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進山林裡的日本人是有多快樂?

本文轉載自:日活(ID:Japan-life),九州旅遊資訊網經授權轉載。

在幾千年的文化傳承和詩酒詞畫的薰陶下,幾乎每位中國人,內心都懷著一個桃源夢,夢想住進山林裡。

在日本九州的山谷裡,有一戶小小的人家,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這是加賀江夫婦與三個孩子的家。

2010年6月裡的一天,他帶著當時只有1歲的長子,從福岡回妻子的老家鹿兒島探親,在購物中心裡,偶然看到一家建築公司的樣品房。全木製的,猶如山中小屋一般,11坪左右的正方形(1坪約等於3.3平方米),特點是室內格局非常簡單,柱子和房梁全部暴露在外面。

本事就從事建築工作的他,人生首次產生了想擁有一個「家」的強烈慾望。1980年出生的他,從讀工業高中開始就學習建築,大學、大學院也是建築系,畢業後在東京某著名建築公司工作,後又跳槽去了福岡的住宅公司,畫過設計圖,做過施工現場的監督。但在他的心裡,房子嘛,能住就行,一輩子租房還更自在些。

但當他看到那個樣品房的時候,他第一次意識到,那不是尋常的房子,那是他的「理想家」。他一定要擁有它。

回到福岡後,他立即跟公司打了辭職報告。同年7月,去鹿兒島面試,8月,全家移居鹿兒島,9月,他成為了鹿兒島一家建築公司的員工。這家建築公司的主打產品,正是他的「理想家」。

走到這一步,順利又迅速。下一步是不是該建房子了?不是,他不肯跟銀行貸款。

小時候家境貧寒,所有的襪子都有破洞,果汁只有在生日那天,以及父親每月的發薪日才能喝到。為了能買輛腳踏車,他從小學五年級就開始送報,一直送到初中、高中,能讀完大學和大學院也是利用了「新聞獎學金」制度(由報社來負擔學費,提供宿舍,獎學生每月達成一定的勞動目標,一旦堅持不住中途放棄,就必須一次性償還所有的學費和住宿費。)

「要是有錢該多好啊」,他幾千幾萬次地想過。但堅決不肯貸款建房。為了積累建房資金,他把自己的零花錢從每月12000日元降到了5000日元,手機也從智慧的換回了翻蓋的,費用從每月9000日元降到了2000日元。

經過他的試算結果,這兩項調整可以在35年間節省588萬日元。「人活一生,到底該把錢用在什麼地方?零食?飲料?智慧手機……家,當然是家!」

那麼,把這個「家」落到什麼地方呢?他與妻子幾乎每個週末都去尋找建房土地,要麼是沒有購買能力,要麼是四周環境差強人意。直到有一天,他們在網上看到一塊很多年都沒有賣出去的荒地,一打聽地名,即便是鹿兒島市內的人,都搖頭說沒聽過。

還是先去探探吧。這一去,兩個人都中意了這片土地。這是一片夾在兩座大山中間的谷地,價格非常便宜,175萬日元。如此價格是有客觀理由的:1土地是銳角三角形;2東西兩面都有山,所以日照時間短;3周圍有茂密的雜樹林;4不遠處有墳墓;5 三米外有懸崖。

「選擇土地,和選擇結婚對象是一樣的,沒有完美的人,哪怕缺點再明顯,也一定會有讓你深深迷戀上的地方,不能全靠頭腦分析利弊,直覺也很關鍵。」在別人看來,這是一片沒價值的荒地,但在他們夫婦看來,只要進行一定程度的除草,就能擁有一片好像森林公園般的大院子,雜樹林也沒有必要都砍去,利用自然生長的樹木,可以給孩子掛吊床、做鞦韆。

憑藉直覺與清晰的取捨,他們比預期早了8年動手建房,一個大森林裡的「理想家」。從家到公司,他開車需要50分鐘,但考慮到從前在東京工作時,每天通勤得換乘兩趟巴士,又覺得現在反而方便了很多。而且從家開車4分鐘,就有便利店、藥妝店、郵局和銀行,去市內也可以坐巴士,家的附近就有開往市內的巴士的首發站,儘管一天沒有幾趟。

碩士導師曾跟他說過這樣一句話,「歐洲人去別人家裡拜訪,最先誇的是窗外的風景。」大多數人在建房或購房時,把重點放在室內,性能、收納、動線、設備、款式、佈局、設計……卻很少意識到,窗外的自然對住居體驗的影響。

窗戶,四四方方的一框,框住的是流動的風景,四季的變幻,光、風、雪、霧,人在家中卻猶如置身大自然裡一般,呼吸得到溼潤通透的空氣,聽得見山谷裡的鳥鳴蟲啾,夏日還有螢火蟲飛舞。

他製作了一個家族年表,發現家是為了夫婦而存在的,三個孩子最多在裡面生活20年,而在送孩子走出社會後,夫婦二人還要在裡面至少生活30年到40年。基於這種考慮,他給三個孩子設計的房間,是一個人2m×3m,房間裡只要能容納得下一張單人床,一套桌椅,一個衣櫃就可以。而通過實際測試,發現2m×2m也可以。果然孩子都是贈品(笑)。

1樓沒有任何隔斷牆,總面積是14.5坪,和2樓加在一起是28.5坪。原本的設計,為了方便使用,浴室和洗手間都在1樓,但他無論如何都想有個和室,於是把浴室和洗手間都挪到了2樓。

也曾猶豫過老了會不會上下樓不方便,但妻子的一番話,打消了他的顧慮。「要是連2樓都上不去了,那我們就該進養老院了,再說了,不是還可以安裝個升降機嗎?」

如今,一家五口已經在「理想家」裡生活了近8年的時間。他所感覺到的變化是,夫妻間爭吵計較的次數明顯減少,全家人在寬敞的1樓或躺或坐,各做各的,誰都不說話,卻能感覺到氣氛的融洽。「就好像這個家,在包容著我們每一個人,也讓我們變得能夠彼此包容。」

是山裡的舒適圈好,還是資源豐富的大城市好?這些都是因人而異的,我們歌頌的並非鄉下就是桃花源,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在生活中求仁得仁,鬱悶的時候,還有這樣一個渠道,窺見另一個人間。

相關文章

這本建築雜誌,普通人也會愛不釋手

這本建築雜誌,普通人也會愛不釋手

建築專門志,聽起來是不是很高深?其實不然。 日本的建築雜誌,門類很多。既有面向專業建築師的業界風向標,也有面向普通讀者的生活雜誌、裝修指南。...

日本有哪些有影響力的音樂節?

日本有哪些有影響力的音樂節?

夏天除了空調和西瓜,越來越多的音樂節如今也成了讓人喜歡夏天的理由! 隨著黃金週假期的到來,草莓、國潮、大麥等各大音樂節也開幕在即,小九身邊有...