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日本當巫女,接觸到各式各樣有趣的人

在日本生活的6年中,有5年的1月份我都在淺草神社做助勤巫女。

其實這更像一份打工,一天能賺到8000日元,在打工裡算是很不錯的,而且還能接觸到各式各樣有趣的人。

01

好想好想當巫女

坦白說,我想當巫女,只是因為巫女的衣服很好看。

相信大部分90後,都是看著全國各大衛視引進的日本動漫長大的。如果你看過《美少女戰士》《犬夜叉》《神無月的巫女》《魔卡少女櫻》,以及前幾年大熱的動畫電影《你的名字。》,那一定對其中的巫女一職並不陌生。

巫女是動漫裡降妖除魔的神職人員,一定是黑色頭髮,身著白色上衣和紅色裙褲。不論色彩搭配,還是職業賦予的特殊性,巫女這個職業怎麼看都充滿了萌點,因此也是不少漫展裡爭相cos的角色。

日本動漫你的名字中就有巫女一職。下圖為漫畫《犬夜叉》中的桔梗,是戰國時代的巫女

△日本動漫《你的名字。》中就有巫女一職。下圖為漫畫《犬夜叉》中的桔梗,是戰國時代的巫女

2011年12月,知名旅日作家毛丹青老師,在微博上記錄瞭如何帶自己的學生去神社體驗巫女生活,最後還被包括NHK等媒體報道。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在日本,外國人也是可以當巫女的,遂在心裡種下了這顆種子。

2012年4月,當我揹著行囊前往東京留學時,最關心的不是如何學好日語、申請哪所學校,而是尋找能當上巫女的機會。

不僅在動漫世界,三次元世界裡巫女一樣很受歡迎。那些介紹巫女打工的網站,解釋了巫女的工作性質,基本以日常清掃、神社運營和販賣「御守」為主。而巫女也是作為一種普通的職業存在,並沒什麼特殊性。

但巫女一職僅面向年輕未婚女性,一旦結婚生子,就不可能再繼續做下去。神社不僅招收全職巫女,某些知名度高的神社在每年12月,還會招收臨時工巫女填補人手不足。

而我畢竟是來留學的,做全職巫女不太可能,考慮做個兼職巫女也不錯。2012年10月開始,我就操著不流利的日語,拜訪了居所附近大大小小十幾間神社,詢問他們是否需要巫女,免費幫忙也行,均被無情拒絕。

後來遇到好心的神官解釋,我才明白不是所有神社都需要巫女。有些住宅區裡的小型神社,基本沒什麼香火,神主只需要維持最低限度的運營。

後來我轉變方法,給東京比較有名的幾間神社打電話。也許是找對了方法,問到第二家淺草神社,對方告訴我12月招募的時候可以來遞交履歷試試。

02

「三宗教大法要演唱會」

到日本頭兩年,因為日語不夠好,我被淺草神社分配在約400年曆史的正殿裡接待參拜的人,因為在那裡不用說話,只負責給大家倒「御神酒」。

在正殿裡,我見到了政治家、演藝明星,甚至日本黑幫的組長。不同身份的人,祈求的願望也不同。空閒時,我躲在正殿旁邊的小房子裡做手工。每間神社的「御守」都不同,而這些「御守」都是半成品,需要神社的工作人員人工完成組裝。

後來日語熟練了,我就被分配到外面販賣「御守」。這幾年來日旅遊的外國人越來越多,尤其是國人。我的多元身份就派上了用場,漸漸就成了淺草神社的半個對外講解員。

如果你拉住一個前來參拜的日本人詢問他的宗教信仰,多半會聽到基督教、天主教、佛教、伊斯蘭教,但不會有人覺得自己信神道教。神社在日本只是傳統文化的象徵。神社的神職人員會過聖誕節,會在卡拉OK裡大唱聖誕頌歌。

1月1日新年元旦,是日本最重要的節日,而日本人的新年都是從「初詣」開始的。公曆最後一天的晚上,與家人或友人三五成群前往附近的寺廟或神社,在夜市買些零食、玩具,排著大長隊去許新年的第一個願、抽第一支籤,是日本人過新年最重要的儀式感。

在5天法定假期裡,前往淺草寺「初詣」的遊客多達300萬,這也帶動了這一地區的商業發展。屆時來幫忙的人不僅是我這樣的「臨時巫女」,還會有從別的神社抽調去幫忙的人。

第一次見到壯紫的時候,是在正月助勤動員會上。動員會那天所有人正襟危坐,聽從工作分配,他卻穿得像個視覺系搖滾歌手,在會議室裡格外顯眼。

熟識後壯紫告訴我,他家在蠟筆小新的故鄉春日部市。儘管大部分時間他打扮得像個新宿牛郎,但他是個實實在在的神主,而且他名下有17間神社。日本神道教大多內部通婚,所以說白了,壯紫全家都是神官,算是個妥妥的宗教N代。

不過他家的神社,大都類似於上文提及的小神社,在荒山僻野,沒什麼人氣,所以他才有大把時間搞副業,開地下演唱會。

我也應邀去聽過幾次壯紫的演唱會,大都是在小酒吧,叫些熟識的朋友來聽,唱些情歌、熱門流行音樂。後來不知怎的,這哥們兒終於活絡了起來,知道自己在視覺系和情歌方面實在沒什麼發展前途,轉而搞起了跨界。而他最大的賣點,便是號稱「歌唱的神主」。

尤其是2016年《你的名字。》大火,壯紫搭著神社的賣點,開始接受訪談、上節目,最後終於出了專輯。

2019年,他竟然還拉來了基督教的牧師與佛教的和尚友人,一起搞了個「三宗教大法要演唱會」。這種不正經又跨界的組合,竟也在東京地下樂團裡闖出了一席之地。

03

淺草神社的「秘密」

矢野幸士是淺草神社的神主,40多歲,個子不高,是一位性格開朗的大叔。他這種跟任何人都能侃侃而談的性格,在日本並不多見。在淺草觀光聯盟裡,他被大家稱為「三社祭之王」。他告訴我,其實他原姓高橋,是矢野家的養子。

在日本,無論神社還是寺廟,都是世襲的。日本人認為,運營神社的家族,有義務世世代代供奉神明,所以必須結婚生子,讓家族一直保持後繼有人。所以,當年矢野家後繼無人,便選中了遠親高橋家的兒子幸士。

少年時期的幸士對神社毫無興趣,他說他喜歡看《三國志》,欣賞劉備,夢想是去豐田工作,高中畢業就考去了豐田技術學校。

矢野家第一次詢問幸士是否願意繼承神社,是在他上初中的時候,那時他直接拒絕了,畢竟對一個少年來說,繼承神社一點也不酷;第二次是在他高中畢業之際,他已經拿到了豐田學校的錄取通知書;第三次是在他於豐田汽車電子研究所工作的時候。

幸士大叔說,這讓他想到了劉備三顧茅廬請諸葛亮出山。矢野家三次邀約足以表明誠意,幸士大叔便答應了下來。

但成為神社繼承人,並不是過繼為養子那麼簡單。在一個各行各業都要考執照的國家,成為神官自然也有相對應的考試。而要成為神主,必須上相應的神教大學。

幸士大叔不得不重新參加高考,考上日本僅有的兩所教授神道的大學,才有資格拿到「明階」的資格(在日本,神官分為五級,自上而下分別是:淨階、明階、正階、權正階、直階)。

去過東京旅遊的人,都聽過淺草寺的大名。臺東區有許多觀光景點,最有名的建築是天空樹;最有名的風景是夏日隅田川的花火大會;最有江戶風情的是仲見世商店街;而最具代表性的是淺草寺的正門——「雷門」。

淺草寺的正門——「雷門」

△淺草寺的正門——「雷門」

淺草神社緊鄰淺草寺,貼著這樣一座全國最具盛名的寺院,淺草神社的存在很是尷尬。即便是臺東區當地的居民也鮮有人知。淺草寺裡供奉的那座舉國聞名的觀音像,是淺草神社裡的三位神明、曾經的漁夫偶然在隅田川裡打撈上來的。而淺草寺,便是這三人為觀音像修建的。

1868年日本全國的「神佛分離」運動,讓淺草寺和淺草神社分離開來。直到1873年,淺草神社才改名,獨立成神社。某種意義上說,沒有淺草神社,就沒有淺草寺。

淺草神社的正殿,是江戶時代第三代幕府將軍德川家光指名於1649年修建的。在大都是木製建築的日本,打仗基本靠火燒。近400年的動盪歷史裡,淺草神社的正殿躲過了火災,躲過了東京大轟炸,也躲過了3·11地震,至今還屹立在那裡,是真正的歷史文物。

幸士大叔接手後,於1996年修葺了它,然後對外開放,迎接願意在這裡舉辦婚禮的新人。從一開始的無人問津,到現在每年平均舉辦300多場婚禮,這裡成為東京的人氣婚禮舉辦場所。

在此之前,淺草神社在東京的知名度,都是圍繞著東京規模最大的「淺草三社祭」存在的。大部分聽說過「三社祭」的日本人,心中都有一個疑問:「三社」有淺草寺、淺草神社,那另一個「社」是誰?實際上,「三社祭」的「三社」,指的是淺草神社裡供奉的、發現觀音像的三位「神」。

幸士大叔認為,現代社會里的神社,更大的責任是弘揚日本傳統文化。

他利用臺東區的地域優勢,在神社舉辦了許多活動:每月首日的「社子屋」,免費教市民製作一些傳統日本手工藝品;每週四針對小孩子舉行巫女舞教室;每月兩次的歌舞伎教室;還有日本書法、川柳教室、和服教室等。

這都讓淺草神社從一個沒什麼存在感的神社變得越來越具知名度。

矢野幸士利用淺草神社在臺東區的地域優勢,舉辦了許多活動,使得神社越來越具知名度

△矢野幸士利用淺草神社在臺東區的地域優勢,舉辦了許多活動,使得神社越來越具知名度

幸士大叔藉由自己的影響力,在日本神教界發起了「夏詣」這個新節日,意在呼應「初詣」,在年中感謝神明前半年的庇佑,期待後半年繼續平順安康。

「夏詣」結合了牛郎織女的故事,在每年7月7日舉行,號召女性穿著浴衣過節。搭配日本特有的夏日花火大會,想必未來更是一道日本傳統文化的風景。

也是這樣一個力圖弘揚日本傳統文化的神主,覺得我這個外國人也可以當巫女,然後我就成為了淺草神社歷史上的第一個外國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