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變:紐西蘭國安部門發佈「舉報手冊」!指導民眾揭發「可疑線索」

Redacted是油管上一個立場偏右的自媒體,夫妻彈唱型,來自美國,男的以前是Fox新聞網的主播。

的主播
的主播

頻道特點是粉絲集中、流量穩定。近期他們做了一檔關於紐西蘭的節目,短時間有三十多萬的播放量。

該視訊標題是

該視訊標題是「紐西蘭已經瘋了,這就是證據」,裡面討論的內容就是我們今天要說的內容。

史上首次,紐西蘭發佈「舉報手冊」

史上首次,紐西蘭發佈「舉報手冊」

10月27日, NZSIS官網上有條發佈,「NZSIS首次發佈指南,幫你識別暴力極端主義跡象」

NZSIS全稱The New Zealand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或紐西蘭安全情報局——紐西蘭版的CIA。

——紐西蘭版的CIA

目前掌門人Rebecca Kitteridge,秘書出身,從內閣秘書開始做到現在。

她表示,希望這份名為

她表示,希望這份名為Kia mataara ki ngā tohu – Know the signs, a guide for identifying signs of violent extremism的指南,能夠提高紐西蘭人對一些關鍵危險信號的認知

「我們希望讓紐西蘭人感到放心,而他們的擔憂也可能是我們的擔憂。我們希望他們有足夠的信心與我們分享他們的資訊。」

而這份指南,

而這份指南,從情報專業人員角度,教育民眾哪些是最值得關注的行為和活動。

近50個指標可識別可疑線索

近50個指標可識別可疑線索

該手冊全篇22頁,在紐西蘭安全情報局官網上可以下載。

根據這些公開資訊我們了解到

根據這些公開資訊我們了解到:

NZSIS分析了過去16年中所有的恐怖主義事件以及相關調查;

在分析中,觀察其中的共同行為和活動

通過對比,最後確定了近50個觀察指標

然後再將觀察指標進行分類,分別納入「心態和意識形態類」;「聯繫和關係類」;或者「研究和計劃類」等類別。

最後,再將這些成果的「縮略版」告知民眾,從而形成了這本「舉報手冊」:

跡象指標不應理解為「檢查清單」

跡象指標不應理解為「檢查清單」

國安部門在手冊中向民眾說明:這些都是跡象指標,不是checklists——不是讓你一條一條地去比對周圍的人

在這個前提下,下面從手冊中抽取幾個片段內容,僅供參考。

,僅供參考

在「意識形態類」這個章節,指標包括諸如「攝取暴力極端主義的視訊、媒體、音樂或資訊」、「擁有或展示已知的暴力極端主義的圖像和符號」、以及有相關捐款行為等,這個part比較容易理解。

在「聯繫和關係」章節,主要指標集中於是否和相關的人有來往,這也很容易理解,略去不講。

而在「研究和計劃」章節,手冊要求人們注意這些線索:

* 索取有關具有象徵意義的特定地點或地標的資訊,可能是官方建築、禮拜場所等;

* 是否有收集戰術細節或鎖定和意識形態有關的個人或場所的行為,*試圖進入重要的基礎設施而沒有合法的理由。

* 是否有詳細偵查,對特定場所進行不尋常的監視的行為,或特別注意安保程序,或拍攝不尋常的照片或錄影。

……

在「蒐集知識、技能和資源」章節,手冊主要集中於對於危險物品獲取的警惕(略)。

使用假名、創建專屬小組也在列

比較有意思的是,手冊有一個章節指導民眾「提高安全意識」

在其中,「使用假名」、「在網上上或特定社區內使用假身份」、「在加密論壇或簡訊上創建專屬小組」等行為,也需要警惕。

另外,

另外,「經常更換手機SIM卡」,「開始使用廉價手機用後即扔」,「使用VPN或者代理”等也赫然在列

也赫然在列
也赫然在列

但NZSIS也特別說明了一下:「這些指標所列的行為和活動,如果與本指南中所列的其他活動同時發生,則令人擔憂。這些行為單獨發生不被視為暴力極端主義的跡象。」

同樣的評價標準也適用於「行為異常」類別。

在「行為異常類」指標中,包括:突然沒有通知放棄工作、突然退出一個親密關係、突然出售或處理個人資產、突然遭到可疑的傷害,如無法解釋的燒傷或皮膚過敏

這類行為異常,也要同時有其他章節中的指標才算有效。

主要目的:找出「獨狼」

主要目的:找出「獨狼」

在3.15基督城恐襲之後,紐西蘭的「神經」開始變得緊繃。

今天,紐西蘭的威脅等級設定還是為「中」

這意味著在紐西蘭發動可怕事件是「可行」、「可能」

Rebecca Kitteridge說,「我們20%以上的反恐線索來自於公眾提供的資訊。在一個可以匿名和不被發現地進行有害活動的世界裡,這種線索越來越重要。」

她說,「我們知道獨狼(lone actors)最可能構成暴力極端主義的威脅。公眾可能比當局更有能力看到這種威脅,特別是在其早期階段。」

她說,開發這個手冊會成為一種資源,今後也會根據情況進行更新。

「這是對威脅的警惕,但不需要對此恐慌。我們有辦法一起合作,以保持彼此的安全。」

舉報是否會被濫用?

在油管這檔美國人做的節目中,談到了一個話題,就是舉報是否會被濫用?

今年,紐西蘭國內比較重要的安全事件就是惠靈頓國會廣場抵制封鎖這一段,Ardern政府好不容易才挺了過去。

今年10月31日,一篇報道稱,安全部門認同一個觀點,就是極端主義的「大雜燴 」導致國家安全部門將其反恐重點轉向,反權威成為新的關注。

Kitteridge承認,近幾個月來,應對 “anti-authority”已經從一個小眾問題膨脹為該機構的核心焦點。

她承認,情報機構大約三分之一的資源現在都集中在 “anti-authority”相關暴力行為防範上(以前更多是anti-terrorism)

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會擔心,舉報行為是否今後會延伸,比如延伸到舉報鄰居不遵守Lockdown規則,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想象的。

一位紐西蘭網友留言說,「我是一個67歲的紐西蘭人。我很慶幸自己正處於暮年,而不是20歲出頭的時候。Ardern和她的工黨政府用隱蔽的方式摧毀了這個可愛的國家。這本小冊子就是最新的例子。可悲的是,在我看來,大多數紐西蘭人都是冷漠的,沒有批判性思維,所以很容易被這屆工黨政府誤導。我將永遠表達我自己的觀點,並且永遠不會在這方面退縮。我們只需要有更多的紐西蘭人長出一些膽量,說,夠了吧。」

還有一個網友留言:「我感到震驚的是,澳大利亞和紐西蘭能夠如此輕易變得像加拿大一樣,從沒什麼戒備心變成了完全相反。我希望看到一項研究,研究這種情況如何能夠如此順利地發生。」

看來,這還是一個相當前沿的話題,其進程也在和紐西蘭類似的國家中出現,會如何演變,還要看其他條件如何,也只能時間才能證明……

–end–

相關文章

貴州行

貴州行

剛從莫斯科回來,又要去海南,對於信奉“行千里路、讀萬卷書”的我們來說,直飛海口總覺得缺了點什麼。他說貴州是很多年前去的,記憶裡的貴陽還停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