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小年夜 創新中華菜【東京】

魔都人的小年夜是臘月廿九,相對於大年夜的臘月三十。曾經淡忘又重來的傳統裡,有「小年」,是祭拜灶神的日子,「北方」多為臘月廿三,南方多為臘月廿四。這個日子據說傳承自東漢,考證者引「後漢書」為證。唐代定為臘月廿四,清代改作「官三民四船家五」。北方襲官家的日子過廿三,南方自甘為民過廿四。至於魔都人是否因為在海邊,自認船家,只是將日子推遲到廿九,還是「小年夜」本是和「小年」不相干的日子,就不得而知了。

小年夜於魔都人是大日子,祭不祭灶神不太記得,家人好友聚在一起吃一頓卻是必須。

遠在異鄉,在節日更想有些儀式感。早早和朋友相約吃飯,地點就訂在銀座的沁馥園。

霓虹國雖然滿街都有「中華料理」,味道或經「改良」,或廚藝本就一般,相對於霓虹本土菜系,太不誘人。

不過託朋友的福,兩個月前被邀來到沁馥園,倒是覺得這家「創新中華料理」還蠻不錯。個人感覺好的不在「創新」,反而是尊從原味。菜系有些雜糅,不少粵菜,不少川菜,有點湘菜,還有點「海派」。廚藝水平不低,兩個月前吃的那道「不可說」的貴價菜,朋友說比他之前在內地吃到「做得好吃多了」。擺設也雅緻,比如開始前桌上的長方盤,水墨圖案,似乎並沒有實際用處,純為風雅。

可能人品很好,店家給安排了個室,室名「外灘」,三個魔都人很是感動……

前菜之一是涼拌海蜇頭,口感冰涼,嚼起來清脆。

第二道是口水雞,雞肉算鮮嫩,湯汁不太辣,吃起來對魔都人的口味恰恰好。

過年要有魚,寓意「年年有餘」。當日築地送來的是石斑,個頭足有兩斤,以粵式蒸。肉質綿實。石斑魚肉色潔白,滋味鮮美,據說有「海底雞」之稱,哈哈!

肉菜選了梅菜扣肉煲(忘記了拍照😭)。梅菜的滋味很正宗,扣肉有點偏柴。梅菜是嶺南特有的芥菜醃製而成,和寧波人用雪裡蕻醃製成的梅乾菜不太一樣。固然江南也以不同蔬菜醃製梅乾菜,當然也包括芥菜,不過味道和嶺南獨有的梅菜(芥菜)卻不相同。

店裡的毛式椒鹽排骨是上次吃的。排骨切成很好看的形狀,帶了塊排骨,外脆裡嫩,油脂感十足,加上點辣味的調劑,感覺比梅菜扣肉煲做得更成功。

麻婆豆腐是霓虹「中華料理」名菜,也是上次吃到。豆腐細嫩,滋味調製得對不太能吃辣的人正正好好。

蔬菜選了廚師推薦的茭白絲超豆苗。菜色是綠白相間的素雅,味道也是清淡,適合在梅菜扣肉之後吃。

點心值得推薦的是小籠包,也是上次吃到。包子很小,上面的摺捏得漂亮,皮薄湯汁豐富,除了肉餡不怎麼甜,可以稱得上「正宗」。

小年夜吃的春捲也稱得上「正宗」。看到端上來看春捲的挺闊外型,本有些擔心,吃到裡面爛糊的白菜肉絲,和著外層焦脆的春捲皮,真是解「鄉愁」。

雖然朋友圈裡的新年滿目都是「餃子」。魔都人心心念唸的卻是那一口湯圓。小時候過年,在外婆的帶領下,借來石磨,磨水磨粉、磨芝麻,做豬油,拌出黑洋沙的餡料……

大年夜在另外一家餐廳,舀起一顆湯圓,輕輕咬一口,黑洋沙奔湧而出,還是小時候的味道,眼眶也不覺濕潤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趕到了郊外的大本山 川崎大師 平間寺參拜,按照霓虹國的說法,叫「初詣」。這是「厄除」的名寺,正為癸卯年「開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