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業者開始用 ChatGPT 裁員

他說,從沒想到科幻片的場景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作者 | 黎詩韻編輯| 衛詩婕

幾個月來,對話機器人 ChatGPT 展現出的能力令世界驚歎。

它能夠輕而易舉地完成人類的工作:無論是寫出華爾街日報風格的文章、還是接到需求後敲出流暢的程式碼,甚至僅靠手寫稿紙就自動生成網站等等。當它高分通過人類的律法、外語、高考等考試時,人們不得不承認,ChatGPT 在一定程度上接近、甚至超越了部分人類的能力。

ChatGPT 會替代人嗎?人會因此失業嗎?這是人們談到 ChatGPT 時揮之不去的「恐懼」。然而,這一天似乎比想象中更早地到來了。

雲飛是盈騰科技創始人兼 CEO,這家網際網路公司位於鄭州,主營業務是在小紅書等社群網路上營銷「帶貨」,團隊規模在 15 人左右——然而,自去年底創始人云飛接觸到 ChatGPT 後,一切都發生了變化。雲飛「痴迷」ChatGPT,曾在一週內深度使用了 200 多個基於 ChatGPT 的衍生產品,慢慢摸索出了駕馭 ChatGPT 之道。

轉折點在今年 1 月到來。當雲飛試著把公司的文案模版輸給 ChatGPT 後,他發現後者給出的文案接近、甚至超過了員工寫的文案。糾結數週後,他裁掉了文案團隊的全部 7 名員工。而這一決定也是 ChatGPT 幫他做出的。

當意識到 ChatGPT 能給公司「降本增效」後,雲飛迅速意識到這是一門好生意。今年 2 月,他成立了新團隊,專門研究怎麼幫企業完成人的「替代」。在 ChatGPT 的建議下,他選中了客服行業。3 月,他研發出了基於 ChatGPT 的客服系統——據他表示,一家使用了上述系統的電商公司,已經因此裁掉了整個客服團隊的 25 名員工。

類似的動作還在不斷髮生。4 月 12 日,知名公關及廣告服務商藍色光標也發郵件稱,為了遏制「核心能力空心化」的勢頭、也為了「全面擁抱 AI­GC(AI 生成內容)」,管理層決定無期限全面停止創意設計、方案撰寫、文案撰寫、短期僱員四類外包支出。藍色光標已表示郵件內容屬實。

機器到底能不能「替代」人?雲飛的故事目前顯示,能,而且這一進程正在加速發生。這是這個時代浪潮下的一個切面。而作為人類,或許我們真正要思考的問題是,為什麼人會不如機器?人究竟如何才能免於被機器替代的恐懼?

以下是雲飛的自述:

提升 ChatGPT 生產力的關鍵:

「調教精度」

當在對話方塊裡看到 ChatGPT 生成的那段媲美人工的文案時,我驚豔了。那一刻,我知道我可能不再需要那 7 名文案員工了。當然,這份驚豔並不是憑空發生的——它源於我對 ChatGPT 長時間的痴迷鑽研、以及不斷最佳化迭代的 Prompt(ChatGPT 的聊天提示詞)。

去年 12 月初,ChatGPT 大火,有朋友分享給我,說跟我的業務很契合,讓我試試。我一用就很驚喜,沒想到它比百度強,能給出很系統的答案。幾天後,我就在想怎麼把它跟公司業務結合起來。

我在 2021 年創立了盈騰科技,專門做圖文帶貨業務,就是在社交媒體上發佈圖文內容、帶動商品銷量。當時,我招了 7 名文案和 4 名運營做這件事情,文案員工按照我寫的《盈騰科技帶貨文案標準化寫作》模版寫文案,運營員工則負責發佈和資料分析。這項業務高度依賴文字處理,ChatGPT 恰好擅長這個事情。

所以當時,我就把這套寫作模版分 10 次、每次 2000 字,「喂」給了 ChatGPT。當時,ChatGPT 寫出來的文案還可以,但沒有到直接可以用的程度,依然需要人工改。

等到今年 1 月初,網上關於 ChatGPT 的討論又很熱了。看完別人厲害的使用案例後,我意識到或許不是 ChatGPT 不夠強大,而是我的調教方法不對。所以我開始了瘋狂的研究。

大概一週多的時間,我沉迷於 ChatGPT 無法自拔。我就在辦公室沒日沒夜地研究,客戶也不見,感覺一點不累,反而很亢奮。當時我試用了國內外 200 多個基於 ChatGPT 的產品,包括日報生成器、使用者畫像生產器、流量報告生成器等等。我越用,越感到 ChatGPT 的強大。就像你發現了一個寶藏,不願被人知道。它深深地觸動了我的內心,我幾乎熱淚盈眶,為「此生之年」能用上這個東西而感到感激。

在這段密集學習的時間裡,我慢慢學會了調教 ChatGPT 的核心方法——那就是更好的 Prompt。比如我會通過控制變數,改變 Prompt 的輸入方式,去看 ChatGPT 輸出的結果有什麼變化。最終,我總結出了這三條 Prompt 規律。

一是,ChatGPT 更擅長識別精確的計算機語言(後者會給出明確的輸入、運算、輸出指令等),所以你的表達要像「計算機語言」一樣精確;二是,ChatGPT 更擅長識別專業性的語言(比如「股票市場的價格」更專業的表述是「股票價格」),這其實考驗你的知識結構;三是,ChatGPT 更擅長識別英文。

以專業性的語言為例。比如過去我會跟 ChatGPT 說,「請你用 8 歲小孩能聽懂的話,去描述 xx 產品的參數。」但實際上,這句話更專業性的表達應該是,「請你用自然語言去描述 xx 產品的參數。」因為在 ChatGPT 眼裡,自然語言就是人類的通俗語言。用這種專業語言式的 Prompt,得到的結果就會更好。

雲飛在 Prompt 中用到了專業性話語「自然語言」

我開始用這套 Prompt,結合文案模版,讓 ChatGPT 幫我們寫文案。結果發現,它竟然生產出了和我們的文案員工水平媲美、甚至更好的文案。它輸出的文案完全達到了我們的使用標準。——可見,決定 ChatGPT 生產力的關鍵因素是「調教精度」。

經過雲飛反覆 Prompt 後,ChatGPT 產出了「跟人工媲美」的文案

考慮到使用的便利性,我們索性直接把這套方案做成了一個工具。毫不誇張地講,這比以往我們使用過的任何提高文案創作效率的工具,要強至少幾十倍。

1 月中旬,我已經確信,ChatGPT 和衍生工具可以完全取代那 7 名文案。作為老闆,我肯定會考慮降本增效的問題。於是,我想到了裁員。

雲飛團隊製作的「知乎文案生成器」工具

披著「創造性工作」外衣,做著「機械性工作」?

算一下帳,一名全職文案的月薪是 4500 元左右,7 名文案就要 3 萬左右的支出。而 ChatGPT 賬號每個月只要 480 元。這是百倍的降本。而且,原來文案員工一天只能寫 3、4 篇,但 ChatGPT 的產量是他們的好幾倍,大大增加了效益。

從理性的角度來說,我應該裁員。但從感性的角度來說,我依然感到猶豫、痛苦。

我知道裁員會給員工帶來怎樣的影響,特別是有一個文案同事跟了我一年半,我實在於心不忍。人類是有情感的動物,有時候沒法做出理性的決策。那半個月,我一直反覆糾結於裁員與不裁員。後來我靈機一動,不如把這個問題拋給ChatGPT。

說實話,一開始它給我的答案並沒有參考性。於是,我重新改變 Prompt,給它輸入了幾個專業的決策模型,如決策樹(基於樹形結構的分類模型)、貝葉斯(基於概率統計的分類模型)、神經網路(模擬人類神經系統的模型)和線性迴歸(基於線性模型的迴歸模型)等等。最終,ChatGPT 給了我一個非常驚豔的答案。

它沒有直接選擇「裁」或「不裁」的答案,而是創造性地給出了第三種答案。

在它看來,我糾結的問題其實並不是裁員或者不裁員,而是「如何降低對跟隨我時間最長的那個文案童鞋的愧疚感」。確實是這樣啊,其實我心裡已經做出了裁員的決定,只是無法消除愧疚感而已。ChatGPT 幫我把這個問題浮現出來了。以此為突破口,我又問了它解決方案是什麼。

「綜合考慮員工情感和企業效益」——最後,我採納了 ChatGPT 給出的建議,將那位跟隨我時間最長的文案同事安排到了一家朋友的公司,以 N+2 的方式結束了合同。其他六個同事則以 N+2 的方式直接結束合同。就這樣,我解決了裁員的問題。

雲飛就「裁員與不裁員」諮詢 ChatGPT 的過程

他們離職後,ChatGPT 頂上了他們的工作。我給剩下的 4 名運營員工每人配置了一個 ChatGPT Plus 賬號,讓 ChatGPT 直接幫他們寫文案。就這樣,原先需要 11 個人做的事情,現在 4 個人就能搞定。我們人效翻了兩番,每月收益也增加了 10 萬元。

裁員的那一天,我把文案的小夥伴們都叫到會議室,開誠佈公地講了是因為 ChatGPT,才導致了他們被替代。

這個事比我想象中地更傷人。會議結束之後,有小夥伴感到非常失落,單獨找我談話。他說,從沒想到科幻片的場景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他覺得,哪怕是被另一個文案寫得更好的人取代了,自己都可以接受。而被ChatGPT替代了,他真的心有不甘。

如果你要問我,為什麼人會不如機器、會被機器替代?我想先問你,是不是你做的是類似機器的工作?

機器的特點是高重複性,遵循規定的流程和程序,沒有太多的創造性。就像我們的文案寫作一樣,我已經把模版給寫出來了,你要做的只是按照這個模版去填內容,這是不是一件相對機械性的工作?如果是機械性的工作,那你怎麼比得過機器呢?

雲飛團隊的《盈騰科技帶貨文案標準化寫作》冊子

其實在職場上,我們做習慣了很多事情,就賦予了它創造性的含義。比如文案寫作,你認為是「創造性」的,但其實他們本質上做的是機械性的工作。從這個角度出發,可能許多職場白領們需要反思的一個問題是:你的工作到底是不是披著「創造性工作」外衣,本質上在做著「機械性工作」的事情?

一個職場白領做的很多事情,比如資料的輸入、整理和歸檔,檔案的管理和歸檔,審批的申請和處理等等,在我看來其實都屬於「機械性工作」。

當然,我也會反思自己,我的工作難道就沒有「機械性」嗎?當然會有。比如,我要流程性地收發一些資訊、籤合同、蓋章等等。但是,我也有自己不可替代的部分。比如我有商業思考、能跟人社交、手握資源等等。ChatGPT 沒法陪我跟客戶吃飯、代我參加圈子聚會吧?這可能是我有生之年「不可替代」的部分。

而那幾位離職的文案同學,他們有些還是選擇繼續從事這個行業。他們也開始買我們公司的 ChatGPT 課程,決心要擁抱 AI,跟其他人拉開差距。當然更根本的是,他們說,希望多去做一些「高思考性」、「高創造性」的工作。

用 ChatGPT,幫其他企業裁員

裁員事件結束後,我已經深深地被 ChatGPT 的能力震撼了。當時我就覺得,自己有責任把這個好東西推廣給別人。比如幫助其他行業進行「降本增效」——當然,這也是一個好商機。

2 月,我成立了基於 ChatGPT 的新業務「一起 AI」,招了 6 名開發、2 名商務。業務的核心就是基於 ChatGPT,打造應用產品。

當時 ChatGPT 正在風口浪尖,時間很緊張。為了快速確定創業領域,我就直接問 ChatGPT,「中國最有可能被替代的崗位有哪些?請列舉 25-30 個,並進行排序。」緊接著,我們把得到的答案做成調研問卷,發到了我所在的創業交流圈子裡。這個圈子大概有 1000 多人,很多都是創業者。我讓大家投票,哪些崗位更容易完成人工替代。

最後,投票的結果,前三名是客服、編輯等。我盤算了一下,似乎選擇客服行業最能給我們帶來正反饋。

我找了幾個電商領域的朋友,快速地了解了一下客服行業的痛點。我發現這個行業的人工投入非常重,有朋友甚至招了 25 人的客服團隊,三班倒回復訊息。不過這裡面有大量重複性的工作,比如電商公司都建了標準問答庫,人工客服主要是從這個庫裡蒐集答案給消費者——而理論上基於這個語料問答庫,ChatGPT 也能具備回答的能力。

就這樣,我們判斷可以做基於 ChatGPT 的客服定製解決方案。為了穩妥起見,我測試了一下市場需求。我在一天之內讓設計人員畫出了產品原型圖,很快有 5、6 個電商老闆找過來,每人付了定金買了一套。我意識到,這個東西真的有市場。

從有創業想法到拿到客戶定金,總共花了三天。而從拿到定金到做完產品,我們只花了兩週。目前,這套 ChatGPT 客服系統已經在客戶公司使用了一個月。

如果你要問,為什麼同期這麼多做基於大模型的客服方案的公司,我們能率先落地。我覺得是因為我們的執行速度比較快,而這也離不開ChatGPT的幫助。比如在產品的開發過程中,我遇到了機器回答不準確的問題,就會直接去問 ChatGPT 該怎麼辦。在它的指導下,我們用更快的速度把產品開發出來了。

我們也沒有心理包袱。哪怕做不成又怎麼樣呢?我們起碼在 ChatGPT 這個風口浪尖的賽道上嘗試過,就算做不成,也能給我們之後的創業積累經驗。

目前,這個 ChatGPT 客服不僅完全具有人的說話邏輯、語氣,還比人類回答得快、回答得準。而且它完全不需要休息,可以 7*24 小時回覆。

現在使用我們這套系統的客戶,是鄭州的一家二類電商公司。他們做的是家裝品類,在京東、淘寶排名前列。它們在使用我們這套ChatGPT客服系統的第一週,就把原來客服團隊的 25 人全部都裁了,一個都沒留。這真的超乎我想象,我以為至少要等上一個月。現在,它們只剩下 3 名客服主管,處理一些 ChatGPT 實在無法回答的問題。

一個月的試用時間結束後,我們馬上會將這套客服系統向所有的客戶推廣。現在,有來自成都、宜賓等地的一些客戶,在找我們學習、參觀完之後,想採購這套系統。這意味著,很快在各地會有更多的客服將被裁員。

九個機器人助手,個人生活已離不開 ChatGPT

除了助力公司業務,ChatGPT 也已經「接管」了我的個人生活。

我梳理了一下自己生活中,有哪些事情可以交給 ChatGPT 去做,比如涉及文字寫作、思考決策等等。最終,我部署了 9 個專屬的 ChatGPT 機器人,專門打理我的生活。

比如「日報機器人」。我給自己定了一個規矩,每天五點要發一份日報給所有員工,這樣大家都知道今天 CEO 都幹了什麼。原來,我要吭哧吭哧寫很久。但現在,我把日報寫作結構用 Prompt「喂」給了 ChatGPT,它就可以幫我寫。每天,我只需要輸入自己做的事情,它就會以我的名字、語氣生成日報,一鍵發送給全員。

又比如「小飛 AI 決策機器人」。這是 ChatGPT 為我做出裁員決策時,我拎出來的工具。AI 沒有人類情感的干擾,只會根據事實和邏輯進行分析和判斷。所以它能幫我避開認知盲區,更好的決策。比如當你糾結要不要跟某個老闆吃飯時——不吃飯,會丟單子,吃飯,又會得罪女朋友。這時候它就會給出答案。

我也把這套機器人賣給了別的老闆,近 3 萬元一套。可見個人的需求也是商機。

雲飛的「AI 決策機器人」

雲飛的「AI 決策機器人」

這麼說吧,這 9 個機器人至少幫我省了 60% 的時間。我經常上午就把事情做完了,下午時間就喝喝茶、跟朋友聊聊方向。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我可以從容地接受採訪。我不再沉溺於事情本身,而是可以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上了。

所以我說,我已經離不開 ChatGPT 了。前陣子,ChatGPT 關停了很多賬號,我感到特別難過,就好像生活突然少了什麼東西的感覺。我有時候甚至在想,所謂人工智慧——逐漸變成了我是人工、它是智慧,我這個人工,離不開它這個智慧了。

雲飛公司開發的幾款基於 ChatGPT 的工具

但其實,目前面對 ChatGPT,願意去探索、研究的人還是少數。年齡偏大的人更是這樣。很多人甚至對它有牴觸情緒,會心想,「這東西不就是小孩玩的嗎?我何必研究呢?」而那些在研究的人,可能又很少有人會實際落地做些事情。大多數人都是在觀望階段。

我一直是個比較願意學習新東西的人。我 1996 年出生,今年 27 歲。我的大學專業是工科,但我就自己學習了計算機語言。因為我經常聽搞技術的人說一句話,「這個事情不就寫一個腳本的問題嗎?」所以我也決定要學。這也是我現在能更好地跟 ChatGPT 互動的原因。

2018 年畢業之後,我去了一家諮詢公司。當時我們主要是給一些企業診斷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那兩年多的時間,讓我積累了大量的商業認知和方法。

或許正是這些原因,讓我比較敏銳地踏上了 2020 年圖文帶貨的風口。今年,我又抓住了 ChatGPT 這個風口。

我曾經看過一個 TED 演講,它提到人的 20-30 歲是黃金時期。這時人各方面壓力都比較小,而且思維模式、情緒模式、人際交往模式等等都還沒有定型。所以這時候不要浪費時間,一定要抓住機會成長。這給我很大的啟發,讓我重新思考我的人生。以前下班回家之後很累,我就開始刷抖音。但現在,我會學習這些新的東西。

未來,我覺得會用AI的人、和不會用 AI 的人,差距會越來越大。長期來看,前者肯定會淘汰後者。所以,我們可以拆解一下日常工作中,哪些事情是 AI 能做的,把自己的競爭力和 AI 結合起來。我覺得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獲得指數型的成長,從而不被機器「替代」、不被時代「淘汰」。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相關文章

ChatGPT 的「神功」,是如何煉成的?

ChatGPT 的「神功」,是如何煉成的?

最強對話式 AI,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AIGC 在這幾個月成了一個大熱的話題。 頗有些風水輪流轉的感覺,如同年初大火特火的 web3 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