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歲程式設計師被迫線上求職,Google解僱高職位員工,開源專家也被炒

Google最近的裁員對最優秀和最聰明的電腦科學家和工程師造成了沉重打擊。

最近幾個月,裁員似乎已經成為了科技巨擘們的代名詞,微軟、Google、亞馬遜、Meta 等無一倖免,不禁讓人們對於經濟發展的前景感到擔憂。

其中,Google母公司 Alphabet 此前宣稱,變化的經濟現狀迫使其裁員約 1.2 萬人,波及了Google在全球超過 6%的員工。Google預計將加大對 AI 的投入,但減少支持相關實驗性項目的員工。Google CEO 皮查伊更是表示,自己對裁員決定負全部責任。

木已成舟,然而在Google這波裁員潮中,我們發現了多位知名開源開發者的身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Google裁員波及知名開源開發者

長期以來,不作惡(Don’t be evil)一直是Google公司行為準則的一部分。2015 年,當Google重組成立新的母公司 Alphabet 時,該口號被修改為做正確的事(do the right thing)。不過就在 2018 年,Google將 Don’t be evil 這個短語從其行為準則中悄悄刪除,但這也不妨礙Google被認為比別的公司要好一點。

然而剛剛過去幾年,事情發生了轉變。在上週這波Google裁員浪潮中,人們的看法變了,被解僱的員工從電子郵件中發現,他們不能訪問公司許可權, 身份 ID 也不再有效。

有人不禁疑問,被裁的標準是什麼?根據眾多媒體廣泛的報道,一些裁員名單居然是由演算法完成的。被解僱的員工中不乏剛剛獲得高績效評估的人員,或年薪在 50 萬至 100 萬美元之間的位於高級管理職位的員工。

但是,最令人震驚的是Google開源項目辦公室(OSPO) 和其他開源項目中的佼佼者也在裁員名單中。

首先是18 年前創立 OSPO 的 Chris DiBona 被解僱。資料顯示,在加入Google之前,他是 Slashdot 的編輯,並擔任 Damage Studios 的聯合創始人。DiBona 從 2004 年 8 月開始擔任Google的開源主管。作為 Alphabet 裁員的一部分,他於 2023 年 1 月被Google解僱。

Chris DiBona

他的領英資料也印證了他被Google裁掉的訊息。

此外,本次裁員波及的員工還包括

此外,本次裁員波及的員工還包括Samba 聯合創始人 & Google工程師 Jeremy AllisonDeveloper EcoSystems 前項目經理 Cat Allman以及Google開源安全項目的新員工 Dave Lester等。

其中,現年61 歲的 Jeremy Allison 表示自己被Google解僱,並已經開始在Twitter上找工作機會了,如果有人需要 SMB1/2/3 協議或開源經驗,自己會很感興趣。

對於這次裁員,很多人表示不理解,認為他們是開源的推動者和影響者。在開源領導圈子裡,他們有些是響噹噹的人物,並且工作起來也非常和諧。

了解這件事的人都會忍不住說一句:怎麼回事?Google。也許Google CEO 桑達爾・皮查伊、Google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能給出答案。

正如Google的一位高管所描述的:對於這次裁員,我們還沒預估全部影響,但每個被裁的人仍然被列為員工,仍然在組織結構圖中。我認為高管們除了直接下屬以外,什麼都不知道。這裡幾乎沒有溝通,一團混亂

Google需要開源專家,它的生死存亡都依賴於開源軟體。此次裁員也不是因為Google要將精力集中在 AI 上,以迎接 ChatGPT 帶來的挑戰。的確,幾個月以來,Google AI Lab 並未受到影響。

另外,流行的 AI/ML 工具包如 PyTorch、TensorFlow、Rasa 等也是開源的。正常來講,現在不是Google讓其最優秀、最聰明的開源人員離開的時候。

一切向錢看齊

Google為什麼這樣做呢?這並不是因為它的底線遭到了破壞。相關資料顯示,2022 年第三季度Google母公司 Alphabet 的營收為 691 億美元,較 2021 年同期增長了 6%。但該季度利潤約為 139.1 億美元,較 2021 年同期下降了 27%。

對於這樣的營收和利潤情況,激進對沖基金 TCI Fund Management 表示「公司員工太多了,且每個員工的成本太高了」,並呼籲「大力削減成本,通過減員增效」。

不可否認,Google每年都必須承擔高昂的支出。以 2021 年為例,Google平均薪酬為 295,884 美元。但Google總部所在地加州山景城的生活成本遠高於美國平均水平,以美國平均水平 100 計,前者則為 278.8。

TCI 也承認,Alphabet 僱用了一批最有才華和最聰明的電腦科學家和工程師,但他們只佔了員工總數的一小部分。同時,與這些人相比,行政和銷售人員並沒有獲得同等的薪酬。如今,Google又對一部分電腦科學家和工程師「下了手」。

一切向錢看齊。TCI 的基金經理克里斯・霍恩稱Google裁員「是朝正確方向邁出了一步」。但這還不夠,他認為Google還應致力於將員工人數減少至 150,000 人左右,這意味著需要將Google員工總數削減 20%左右。此外,克里斯・霍恩還建議Google削減「過高的員工薪酬」。

無論如何,從此次包括開源開發者在內的眾多電腦科學家和工程師被裁掉,我們可以看到,Google已經走在了降本增效的路上。

參考連結: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34558576

https://www.theregister.com/2023/01/27/google_open_source/

相關文章

不喜歡iPhone的人,救星來了

不喜歡iPhone的人,救星來了

全新Pixel的AI融合技術,再次推進計算攝影的能力邊界。 —— 文|杜晨 編輯|VickyXiao 圖片來源 | Google 美國時間今...

從此,Google 再無 Brain

從此,Google 再無 Brain

世界上最好的 AI Lab,是怎麼走向失敗的? 作者 | Founder Park AI Labs 正在捲土重來,產業界比以往幾十年都更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