濟都在進入一個衰退期,我們急需要一些新的模式、新的應用形態和增長點,這也是為什麼上海市政府會把區塊鏈技術加入到十四五規劃的原因。實際上是要把 Web3 的市場信心重振起來,鼓勵去做一些基於 Web3 的業務創新。金融化是條紅線,但是用 Web3,比如數藏去賦能實體產業等是受到鼓勵的。

監管介入 Web3 的主要訴求主要是兩部分,可追溯和可阻斷,一是能夠去管控,二是相應的審查訴求,這個在 Web2 的產品上已經很完整了,對於 Web3 產品仍然是適用的。為了解決身份的溯源問題,AnyWeb 做了一些創新,通過合約網關和 KYC,能隨時溯源到鏈上地址、行為對應的具體身份。這些都是 Web3 相比目前的 Web2 做的一些正常的監管適配。

對於區塊鏈來說,使用者是可以繞過前端應用直接和鏈互動的,這其中也會存在非法交易或者繞過監管的交易,AnyWeb 會把一定程度的監管直接以 Code Law 的形式寫入智慧合約,從而實現在共識層植入中心化的監管。

監管並不意味著所有權受到了管控,資產不會隨便被沒收,最多是凍結狀態,所有權仍然歸屬使用者。另外,所有的操作流程並沒有因為出現監管而發生變化,操作的發起方仍然是使用者而不是平臺。我覺得監管是一個正常的發展過程,Web2 在 2008 年後也經歷了一系列監管,這是行業發展的正常規律。

Founder Park:如何看待 Web3 推崇的 Code is Law 理念?

Niko:可能是因為區塊鏈的主戰場和技術貢獻大部分都在海外,所以大家很自然會拿海外去類比,會覺得國內的技術發展和合規層面受到限制,但實際上還是要回歸到區塊鏈的技術本質。從技術上來說,區塊鏈並不一定是要無政府導向,不一定要把去中心化解讀成抗審查,Code is Law 只是解決了司法強制執行的問題,區塊鏈技術可以保證司法強制執行,但是具體在上面寫什麼樣的法律是有很大空間的,這取決於不同的市場環境。

這也是真正的契約精神,當你把一套設計好的契約公佈之後,沒有任何人可以去篡改背後的權益、激勵等,這才是 Web3 最底層的本質。

Founder Park:如何看待 Web3 裡的原教旨派和混血派,你們屬於哪一派?

Niko:我們更多是混血派。出現這兩個派別,其實是不同時期的加密創業者投入行業後最終反映出的現象。2008 年到 2017 年,這段時間其實是一群理想主義的極客在改造行業的過程,2008 年的時候還沒有以太坊,那個時候反叛性的一些話術在傳播上也更有吸引度。但從技術角度來說,中本聰的白皮書並沒有提及抗審查,只是論述如何創建一種點對點的電子現金的支付工具,也沒有說要取代美元或者其他貨幣等。

2017 年之後以太坊迎來重大發展,之後是 NFT 的爆發,行業內做應用的人越來越多,藝術家、產品、市場、運營等,這些人不再需要非常原教旨的宣傳話術。大家關注的是怎麼讓 Web3 變成一個世界級、全人類級別的行業。

對於 AnyWeb 來說,產品一定要具備能夠觸達廣泛的 Web2 使用者的前置條件,這也意味著我們必然要擁抱監管,並在監管框架下發展。

02

監管下的區塊鏈錢包

應該怎麼做?

Founder Park:看到了哪些機會,決定在國內進行 Web3 創業?

Niko:去年開始快速了解區塊鏈的一些方向,考慮到要創新,在全球做可能競爭比較激烈,當時國內由於監管導致環境和海外有很大不同,因而是一個極度待開墾的土壤,雖然需要一些創新的思維去應對監管,但仍然是非常值得嘗試的。

正好也趕上數字藏品在國內蓬勃發展的階段,就決定在國內嘗試落地 Web3。

Founder Park:AnyWeb 的主要應用場景是?

Niko:AnyWeb 是一個數字資產的錢包,使用者在 Conflux 上的數藏平臺買的 NFT 都可以存到 AnyWeb 的錢包裡,而且是真正的把私鑰、以及數藏的所有權都存在了錢包裡並交還給使用者。

AnyWeb 是個開放互聯的協議,各種應用可以通過 AnyWeb 進行互聯,比如 DoDo 遊戲社區和某個數藏平臺的互聯,使用者在數藏上購買後,可以通過 AnyWeb 的互聯,在 DoDo 社區的身份標識中出現,在社區就可以有不一樣的身份權益。在 AnyWeb 上線之前,國內其實還沒有這樣開放互聯的 Web3 方案,我們將 Web3 在中國落地並且找到了切實可行的方案,真正做到了你擁有的資產就是你的,而不被平臺所束縛。

Founder Park:為了解決合規化的問題,產品進行了哪些本地化處理?

Niko:很多人都知道以太坊上的小狐狸錢包(MetaMask),也有類比說 AnyWeb 是中國版的 MetaMask,但是其實差別很大,因為國內的市場環境、使用者習慣和國外完全不一樣,也導致最終的產品形態有所區別。

MetaMask 是一個外掛錢包,需要在瀏覽器上安裝外掛。但是國內的 PC 使用者比較少,主要都是移動端使用者,而且微信是主要的聊天工具,瀏覽器外掛或者 App 都不是很方便,我們就做了網頁端(H5)接入支持,這樣所有的應用都能很方便完成應用接入,我們也同時支持小程序或者 App 接入。

另外,不讓使用者面對複雜的私鑰和助記詞也是我們的目標之一,我們是有託管的加密錢包,可以讓使用者以熟悉的手機號+六位口令的方式進行登入,和 Web2 產品的體驗是一樣的。此外還有一些合規性方面的設計,比如實名認證、合約網關等機制,同時提供 API 和 SDK 讓第三方應用去調用。

另外,通過開放的 OAuth 機制,AnyWeb 同時打通了 Web2 的身份資料,可以讓應用以 Web3+Web2 融合的身份機制來接入 AnyWeb。

Founder Park:AnyWeb 現在的市場規模?

Niko:AnyWeb 是 4 月下旬推出的,在 4 個月內我們已經有 50 萬左右的真實使用者,數藏比較火的那段時間,月活可以保持在 20、30 萬獨立 UV 的水平。

在生態方面,Conflux 上絕大部分的應用幾乎都和我們達成了合作關係,有一半的應用已經完成了 AnyWeb 的接入,覆蓋了數藏、元宇宙、交易所、治理應用、社區 IM、SaaS 服務以及遊戲等。

Founder Park:AnyWeb 的產品壁壘是?

Niko:在中國做一個類似 MetaMask 的錢包的難點不在於產品功能上,而在於如何在有限的監管和條條框框下,仍然能夠找到一個很完整的設計,在能夠規避掉明令禁止的功能之外,仍然確保達到 Web3 最根本的技術要求和底層精神。需要對市場、技術和監管都比較了解才能做出這樣的產品。

另外,AnyWeb 提出了中國 Web3 特色設計並將其完整落地的第一個方案,可能從市場角度上來講已經領先了半年到一年的週期,這些都是我們目前的一些產品壁壘。

Founder Park:AnyWeb 目前有考慮如何變現嗎?

Niko:急於變現不是 AnyWeb 這個產品在短期內會關注的事情,如果是為了掙錢,我們有很多 ROI 更高的方式,而 AnyWeb 在早期承載了推動中國 Web3 生態的願景,現在中國 Web3 行業的蛋糕還不夠大,這時候急於通過 AnyWeb 去變現會讓產品形態變得非常扭曲,也會讓團隊延續內捲,因此還是需要持續 Build 等待市場進一步增長,同時我們也會開展一些更加獨立的商業化項目去支撐團隊的發展。

AnyWeb 可能會始終保持一個中立的生態位,提供很好的底層能力,然後大力發展行業生態,到時候不論是收取一定的手續費,還是通過流量做一些其他的變現擴展,都是可行的,這樣的途徑也更有利 AnyWeb 自身的發展,也更有利中國 Web3 整個行業的發展。

Founder Park:AnyWeb 計劃做海外市場嗎,會和國內有什麼區別?

Niko:國內海外我們團隊都有在做。海外監管更少,市場環境整體更自由,可以讓創造變得更加靈活。對於資本來說,投資回報率是主要考量,海外由於有更加自由的創造環境和變現空間,會更加受到資本青睞,不過隨著國內大力鼓勵 Web3,國內 Web3 的資本環境現在也是非常好的。

由於有不同的消費者、不同的文化,海外的市場環境和國內是完全不同的,就如同抖音和 TikTok,產品形態和發展路徑都會有一定區別,但是產品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大致相同的。

Founder Park:AnyWeb 最近嘗試的新方向有哪些?

Niko:更多還是圍繞基礎設施建設的事情。年底可能會推出域名服務,之後在域名之上會推出 DID(去中心化身份)層。不過仍然需要去解決資料和身份綁定的問題,與此同時,我認為鏈上未來不僅僅只有資產,還應該有更多的資料以及使用者內容,該怎麼樣去從基礎設施層面推動這一方向是近期我們在思考的點。

03

國內區塊鏈的生態現狀

Founder Park:為什麼選擇和 Conflux 樹圖鏈合作?

Niko:我們其實在技術選型期間分析了國內所有的聯盟鏈和公鏈,聯盟鏈由於一些歷史因素,早期以產業區塊鏈起家,在 ToC 和麵向開發者的開放應用生態上和公鏈相比還不夠完善。

Conflux 樹圖鏈是國內有政府背書的公鏈,作為公鏈,Conflux 擁有全球分散式運行的節點,必備要素就是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做好基礎設施建設,同時維護好社區的共識機制。由於 AnyWeb 在技術實施上依賴開放的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基礎,所以我們選擇了在 Conflux 上面實施產品啟動。

而和 Conflux 合作後,AnyWeb 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 Conflux 在國內重要的解決方案和門戶。樹圖鏈擁有涵蓋了從官方到民間的大量客戶需求,需要一個解決方案來橋接各個應用方,打通整個生態的開放性,AnyWeb 就承擔了這樣的角色。

我們和 Conflux 是利益共同體的關係,錢包本身也是屬於應用底層,和 Conflux 的佔位一致。如果我們帶來了更多的使用者,Conflux 也會受益;而如果 Conflux 發展得更好,也可以為我們創造了更好的發展環境。

Founder Park:Conflux 樹圖鏈如今的生態發展怎麼樣?

Niko:國內目前能談生態的可能也就是 Conflux 了,聯盟鏈由於基礎設施開放程度還較為有限,缺乏生態互通的基本要素和應用豐富度,目前還很難討論生態。

Conflux 上目前有數藏、元宇宙、交易所,還有其他的比如社區治理的應用、Saas 服務類,還有社區 IM 等。它應該是目前國內生態最完整的區塊鏈了,可以說算是微縮版的以太坊,除了沒有 DeFi 這樣的應用,其他的大部分 DApp 都能在 Conflux 上找到對應版本。

Founder Park:Conflux 樹圖鏈會超越以太坊嗎?

Niko:不同的市場有不同的環境,每個市場都會有最適合它的生態和產品,不能簡單地討論「微博能不能超越Twitter」。

從海外市場上來看,Conflux 的競爭力自然是不如以太坊的,雖然在技術層面上 Conflux 的共識演算法比以太坊的 POW 更先進。但以太坊擁有非常龐大的資產沉澱和生態基礎,這是 Conflux 在目前階段無法比擬的。

但我認為,Conflux 未來的想象空間應當在中國,中國目前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擁有全球最多的人口,在這樣一個龐大的市場中如果 Conflux 能夠憑藉「唯一的合規公鏈」佔據重要主導位置,那 Conflux 的未來發展將會有無限可能。

Founder Park:如何看待 Web3 行業的內捲?

Niko:現在由於有很多 Web2 的從業者來到了 Web3,把在 Web2 行業內捲和惡性競爭的習慣和思維慣性也帶到了 Web3,喜歡搞切割,搞流量封閉。但是要知道,在中國 Web3 行業還沒發展到一定階段的時候,就開始互相內捲,這是不對的,應該要更加開放和合作,Web3 是一個有大量創造空間的行業,應該打開眼界和格局去做更多的創新,做更多的增量。

另外,Web3 的本質精神就是開放,因為存在技術約束,封閉沒有任何意義,資料在使用者手裡,使用者隨時可以遷移,任何產品和組織沒有任何能力和權力去封閉。還是要以一種更加開放的心態去把行業的蛋糕做大,慢慢地,市場做大了,有了成熟的公鏈和聯盟鏈,有了成熟的產品吸引到更多的使用者,才有討論競爭的正當性。

Founder Park:Web3 下一步的爆發點可能是什麼?

Niko:Web3 在國內的切入點仍然是「轉變生產關係」,這和海外其實沒有任何區別。比如,Web3 可以幫助品牌去做流量轉化。現有的抖音、快手、小紅書這些渠道,小品牌已經很難通過一個合適的成本去投放吸引流量了,使用者的注意力全被大品牌吸引了,這使得小品牌的獲客成本變得非常大。而對於品牌的早期使用者來說,參與了品牌早期貢獻,卻無法在品牌成長後獲得更多的增值權益,這也是 Web2 的弊病。

在 Web3 的框架下,品牌可以在早期為使用者發放 NFT 或者數藏,這種激勵在後期是會增值的,如果公司發展得更好,使用者手中的權益就會變得更加值錢。本質上,這可以是品牌早期啟動的助推劑,非常適用於現在新品牌的啟動和小品牌的增長。

還有就是對實體產業的賦能,比如說旅遊景點,需要做增長和品牌效應,也可以通過門票 NFT 或數藏的方式吸引使用者。

當然,產品性仍然是 Web3 的大前提,Web3 解決不了沒有好產品的問題。

Founder Park:如何快速入門了解 Web3?

Niko:對於從業者來說,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學習路線和方式。有些人可能喜歡視訊教程,之後再去讀技術文件。我的模式是直接讀文件,為了更加高效,我認為還是需要回到技術路線上來進行學習,這個行業每天都有很多研報,新產品又層出不窮,因此需要從底層知道區塊鏈的技術發展歷史和關鍵的技術知識,儘可能不要消化二手知識,要學會搭建自己的底層知識邏輯框架。

也可以去看白皮書、一些技術側重多一些的文章,效率會高一些;還可以去看一些別人整理好的關於 Web3 的 Wiki 站點(新興行業書籍是不推薦的)。

而對於使用者來說,學習應當怎麼開心怎麼來,通過接觸、使用、理解 Web3 產品就是一種很好的方式了。

*以上嘉賓觀點不代表 Founder Park 立場,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相關文章

建設 Web3,現在最需要 Web2 的移民?

建設 Web3,現在最需要 Web2 的移民?

Web3 處在「大規模應用」爆發的前夜 從國際局勢,到新冠疫情,過去三年「新常態」的衝擊,讓外部環境充斥著不確定性,也令這個時代的人們處於前...

英偉達的元宇宙夢想,不止 Omniverse

英偉達的元宇宙夢想,不止 Omniverse

英偉達已經成為元宇宙的基礎服務商。 作者 | Founder Park 要談元宇宙,英偉達是避不開的。 不管是更真實呈現虛擬世界所需要的光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