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用個顏色還要付錢,潘通這是想錢想瘋了?

最近,一個新聞在設計圈炸開了花。

很多人發現自己 PS 裡的那些「 潘通色 」要收錢了。

所謂潘通色,就是由潘通( Pantone )公司定義的一系列顏色,主要用於印刷行業。

像可口可樂、星巴克、愛馬仕等產品的包裝,都用到了潘通色。

當然,差評也經常用到潘通色

當然,差評也經常用到潘通色。

老差友應該知道,咱們很多周邊產品都會用一種藍色,這個藍色就是 Pantone 072C。

之前,這些潘通色在 Adobe 軟體都是隨便用。

但現在潘通改模式了,絕大多數最常用的顏色要收費,一個月 49.9 元,一年 599 元。

如果不掏錢,差評設計師在 PS 等軟體裡就再也選不到 Pantone 072C 了,那產品就不用做了,錢也不用賺了。

同樣的,其他公司和個人不付錢,也會遇到類似情況。

所以一聽到這訊息,很多設計師就坐不住了,跑到相關Twitter下口吐芬芳。

他們認為自己已經為 Adobe 掏錢了,也買潘通家的色卡了,怎麼軟體裡顏色還得再付一次。

還有人說色彩本就是大自然的產物,潘通只是定義了它,就可以隨意收費?

可能此時,已經有差友想到了一些旁門左道。

這個顏色,想白嫖也簡單吧?

我在網上找潘通色的 RGB 、 CMYK 顏色程式碼複製一下唄。

聰明!但設計師可能不想這麼做

聰明!但設計師可能不想這麼做。

首先,一個設計稿要印刷,那它的顏色模式就是 CMYK 的。

但是,很多潘通色是在 CMYK 色域之外( 比如夜光色、金屬色 ),甚至還有一部分超過了 RGB 色域。

這些顏色,你要麼找不到他們的顏色程式碼,要麼也只能找到一個僅供參考的色值。

這個參考色值,不能保證顏色完全正確。

這個參考色值,不能保證顏色完全正確

就算有一種色彩模式叫 LAB ,它的色域非常廣,你可以找到潘通色對應的 LAB 色值,再手動 「 復刻 」 出來。

但 LAB 色值也是由第三方提供,還是不能保證準確性。

而且你拿著這個復刻的顏色交給印刷廠,印刷廠在校對時也沒法幫你辨別,要印刷出的潘通色和你給的色是否一致。

就好比兩個人一個說杭州話,一個說臺語。他們都在說 「 我是你爸 」 ,但因為語言不通,雙方都沒法確認對方是不是在說 「 我是你爸 」 。

總之一句話:想白嫖行是行,但工作流程會多轉幾道彎,而且會有一定風險。

時間一久被搞煩了,就會想著:MD 還是付錢算了。

看到這裡,差友們或許還有一個疑問

看到這裡,差友們或許還有一個疑問:

這些設計師咋非得用潘通色,自己選顏色不行麼?

就這麼說吧,如果你的設計稿經常要印刷,不用潘通色,真的很難辦事。

因為整個印刷業,幾乎都被潘通牢牢綁住了。

今天呢,差評君就和大夥兒聊一下,它是怎麼綁住設計師和印刷廠的。

首先「 潘通 」是按英文名 Pantone 音譯的,官方名是「 彩通 」。

潘通業務並不多,說白了就是一家只會搞顏色的公司,主要產品就是色卡。

這個色卡上印著很多顏色,一旁還寫著要按什麼比例混合油墨,才能配出這個顏色。

配方指南就是了。

配方指南就是了

誒,就是靠這玩意,讓潘通從一家小印刷廠變成了「 色彩權威機構 」。

上世紀 50 年代,一個叫 Herbert 赫伯特的小夥子大學畢業,進了一家印刷廠上班。

和別人玩泥巴不一樣,小赫從小愛玩印刷。

長大後他猛攻化學,獲得了生物學和化學雙學位,所以在調製顏料這一塊,他是爐火純青。

公司為了印刷各種顏色,倉庫要常備 60 種油墨,但小赫只要 12 種就夠了。

小赫長大後的樣子 ▼

小赫長大後的樣子

那會設計師和印刷廠合作時總有個難題,廠商刷出的顏色不對。

廠商刷出的顏色不對

打個比方,差評君前兩天遇到一些傷心事,想把一批帽子印成綠的,原本想要的是這樣。

結果廠商做出來的是這樣的

結果廠商做出來的是這樣的。

結果廠商做出來的是這樣的

原因很簡單,僅靠口頭上的溝通,印刷廠無法 Get 到我想要的綠。

那顏色不對,就只能打回讓廠家重印了。

像這種事情啊,在當時很常見。

這一切被小赫看在眼裡,在工作幾年後他把公司盤了下來,並改名為 Pantone 。

接著第二年,他印刷了第一本 PMS ( 潘通匹配系統 ),也就是色卡。

這玩意可是解決了業內的 2 大難題。

第一個,就是剛才綠帽顏色不對的問題。

有了色卡,客戶就可以選定上面的顏色,然後印刷廠按照色卡上的比例,混入油墨就行。

第二個

第二個:不同印刷廠印的顏色不一樣。

那會印刷廠之間都沒有標準,我家用託尼牌油墨,他家用黑胖牌油墨。

那如果一家企業合作了多家印刷廠,產品顏色就會不一樣,然後影響到銷量。

你想想,你在超市裡看到一排雪碧中有幾瓶綠的發白,你大概率會認為它們是山寨的或者過期了,自然不會買。

曾有個真實案例,柯達發現自家膠捲總會剩一批在櫃檯沒人買,後來才查明問題在包裝盒上。

柯達的包裝盒是幾家印刷廠一起承包的,印刷廠用的油墨不一樣,最後印出來的黃色就有亮有暗。

暗黃色就給人感覺這玩意很舊,要過期了,顧客就只挑亮黃色的包裝買了。

不過小赫做的色卡,是點名要用潘通牌油墨。

這操作,你說是在照顧自家生意,不假。

但另一方面,這個規定保證了不同印刷廠能印出一樣的顏色。

後來柯達試了下潘通的色彩方案後,問題果然解決了。

那為了產品( 包裝 )不會有色差,很多企業都願意用潘通。

另外,因為不用儲存太多種油墨,配方寫好了沒有試錯成本,印刷廠也願意用。

所以當時潘通在市場上是很能打的,加上大家都在用,你一家不支持,在合作上就有劣勢。

接下來幾十年,潘通就順理成章地佔據了大多數市場,從印刷業到設計業,再到計算機業。

1990 年,潘通和世界上大多數的設計軟體簽了許可協議。

1992 年 Adobe 、 Bitstream 、 Deneba 、 MultiAd Services 、 Quark 都宣佈在最新軟體版本中支持 Pantone 色彩系統。

此外利盟、施樂、惠普、還有賈伯斯創建的 NeXT 等多家公司都和潘通有合作。

如果說千禧年之前,讓潘通佔據市場的是實力和先機。那麼千禧年之後,讓其繼續擴大影響力的,就是它的營銷手段了。

年度代表色,就是典型例子

年度代表色,就是典型例子。

每年 12 月,大夥兒都會看到一個新聞:年度代表色公佈了。

什麼 2021 年代表色亮麗黃 & 極致灰, 2022 年的是長春花藍,吧啦吧啦的。

每次年度色出來後,很多時尚潮品的顏色都會有意與其掛鉤。

就搞得用了這個色,什麼玩意都有逼格了一樣。

據說選年度色的會議還極其神秘,具體位置不詳,只知道十幾個匿名成員會圍成一圈,提出各自的顏色靈感。

說實話,幾個色彩大師神頭鬼臉的開個會,就能預測下一年最流行的顏色?

我是不信的。

曾有人爆料,在發佈年度色前幾個月,潘通會和指甲油廠商、酒店各種公司籤協議,讓他們按指定色調去推產品。

等到公佈年度色彩後,大家會突然發現,哇靠,這個年度色好像真的無處不在耶。。。

推完了年度色,潘通還會搞一些聯名活動造點勢。

有流量、有人氣、有大牌撐腰,影響力不就來了麼。

差評君這個門外漢,是通過年度色才知道的潘通,這就能看出它營銷挺成功的。

總之,潘通從一家印刷廠成了如今的「 色彩權威機構 」,打下了幾乎整個設計印刷的江山,離不開優秀的色彩系統。

但,也絕對少不了自家的營銷手段。

但,也絕對少不了自家的營銷手段

60 年前,小赫在印刷第一本色彩系統後,悄悄寫了信給 21 家油墨生產商推薦自家產品。

最後成功簽約了 20 家,讓他們生產潘通油墨。

有了這 20 家油墨廠,各地印刷廠才能買到潘通油墨,為潘通系統傳播播下了種子。

不難看出,小赫一開始就想著成為權威。

60 年後,小赫的目標是早已實現,但一家公司成為權威和行業標準,真就是好事嗎。

一個設計稿要印刷,那麼從一開始對著色卡選色,到設計完把色號發廠家,最後廠家按色卡上比例去調配印刷,這一套流程下來都離不開潘通。

如果不用潘通,那印刷廠可能會印錯顏色,不同廠印的色也可能會有色差。

對企業、對設計師、對印刷廠都不好。

潘通是幫助了這些人

潘通是幫助了這些人。

但同時也綁住了這些人。

他家一套色卡價格動輒一兩千,每年還得更新換代,該買還得買吧。

現在光買色卡還不夠,顏色也要另外付費,咱們口吐芬芳之後又能怎樣呢。

這就和當初 Adobe 改成訂閱制,大家罵罵咧咧最後還是付了錢一樣,拿他們沒什麼轍。

雖說這件事目前影響還不是很大,難受的只是那些要接觸印刷的設計師。但市場已經是它的了,誰也不能保證潘通以後不會有其他操作。

畢竟我們都知道,一旦一家公司掌控了足夠大的市場。

壞事,可能會接踵而至。。。

撰文:刺蝟編輯:陽光雨 面線

圖片、參考資料:

Verge :You now have to pay to use Pantone colors in Adobe products

Funding universe :Pantone Inc.History

Wikipedia :Pantone

PANTONE 發佈 2020 年的年度色:經典藍

How Pantone created a universal language for color

Pantone : How One Company Built a Business Turning Color Into Cash

Pantone 官網

Pantone 官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