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真被ChatGPT搞慌了!兩位創始人緊急迴歸制定戰術,搜尋廣告根基不容有失

衡宇 發自 凹非寺

Google是真的慌了。

一邊節流:12000名打工人年關遭裁員,如今又被曝制定防守戰略:

並且緊急召喚了兩位創始人

Google創始人佩奇(左圖)和布林(右圖)

就在微軟準備在自家產品中整合ChatGPT之際,上個月,Google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就ChatGPT的猛烈攻勢,召開了多次高層會議。

要知道,3年來,佩奇和布林雖仍在董事會擔任要職,但已經卸任了在Google的具體運營管理職務——換句話說,就是退出一線了。

此次兩人與會事件與會議主題一經爆出,無疑在向外界傳遞一個信號:

Google或許真的已經到達了「危急存亡」的關口。

據透露,兩位創始人與會的主要話題,圍繞著「聊天機器人搜尋引擎」,他們批准並提出了要把對話AI和搜尋引擎進一步整合的計劃

Google部署的下一步應對戰略,還有預備年內推出20個全新AI產品。

Google真的慌了

Google的老對手微軟攜OpenAI攻勢洶洶。誰也不曾料到,去年11月底普普通通的一天,ChatGPT一經出世,勢如破竹。

在「ChatGPT會不會取代Google」的爭論裡,無論是東風壓倒了西風,還是情況反之,Google心裡有自己的一本賬

拉響紅色警報後,現在又被曝出兩位創始大神就「聊天機器人搜尋引擎」召開高層會議。

危急存亡,可見一斑。

危急存亡,可見一斑
劈柴哥

畢竟2019年起,佩奇和布林就卸任具體運營管理職務,明面上退出了Google的日常工作。

此後在外界眼中,兩位創始人對Google的發展路線一直採取著一種放任自由的態度。

讓劈柴哥Sundar Picha擔任Google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CEO,自己不然搞搞飛行汽車初創公司,不然參與搶險救災工作。

知情人士透露,在「隱退」的3年多里,佩奇與布林二人偶爾出現在Alphabet位於矽谷的辦公室,都主要是為了了解Alphabet稱為「其他賭注(other bets)」的登月計劃。

哪怕是近段時間,他們也沒太分神給搜尋引擎方面的工作。

但現在不一樣了。

比起劈柴哥發郵件「不得不做出艱難決定」,大手一揮裁員1.2萬員工,佩奇與布林在ChatGPT亮相不到兩週後對高層會議的參與,似乎更能突顯Google的心慌

與會人員包括Google研究和AI高級副總裁傑夫•迪恩(Jeff Dean) ,以及Google全球事務總裁兼首席法務官肯特•沃克(Kent Walker)。

這幾場高層會議被曝具體商榷事宜如下:

第一,回顧GoogleAI戰略。

兩位創始人向來樂此不疲地把AI引入Google產品,包括在2014年時收購AI實驗室DeepMind。

且母公司Alphabet名字的其中一層意味,正是alpha – bet (alpha是超額收益下的投資回報,放到今時今日,就是AI)。

第二,評估接下來的產品計劃,它們將於5月在I/O大會上首次亮相。

而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批准了在Google搜尋引擎中加入更多聊天機器人功能的計劃和建議。

高層們已經遵循他們的建議,把AI放在了公司戰略計劃首位。

Google退出一線的創始人對當下局勢的高度重視,讓不少人翹首以盼。

比如這位投資人就為之鼓掌:

希望重回Google黃金時代!

希望重回Google黃金時代!

威脅來自何處?

搜尋引擎的龍頭,價值1490億美元的搜尋業務,在成立幾十年後,不得不正面迎擊來自ChatGPT的巨大威脅。

Google長期獨佔鰲頭的核心資本,是它能以遠超競爭對手的實力,極速為使用者提供想要的答案。

而此次帶來威脅的ChatGPT,似乎可以用對話的形式,提供一種在網際網路上搜尋資訊的新方法,還將被整合進微軟所有產品,並作為平臺供其他企業使用。

不過如果單論融合了大語言模型的搜尋引擎,Google本身並非毫無準備。

比如,Google早已在其產品中部署了對話系統LaMDA

那,它在慌個什麼?

那,它在慌個什麼?
LaMDA扮演了冥王星的角色,與使用者進行對話

說到底,無外乎歸因於ChatGPT對Google核心業務和商業模式帶來的根本性衝擊。

先來看看核心業務搜尋引擎

ChatGPT的出現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它背後的基礎模型GPT3/GPT3.5早就問世。以及雖然沒有公開面世,但Google手中緊攥著語言大模型(LLM)PaLM,並非沒有能力。

然而去年LaMDA亮相時,幾乎沒有什麼人在討論它對於搜尋引擎的替代性。

但ChatGPT讓人體驗有史以來最好的對話機器人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除此之外,ChatGPT秒速生成內容的能力,以及幾乎降為零的生成成本,足以讓整個網際網路充斥著它所生成的真假難辨的內容。

如此一來,Google最最核心的搜尋引擎呈現給使用者的內容,也將被不知靠譜與否的「垃圾內容」淹沒。

再者,據Felts創始人Can Duruk的說法,只要最後能搜尋到想要的結果,多數人不在乎搜尋過程中是否被真實性存疑的內容「欺騙」。

ChatGPT可能會告訴你土耳其的首都時安卡拉,但其實我相信絕大多數美國人都不知道土耳其的首都到底在哪裡……

而且,很多人查詢的東西並不需要那麼強烈的時效性。

ChatGPT可能沒法告訴你2022年的世界盃冠軍是誰,但它可以輕鬆地告訴你,宮保雞丁這道流傳已久的菜該怎麼做。

再來說說ChatGPT對Google商業模式的動搖

毫無疑問,廣告業務是Google的營收核心。

無論是搜尋頁排位,還是廣告界面,廣告位的存在讓Google賺得盆滿缽滿。

僅2021年,廣告業務就為Google掙了2080億美元,佔Alphabet 總收入的81%。

但是,ChatGPT這種對話AI,根本沒有為廣告的存在提供位置。

Google廣告團隊前負責人Sridhar Ramaswamy表示,ChatGPT再火上一段時間,使用者們就不會繼續青睞隱藏廣告彩蛋的Google連結了。

同時你也很難想象,當你想要詢問「科技號量子位的辦公地址在哪裡」時,對話AI機器人先給你講一段麥噹噹瘋狂星期四的貫口。

更重要的是,即便Google真的推出ChatGPT,對外開放聊天機器人搜尋引擎,也會對當前自身的商業模式形成顛覆

簡而言之,就是ChatGPT引入搜尋引擎功能,對ChatGPT來說是朝功能完備、增強時效性和準確性邁一大步。

OpenAI的ChatGPT加上微軟必應,二者如果真的強強聯手,功能性的提升是巨大的。

然而對Google來說,將對話AI商業化融合進搜尋引擎,好像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但此情此景,Google又不得不硬著頭皮迎上,開發出一個能與ChatGPT對打,又保證自己廣告營收不受影響的「聊天機器人搜尋引擎」。

One More Thing

放眼看向美國諸多科技巨頭,親身奔波在一線的創始人,只剩祖克柏了。

Google之前,困難時刻創始人迴歸,嘗試挽救危亡於萬一的情況並不罕見,Twitter創始人Jack,Google佩奇,蘋果賈伯斯以前都幹過這事兒。

國內也正流行創始人重回業務的潮流,比如劉強東、馬化騰等。

不知道這股風,是不是也要猛烈刮向矽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