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們組團抗議,就因為太多人用AI搞事。

誰能想到,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抵抗 AI 的運動,居然會發生在藝術圈。

前段時間,世界最大的藝術交流社區 ArtStation ( 後面簡稱為 A 站 )突然就炸了。

點開網站的首頁,幾乎找不到畫師們發表的作品,而是一堆齊刷刷的「禁止 AI」的LOGO 。

而且,這並不是因為網站識別 AI 作品的演算法,而是大量使用者自發組織的抵制 AI 運動。

不得不說網際網路上這麼團結的時刻,已經很久沒見到了。

要知道 A 站放在藝術界可以說是相當的權威,畫師在上面展示交流,尋找靈感,還將它作為作品集的展示窗口。

在畫師們眼裡, ArtStation 好比是藝術圈裡的知乎。

大廠的 HR 跑到 A 站,基本是一招一個準。

因此 A 站的學習氛圍很濃厚,使用者們也一直堅持上傳自己的原創內容。

不過自從 AI 生成式繪畫火了之後,網站一夜之間冒出了不少內鬼。

一些使用者上傳的,壓根就不是手繪的內容,而是 AI 生成的作品。

而是 AI 生成的作品

而且由於 AI 可以沒日沒夜的工作,只要你肯輸入,它就能源源不斷地為你生成作品。

久而久之, A 站的首頁大有給 AI 作品所爆破的趨勢。

但這顯然不是使用者們喜聞樂見的狀況

但這顯然不是使用者們喜聞樂見的狀況。

對他們來說,在 A 站發佈 AI 生成的作品,就好比是在招聘網站上填寫由 AI 生成的簡歷,在知網上投稿 AI 生成的論文。

總之,就是純純的不講武德。

總之,就是純純的不講武德

而那些盜取原創作品,在本地架設 「 煉丹爐 」 讓 AI 模型訓練某一特定畫風的行為更是讓畫師們感到憤怒。

像是 ArtStation 和 Flickr 等公共 UGC 平臺如今都成了人工智慧抓取資料集的重災區。

靠腦力勞動辛苦創造的作品,如今只需要點點滑鼠,就能生成類似風格的作品,甚至還被拿去商用。

這種被 AI 背刺的感覺,比別人在考試中抄了你的卷子,最後分數還比你高更加難受。

因此在使用者的眼中,平臺默許 AI 作品的上傳,那妥妥的是在損害使用者的權益。

不久前,一名叫亞歷山大 · 納尼奇科夫( Alexander Nanitchkov )的保加利亞插畫師主動站了出來。

在 A 站發出了這樣一張 「 抵制 AI」 的宣誓圖。

圖片雖然簡單,但卻充滿力量

圖片雖然簡單,但卻充滿力量。

那些深受 AI 作品困擾藝術家們,紛紛振臂高呼,通過轉發的形式加入抵制 AI 的大軍。

使用者們的訴求很明確,就是希望平臺能夠刪除站內所有的AI生成式作品,以達到支持原創作品的目的。

然而面對使用者們高漲的情緒, A 站卻做出了一個教科書式的錯誤決定。

——那就是,將亞歷山大發表的帖子統統刪掉,接著關閉了他賬號的評論區。

至於此前使用者轉發的內容,也相繼被網站 404 了。

網站這一波神仙操作,顯然是砸爛了自己的腳。

因為刪帖,這件事反而越傳越廣。

越來越多的藝術家開始關注到了亞歷山大的遭遇,紛紛自發加入了這場 「 反賽博 AI 大遊行 」 。

在眾人的不懈努力下, A 站的首頁終於被抵制 AI 的圖片所佔領。

與此同時,在Twitter等社交媒體無孔不入的覆蓋下,更多的業界大佬聞訊趕來,扛起了抵制 AI 這一面大旗。

其中不乏《 地獄伯爵 》漫畫原作者 Mike Mignola ,以及曾為迪士尼任天堂工作的插畫師 Nicholas Kole 。

就連國內的藝術家,也開始在微博表明反對 AI 的立場,整個藝術圈可謂是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眼看聲勢鬧得越來越浩大,一度保持沉默的 A 站也終於是坐不住了。

12 月 14 日, A 站發佈了針對平臺上 AI 生成作品的一系列聲明。

一句話總結,就是我們不會禁止 AI 作品的上傳和 AI 的研究及商業化,但我們會嚴肅對待侵權行為。

差評君看完後的感受就是, A 站好像什麼都說了,但好像什麼也沒說。

比如平臺應該如何界定使用者上傳的是否是 AI 作品,又或者是否會減少 AI 作品曝光量,這些問題那可都是隻字未提。

至於使用者最關心的作品會被第三方侵權的問題, A 站只是輕描淡寫地提供了一個手動標註的選項讓使用者自行決定是否允許AI的抓取。

所以到這裡問題解決了嗎?顯然是沒有。

於是各路藝術家乾脆玩起了一些嘲諷式的創作,在平臺上發起一輪又一輪的抵制運動,大有要和平臺魚死網破的態度。

不過相比於 A 站這種模稜兩可的態度,有些藝術平臺卻開始與 AI 作品劃清界限。

比如 Pixiv 在今年十月就宣佈會為 AI 生成作品添加標識,同時增添相關的篩選功能。網站的 AI 作品將會與通常的作品完全劃分。

Wix 旗下的藝術家社區 DeviantArt 也在上個月宣佈了針對平臺創作者的保護政策。

網站將會在其藝術關聯的 HTML 頁面後附加 「noai」 和 「noimageai」 指令,以警告 AI 模型。

雖然這些做法,只能防君子不防小人,但至少體現出了平臺的態度。

子不防小人,但至少體現出了平臺的態度

而像是 Newgrounds , PurplePort 和 Getty Images 這些平臺,更是完全禁止了人工智慧生成藝術。

不得不說,各大平臺對於 AI 繪畫小心謹慎的態度,既體現出他們擔心 AI 藝術對藝術家群體的影響,也為了規避 AI 藝術因為步子邁得太大而造成種種亂象。

比方說,被譽為 「 二次元老婆生成器 」 的 Novel AI ,就使用了未經授權,通過網路爬取內容作為訓練資料集;

還有人通過模仿他人的作品風格,進而在網路上售賣牟利;

甚至有Twitter網友在某著名藝術家剛去世後,就立馬用 AI 模型模仿出他的繪畫風格。

總之因為缺乏相應的法律法規, AI 作品的版權仍處於一個難以界定的灰色地帶。

對於創作者們來說,他們在 AI 技術面前已然成為一個弱勢群體。

除了在自己發佈的作品中添加水印、馬賽克或是反對 AI 的標註,藝術家們能做的,其實並不多。

當然,讓平臺去禁止使用者發佈 AI 作品也只是權宜之計。

行業真正要做的,是讓開發者和平臺共同通過技術手段來保障創作者的權益。

至少從目前來看,這可能是最兩全其美的辦法了。

撰文:時差編輯:面線

封面:萱萱

圖片、資料來源:

ArtStation官網

知乎:如何評 Artstation 網站畫師聯合抵制 AI 作品?

遊戲研究社:ArtStation使用者正在通過刷屏來抵制AI畫作刷屏

相關文章

麥當勞是怎麼在年輕人心中封神的?

麥當勞是怎麼在年輕人心中封神的?

這幾天杭州熱了起來,掐指一算,又要到了嗦雪糕的季節。 世超還記得,去年在街頭一手插口袋,一手吃雪糕的樣子還挺帥,只是一起嚥進肚子的,還有聽到...

特稿丨拼多多正在失控

特稿丨拼多多正在失控

*本文原創發佈於差評孵化的商業財經類帳號 「 知危 」 拼多多的生態,似乎正陷入某種莫名的失控。 在失控中,平臺催生了各種各樣的 「 惡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